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產品

首页 > 艺文 > 正文

繽紛華夏/承德記/李丹崖

時間:2019-07-21 03:23:48來源:大公報

  每到盛夏時節,就會想起一座城市—承德。

  天氣入伏,我第二次來到承德,下了車,一種撲面而來的涼爽與愜意包圍了全身,這樣一種「浸潤感」,也許就是數百年前,清王朝把行宮建在這裏的原因之一。

  康熙皇帝少年時,曾得過一次天花,險些被病毒奪去性命。據清代皇室家譜《玉牒》記載,順治皇帝的八個皇子中竟然有一半因染上天花而夭折,康熙登基以後,想起早些年,先於他得天花而去的皇子們,遂命人在全國各地氣溫較舒適、沒有天花病毒滋生的地方挑選行宮建造地,經過多方比較,選擇了承德。

  可以說,承德的出現,是歷史的選擇。

  這裏距離京畿之地較近,乘坐馬車也就是數日路程可達,康熙命人在這裏建好行宮之後,每每臨近夏日,就搬到承德來「辦公」,這裏群山環繞、氣候宜人,是天然的避暑勝地。

  儘管搬到承德以後,康熙皇帝也沒有忘記攻克天花難題,他曾因少年得過天花,病愈後,竟然有了免疫力,自此,再也沒有得過此病,他想,自己一定有了免疫力,他命御醫精心研製。經多次試驗,在康熙二十一年(一六八二年)時,終於得到了克制天花的良方,那就是取患有天花病人痊愈後的結痂製漿接種於未患病兒童,經過試驗,果真奏效。只是,仍沒有大面積應用該方,康熙的《庭訓格言》寫道:「訓曰:國初人多畏出痘,至朕得種痘方,諸子女及爾等子女,皆以種痘得無恙。今邊外四十九旗及喀爾喀諸藩,俱命種痘;凡所種皆得善愈。嘗記初種時,年老人尚以為怪,朕堅意為之,遂全此千萬人之生者,豈偶然耶?」

  康熙命人研製的種痘方,可謂開創了天花疫苗的先河,然而,作為皇家,仍是懼怕天花,放心不下,每到夏日,還會到承德來居住,直至秋末才會返回北京,所以,這段時間,全部的公務都是在這裏簽批完成的,承德應該算是陪都了。於是,承德有了避暑山莊,有了外八廟,有了木蘭圍場……

  承德這樣一座城市,記載着清代皇帝的「戰痘記」,也見證了諸多皇子的成長。木蘭圍場上,有乾隆皇帝張弓射箭的身影,也記錄了他的多為皇子琴棋書畫的生活,就連後來的咸豐皇帝的晚年,以及慈禧太后的多半光陰,也都在這裏度過。

  行走在避暑山莊,鬱鬱葱葱的草木,巍峨的山峰,以及山林間穿梭往返的小畜們,組成了這裏的全部。天然的植被和草木庇護,為整座山莊帶來了陣陣蔭涼,這裏的園林景觀應該是僅次於北京故宮的清代皇家建築典範了。這裏的建築,所選木材多為楠木,蚊蟲皆不敢靠近,形成了天然的庇護所,這裏的煙雨樓還曾經拍攝過《還珠格格》等影視劇而名噪一時。煙雨樓前,曲院風荷,荷花開得妖嬈,似乎在記錄着一個封建王朝的繁華和落寞。

  站在山莊的山巔望見外八廟,香火繚繞,這樣一座皇家寺廟中,六世班禪曾在這裏居住,故而,也被稱之為班禪行宮。寺廟前的轉經筒斑駁而有了包漿,菩提樹高聳入雲,因生於山巒,而陡增了幾許高度。遠遠望去,外八廟與布達拉宮極為相似,又被稱之為「小布達拉宮」。

  從清晨到日暮,承德的天氣溫差明顯,正午稍稍的天氣熱度以後,晚上在山巒之間看實景演出,竟需要披一條毯子。所以,在晚間,圍着篝火吃上一份烤全羊大餐,喝着啤酒,與山巒之間的夜氣和涼爽劈面相逢,是何等的愜意!

  承德的城市並不大,旅遊是這座城市的主導產業,儘管這裏交通並不十分方便,人們固守着沒有高鐵和飛機的交通方式,這樣一種慢,卻恰合了「慢遊」的節奏。所以,走進承德,把行程放慢,讓光陰沉澱,也不失為一種別樣的生活體驗。

最新要聞

最新要聞

最受歡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