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產品

首页 > 艺文 > 正文

繽紛華夏/絲路,記憶中的城/李憶莙

時間:2019-09-21 04:23:58來源:大公報

  圖:喀什是絲綢之路的出境樞紐/資料圖片

  自二○一三年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提出建設「絲綢之路經濟帶」和「二十一世紀海上絲綢之路」(簡稱「一帶一路」)的合作倡議以來,「一帶一路」即成為一個國際性的熱門話題,引起廣泛的矚目與討論。

  「一帶一路」的構思藍圖,取自古代絲綢之路的歷史符號,其理念或說戰略是與沿線國家建立雙贏經濟合作夥伴關係,共同打造政治互信,經濟融合,文化包容的利益共同體。此倡議得到沿線國家的熱烈歡迎,到目前為止,根據中國的官方數據,已經與一百二十五個國家,二十九個國際組織簽署了一百七十三份「一帶一路」合作文件。而各種大規模、高級別的論壇,更是蔚然成風。報章上幾乎每天都能看到「一帶一路」這個詞;電視上有關的特備節目更是如火如荼。今年為馬中建交四十四周年,為此大馬華人文化協會舉辦「一帶一路」全國華文文學徵文比賽,中國駐馬來西亞大使館為支持單位,並以「一帶一路,思路之旅」的記憶痕跡為主題,我還受邀當評審。

  我的人生也曾有過一段絲路,雖然當時還沒有「經濟帶」或「二十一世紀海上絲綢之路」。如今東海岸鐵路項目已達成削價協定,連復工儀式亦已在登加樓龍運隧道舉行過了。

  然而,我所認識的絲綢之路,仍然是二十多年前的樣子。那時中國還沒有打出「中國特色」的口號。那時的絲綢之路民風純樸,特色是有歌有舞,有音樂;手工藝特別發達,因為歷史悠久。特別是在喀什,到處都是作坊。冶煉的、製陶的、燒磚的、紡織的、刺繡的,種類繁多,美不勝收。作坊裏的叮叮噹噹,終日不絕於耳。除此還有馬車和驢車的鈴鐺,馬蹄達達,讓這座位於中國最南端的老城充滿活力。喀什既是古老的也是開放的。她周邊有八個國家,或接壤或毗鄰。她不僅連接中亞、南亞、西亞,也是中國離歐洲最近的城市。

  猶記得那年,來到喀什時天色將晚,跳上一輛馬車,就一路達達地去尋找「色滿賓館」。入住後連晚餐也沒吃,倒頭便睡。翌晨醒來,聽到達達的馬蹄──這該不是鄭愁予的「美麗的錯誤」吧?

  在一間叫「色滿」的賓館床上醒過來,為了不辜負這名字,我想我必得加倍留意這裏的春色,不然就太對不起這座城和色滿賓館了。

  喀什的達達馬蹄,當然不是美麗的錯誤。為此,我想我務必得坐上馬車去印證。

  趕車的是一個十三四歲的維吾爾族男孩,他不懂得說普通話,可理解能力倒是很強的。我說我包你的車作一日遊。他一下子就明白了我的意思和要去的地方。我在香妃墓待了一個多小時,他靜靜地等着。我去參觀艾提尕爾清真寺,他還充當嚮導。我買東西,他幫忙殺價。接下來的幾天,他一大早就等在賓館門口,待我上了車,馬兒達達達地沿着大街一路小跑而去。滿城風絮啊,吹拂在身上暖熏熏的,那是春風,是中國最南端的春天的風。

  然後,馬車慢慢地拐進了鄉間的小路。於是我看到了柳綠,看到了杏花,感覺到了春濃──這眼前的景色,不就是所謂的「春風吹綠了柳樹吹開了杏花」嗎?馬車沿着綠油油田埂跑過,回到縱橫交錯而又四通八達的城區,再穿行於彎彎曲曲的街巷,但見兩側都是食攤和茶肆,全都是道地本地風味,空氣裏瀰漫着烤肉的香氣,一派市井氣。羊坑肉、烤肉串、肉包饢、羊羔肉、抓飯、還有各種拉麵,不同口味的麵食、果粉,有圓的、扁的、塊狀的;幾乎每個攤擋都有饢,而且都疊得像山一樣高。一眼望去,都是好菜好肉,豐盛極了,簡直就是饕餮的美好時光,幸福的日子。

  在喀什,我的旅行很閒散。逛街、覓食,走走停停。坐着馬車到東門大巴扎去覓小吃。那裏簡直是小吃天堂。各種果脯、蜜餞、堅果,特別是無花果,生平第一次嘗到那麼飽滿好吃的。所有的一切,都得感謝這趕車的小男孩。

  臨別那天,他把姓名用漢字寫在一張小紙上,輕輕地念:「阿布都吾甫欠白克熱。」然後抬起頭望着我說:「你能記得住嗎?」

  我連連點頭說能,一定記住。

  我送他一支原珠筆和兩枚一令吉的硬幣作紀念,他則摘下頭上的花帽送給我。帽子後來弄丟了,放在火車座位上忘了拿。每每想起時總是很懊惱,覺得對不起他。

  「當然我不是歸人,我是個過客。」鄭愁予的詩句,仍然那麼輕易地就讓我想起喀什。那是我人生某個時段的記憶,或許記憶不是供體味的,但這麼多年過去了,我仍然沒有忘記。因此,喀什於我而言,是絲綢之路上最精彩的一座城。在我慢慢灰暗的人生暮色中,有一種心境,就等如鄭愁予的詩:「你的心如小小的寂寞的城。」惻然不至於,只是有種記憶停留的淡淡惆悵。

最新要聞

最新要聞

最受歡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