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產品

首页 > 艺文 > 正文

鄉愁的胎記\掃帚梅\任林舉

時間:2019-10-11 04:24:08來源:大公報

  秋日將盡,落葉紛紛。在北方,還能夠迎風盛開於園林邊緣、道路兩側的花朵,大概也只有波斯菊了。當地人堅持把這種花兒叫掃帚梅。其實,除了掃帚梅它們還有不少雅致的名字——秋英、秋櫻、大波斯菊、八瓣梅、金露梅等。這裏的人們之所以要在眾多的名字中選了掃帚梅,大約是因為更貼近自己的「鄉土」一些吧!

  這時節,天地間的濁氣下沉,清氣上升,天空往往呈現出沒有雜質的水藍,陽光也格外明亮,只是令人擔憂的寒意常常隨着風的來去而露出「狐狸尾巴」。但掃帚梅似乎並不想過多理會步步緊迫的寒冷,那些熱烈的季節既然已經歸屬於別人,它們只能抓住最後的時機,猛烈釋放生命裏積攢下來的能量。雪白、水粉、深紫、艷紅地盛放;在風中忘情地舞動;像無所顧忌的狂歡,或由巨大不甘所支配的抗爭,既嬌艷動人,也楚楚可憐。

  這花朵,本是命薄福淺之物,遠富貴,耐苦寒,只喜歡貧瘠之地,忌肥水,又忌溫熱,平生所需,無非一把瘦土、幾縷陽光。雖然身子纖細羸弱,但滿枝滿頭的花朵卻讓她們看起來充滿了難以抑制的生機與活力。如果把她們種植在肥水充足的土壤裏,她們反而只長枝葉,而不能開花。日久,便如肥胖症患者一樣,因為淺淺的根基難以支撐起巨大的身體而倒伏於地。也許,這就是命吧!

  多年前,我的一個遠房侄女,在一個偏僻的小山村裏出落成了一個水靈靈的少女,表哥覺得把這樣「出彩」的女兒放在荒村野舍有點兒可惜,就商量先把她放在我家裏鍛煉兩年,長長見識和能耐,再謀發展。

  侄女來了以後,新衣、美食,養尊處優,很快便白了胖了,卻也很快沒有了先前的靈秀之氣。日益變得肥厚的臉頰和粗壯的腰身,儘管有價值不菲的花衣包裹,卻再也找不到當初穿着寬寬大大的粗布衣服時那種楚楚動人。目光在樓群間游弋,也完全不似在莊稼和樹木間穿梭時那麼自如,滯澀、黯然之中常常流露出淡淡的憂傷。日子一久,漸成抑鬱,沒辦法,表哥只能把女兒接回去。

  回鄉後,她重又是風裏雨裏、田間地頭,粗食、粗布加粗活兒,但人卻精神靈動如初了,就像魚兒回到了水裏。時光對她來說,彷彿並不是流水而是膏油,粗糲的生活,反把她打磨得更加俏麗、水潤,如一個成了精的小狐狸。

  再見時,我問她以前的毛病是不是好了,她說:「叔,一回到鄉下,什麼毛病都沒了。我就是享不了城裏的福啊!」我知道那是自嘲,但還是從她的臉上讀到了一個十分複雜的表情,感覺有一點兒坦然也有一點兒無奈,有一點兒溫順也有一點兒淒涼。那一刻,我突然就聯想起村路兩側的掃帚梅。

最新要聞

最新要聞

最受歡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