大公產品

首页 > 艺文 > 正文

文化什錦\葉聖陶的沐浴養生\霍無非

時間:2020-08-04 04:23:54來源:大公報

  葉聖陶先生對沐浴情有獨鍾,視之為日常生活的一項重要事情,從他的文章、日記乃至往來書信可得到印證。讀葉聖陶文,起初注意力並不在此,但「洗澡」、「入浴」等字眼跳出來多了,豁然開竅:原來沐浴是葉老的一大嗜好。

  沐浴作為人類文明進化的一種表現,有祛垢潔體,消除異味,活血通絡等功效,到了葉老這裏,又衍生了「潤物細無聲」的人生境界,受惠者眾。他自小生活在河網交織的姑蘇水城,河裏來浪裏去,每日以水為伍,水成為他生命的一部分,即使五十五歲入京任職,缺水的北方洗浴條件和生活習俗與南方有別,卻不能改變他勤濯好潔的積習,正如同為江南人氏的魯迅不嫌贅述,記下七十餘次「夜濯足」,逾百次「浴」、「夜浴」日記,葉老一九五三年至一九八二年的日記亦有三十餘處沐浴的記述,真是志同者所好略同。

  四五十年前,家用熱水器還未面世,公共浴室一直是京城百姓的沐浴處,泡完大池沖淋浴,浴室有搓背捏骨的師傅,另有床鋪數張供浴後小憩。當時從葉家去浴室,遠的需乘坐四站公交車,很不方便,這擋不住年事已高葉老的興致,在家人陪同下赴浴。浴後不止一次記下「洗澡甚舒快」,那種舒坦和快意表露無遺。即使隨中國作家代表團出訪印度,他也要因地制宜「於洋鐵盆中洗一馬虎之澡」。   一九五七年元旦日記葉聖陶先生一開頭就這樣寫道:「晨以六時起,洗澡。今年第一事也。」潔淨迎新,馬虎不得。他不但自己愛洗,也囑咐在外地的長子葉至善返京即去浴室沐浴,「那裏的大湯非常好,不描寫了,你自己去了一定也說好。」(一九七一年一月十日葉聖陶致葉至善信)濃濃的父愛盡在言中。

  葉老還熱衷於泡溫泉,上世紀五十年代初期他寫了《遊臨潼》的遊記,記述與友人在陝西臨潼泡「貴妃池」的感受:「水清極了,溫度比福州的溫泉和重慶的南溫泉、北溫泉似乎都高些(我只洗過這三處溫泉),可是不嫌其燙。論洗澡是大池子好,你可以舒臂伸腿,轉動身軀,讓熱水輕輕地摩擦你周身的皮膚,同時你享受一種游泳似的快感……」顯然,葉老將泡溫泉和泡澡相提並論,前者解乏的功效要大於後者,可看作是對後者的補充吧。經過泡洗,周身鬆快,精神愉悅,葉老活到九十四歲高壽,除了家族基因的遺傳,大概還與沐浴保健,家和欣慰的共同作用分不開。

最新要聞

最新要聞

最受歡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