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產品

首页 > 艺文 > 正文

竹門日語/放 空/簡嘉明

時間:2020-07-29 04:24:04來源:大公報

  過去一年,香港人最常做的,除了呼吸、心跳、吃睡外,放空應該也可躋身十大行為。

  社會秩序受破壞,繼而新冠肺炎疫情來勢洶洶,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習慣天天逛街、夜夜笙歌的都市人不得不接受改走深閨路線。

  新聞曾報道「放空大賽」,參加者在空地盤膝而坐,其間需接受外觀和脈搏監測,看誰放空放得最定最久。記得看到有關消息時,曾嘲笑那些參加者無聊和浪費時間,怎料疫情下竟體會到長期放空的難度與感覺,明白放空確是一門技能,甚至是專長。

  留守家中,不可能二十四小時都有活動。睡已睡過,吃又吃過,清潔打掃完了,電視手機也看到眼球負荷不了,餘下就是坐着。要長期發呆和接受放空真的不易,靜不下來、憋不住,有些人甚至會懷疑人生和抑鬱。疫情嚴峻時,如果人們因不習慣長時間在家,有事沒事溜到街上,對控制疫情實是莫大的考驗。

  從前任教中國文學,有一課是頗難令學生全然領會的,就是王維的《鳥鳴澗》。全詩四句沒有一個深字,也沒有抽象的畫面,但那個「夜靜春山空」的「空」字,卻非想像般易教易學。明明滿山花草樹木,為什麼是「空」?明明聽見鳥兒鳴叫,為何又是「空」?內心與環境「空寂」的「空」,是否就如人們常說「四大皆空」的「空」?面對高中初接觸文學的學生,老師絕對可以在那一刻看到何謂腦袋的「空」,進而擔心公開考試的「吉凶」。幸好這世上有所謂參考答案和註釋:「空,指空寂;既寫山中的寂靜,也呼應『人閒』,表現作者內心的閒靜。」這時,學生們像茅塞頓開般點頭,「誤人子弟」的我也稍為放心。

  如今在家抗疫的市民,即使放空,應該也難以做到「詩佛」王維的境界。我們可能表面平靜,內心卻惴惴不安,既要留意疫情最新情況,又要擔心仍要外出上班的親友,簡直心亂如麻。

  昔日的「放空大賽」,縱然有點無聊,但今天才知,能夠安然地聚在一起比賽已是人類莫大的福氣。什麼時候可再舉行國際性的「放空大賽」呢?有機會真的要到現場一睹盛況,做一名全程放空的觀眾也好。

最新要聞

最新要聞

最受歡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