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產品

首页 > 艺文 > 正文

文化什錦\志野燒\李丹崖

時間:2020-05-27 04:24:12來源:大公報

  在景德鎮一家店內發現了一種尤為古拙的瓷器。通體不規則,瓷器的表面斑斑點點,釉上得也不均勻,紅白相間,似乎是用毛筆甩上去一樣,砂感十足,細膩毫無,我看了一眼價格不菲。問店家,方知,這種瓷名曰「志野燒」,是發軔於南宋時期的瓷器燒製方法,近些年,在日本尤為流行。

  南宋時期,許多日本僧人來到中國,在中國的閩、浙、贛一帶上岸,在對中國瓷器的研究中,他們逐漸愛上了一種為「白天目」的瓷器,這種瓷,上的釉白而溫潤,大氣磅礴,富有意境,他們學習到相關技術以後,回到了日本,經過不斷試驗,在白釉的瓷上出現了許多棕色的眼睛一樣的東西,這種紅白相間,且古拙自然的瓷器,在日本,被稱之為「志野」,「志野」在日語中意為「紅白相間的釉彩」。

  日本匠人喜歡在瓷器的燒製上充分保留陶泥和堆釉的天性,隨意為之,從不刻意塑型,這樣燒製的瓷器,在艾土上用天然氧化鐵來繪製圖案,再裹上長石釉,經過千度以上的高溫燒製,出窰以後,就成了絲毫不規則、件件與眾不同的志野燒。

  志野燒從不追求精緻和細膩,它是讓陶泥和釉在高溫的作用下慢慢成型,通過這種燒製方式,營造一種個性獨立表達、從不隨波逐流的特性。這樣做出來的瓷器,很有禪意,估計是當時日本早期的陶瓷製造有很多僧人參與和傳授的緣故,以志野燒來泡茶,充分實現了禪茶一味的意境。

  如果說高白泥做出來的青花瓷是瓷器中的貴族的話,那麼,志野燒就是隱居鄉野的閒散狂狷之士。精緻,是瓷器往往帶給人的常見面孔,好似西裝革履;而閒散與自然,則是瓷器穿了休閒裝。這是瓷器帶給人的兩種狀態。

  在景德鎮,我問在瓷器行業做了多年的張先生:「志野燒算是小眾表達的一種瓷器嗎?」他的回答是:「小眾與大眾,全看用瓷者的心態和愛好,甲之蜜糖,乙之砒霜,對於追求精緻的人來說,志野燒的確是小眾了些,然而,對於只喜歡志野燒的人,其餘的瓷器反倒顯得小眾。」他還告訴我,他還認識一位燒製志野燒的老爺子,喜歡以原礦釉來燒製瓷器,做出來的瓷器,既有古拙之美,又細膩如玉石,可惜的是,這種燒製方法僅有他自己會,後來,老爺子作古以後,他的兒子承襲了他做瓷的技術,只是,無論怎麼做,總是達不到父親的境界。方才慨嘆,怎麼不在父親在的時候,多向老人家討教一些技藝精髓?

  很多事情都是這樣,說不定哪天,志野燒的製作技藝也會失傳,就像恐龍一樣,從這個世界中徹底湮滅。

最新要聞

最新要聞

最受歡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