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產品

首页 > 艺文 > 正文

香港隨筆\金庸梁羽生的「脂粉」專欄\張 茅

時間:2019-11-09 04:23:51來源:大公報

  圖:金庸以筆名「姚馥蘭」,在一九五一年五月八日《新晚報》開設「馥蘭影評」的首篇文章\大公報資料圖片

  香港報章的副刊專欄,在全球華文報紙中堪稱多姿多彩,每家報紙的固定讀者中,副刊佔大多數。以男性化身寫女性專欄,這類文章是一路奇兵。

  近日退休報人的茶話談起碧琪、楊八妹,話中的「碧琪」是我們同年代入行,有「報紙才子」之稱的韓中旋兄;七十年代他在《信報》以碧琪的女性筆名寫「中區麗人日記」專欄,時任《亞洲電視》新聞部主管的張寬義兄,則以筆名「楊八妹」寫專欄。以後,較為人知的采妮、碧姬、錢瑪莉……作者都是男生,載於主流報章。

  由五十年代至今一批「女作家」,地位超然的應數梁羽生和金庸。梁羽生以「李夫人」在《新晚報》副刊「下午茶座」主持「李夫人信箱」,一如後來的武俠小說《龍虎鬥京華》,一筆走紅,報紙因「信箱」而銷量急升,報社也始料不及;金庸也化身「姚馥蘭」,在《新晚報》副刊闢「馥蘭影評」,凡外國新片上映,他即評述。「李夫人信箱」則每天刊出。

  說到金梁,忽感世事不無巧合,兩人同年出生,金是年三月,梁是年四月,此其一;金、梁寫武俠小說之前,各自化身女性,在專欄與讀者溝通,此為其二;金、梁寫武俠一舉成名,被譽為新派旗手,種種巧合,豈是無影之手早有安排?再說執筆次序,「李夫人信箱」先於「馥蘭影評」,武俠小說也是梁羽生先於金庸,論成就及受讀者歡迎的程度,堪稱一時瑜亮。

  最近看到一些記敘男性執筆的「女性」專欄文章,獨遺金梁這一段記載,在此文以作補缺,翻出一九五三年三月二十日《新晚報》頭版的一段「新添五大連載」預告,首次推出新招數,由男性化身女性寫專欄文章,難得讀者信以為真,可見事前的安排作了一番心思。

  《新晚報》當日預告如下:「我們的報從明天起將進一步充實副刊陣容,已經準備好五大連載和專欄,呈獻給讀者們,敬請注意!」預告內容還介紹:「李夫人是一位生活經驗豐富,而且學識淵博的好太太,她的信箱專答戀愛、婚姻、家庭、交友以及其他問題。」

  預告刊出翌日,「李夫人」在副刊出現,她以一段開場白與讀者見面:「前幾天一個周末晚上,《新晚》幾個朋友過訪,不知怎的,大家慢慢的便談到寫作的問題上去。下午茶座的老編忽發奇想,叫我為他的茶座寫些東西。我笑着說:算了吧,結婚以後十多年,整天都與柴米油鹽為伍,我已經寫不出什麼東西來了。可是《新晚》朋友不放過我,他們說:那麼,就寫些柴米油鹽和兒兒女女的事情吧!」就這樣她接下了「茶座」的訂單。

  以後發生的事情讀者來信不絕,收發人員每天將一疊來信交給「她」,一個月收到的信平均約六七十封,有時近百封,信中人多是年輕男女、年輕夫婦,訴說「少年維特煩惱」、傾訴戀愛中各種遭遇,逐漸讀者不滿足由「信箱」解答,進一步要求見面,編輯部必須處理研究結果,決定還是不見,報社曾有一位公認「蘇州美人」的已婚同事,嫻熟端莊,曾考慮由她出面,但一直沒有做。

  「李夫人信箱」內容說的是柴米油鹽或男女感情等世事,涉及戀愛難題,不僅是提供「技術處理」的膚淺意見,她從戀愛談藝術修養,談美學、文學、哲學、理想、人生觀,引證中外,嘗試化解讀者熱戀、失戀、愛情忠心不忠心的疑惑;她會討論怎樣看《安娜.卡列尼娜》發生的悲劇,引述這部世界名著中出身貴族的女主角的遭遇,發覺愛的不是貴族的丈夫,遇上一位年輕軍官而出走,卻發現對方不忠,絕望中她穿上貴族裙子卧軌自殺,年輕軍官為她的死懺悔,開槍自殺不死,決定從軍參加土耳其戰役但求戰死沙場,以此提醒愛情中人互相深入了解,以理性處理戀愛中的糾紛。她還與讀者討論愛爾蘭著名女作家名著《牛虻》的愛情故事,引導戀愛中少男少女思考。

  一位讀者信中說:「最近,李夫人在大談大學風光,寫的非常嫵媚,非常動人,最能夠使我們增加許多良好知識……其實,她已博學得很。」

  一年後,梁羽生首部武俠小說推出,拆信的壓力大增,虧他信任我這個當時未滿十八的小子,偶爾為「李夫人信箱」代筆,當年剪貼起來保存至今,以作鞭策。

  金庸「馥蘭影評」的姚馥蘭太美了,寫在紙上不經意幾行字,一個花樣年華散發着時尚的美女躍然而出,你會為一個從未謀面的美女編寫家世,讀者想像中的姚馥蘭,一中產或富家出生,外國受教育,受中國傳統影響,習慣了外國生活,往來於社會中上層,喜愛美學與電影,用她的眼睛評論每部新片。

  金庸十分成功在筆下替姚馥蘭帶着一位不足十歲的小表妹常在身邊,兩人帶着爆穀進場,一邊看一邊吃,說些發笑的話,襯托她嫻淑溫婉的個性,這便引來狂蜂浪蝶追逐紙上的美人,她收到一封來自某國領事館一位人員的信,表示對「她」非常傾慕,渴望給他一次喝下午茶的機會,你說金庸怎樣應對?他婉拒了。

  金、梁是五十年代出現的男性「女作家」,吸引新讀者,替報紙增加銷量,提升報紙的知名度,這專欄形式頗有新意,刊出許多讀者追捧的文章,金、梁開啟五十年代風氣之先,後有生力軍,但文風有別,隨後出現的作者文風受多產作家高雄小說「石狗公」影響,文字採用「三及第」,貼近鬧市諸色人等的生活習慣,通俗生趣,成為閱讀的「早點」。

最新要聞

最新要聞

最受歡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