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產品

首页 > 艺文 > 正文

人生在線\像女人一樣強\俞 雁

時間:2019-05-19 03:17:40來源:大公報

  家庭聚餐的飯桌上,許久不見的大伯父一落座就對我說:「什麼時候能吃到你的喜糖?」我還是一如既往地笑着說快了快了,順勢轉移話題。父親也打圓場道:「兒孫自有兒孫福。」大伯父仍喋喋不休:「女孩子讀那麼多書還是要嫁人,別想着當女強人。」他接着又開始話當年,重複自己的「威水史」:初中畢業進社會,做生意賺大錢,如今兒孫滿堂,其樂融融。此時母親沉不住氣,猛地放下碗筷,克制地反擊:「女人怎麼就不能打拚了呢?強人不分性別。」大伯父自知理虧,一邊陪笑臉,一邊悻悻地結束這個話題。

  長久以來,事業有成的女性常被貼上「女強人」的標籤,而成功的男人就沒「男強人」這一說。似乎男人強天經地義,女人強才奇怪,需要特別標註性別。一句「強人不分性別」,母親還是有底氣的,至少在我心中。她前半生在老家的南方小鎮當高中英語老師,兢兢業業。雖說不上桃李滿天下,每年高考放榜後她總收到不少學生發來感謝的短信。等我上大學後她決定離開講台,重返大學校園,隻身到北京再修讀翻譯碩士學位。那年母親已經四十三歲了,毅然捨棄穩定的收入和福利,許多人不甚理解,還一度認為她在經歷「中年危機」。其實,在近二十年的教學生涯中,她就曾多次放棄升遷機會,將工作以外的更多心思投入我的教育和成長。只有我明白,她終於能為自己而活。

  上周末母親節,朋友圈裏除了大家藉此表達孝心,還有人轉發了一篇關於女性生育後遺症的長文。我雖未曾生子,讀後仍感肉赤,便問母親:「生孩子真有那麼可怕嗎?」她嘆了一口氣:「生是一時痛,育人才是苦。生兒育女,還有家庭責任,何止身體的勞累。」父母是一九七七年恢復高考的第一批大學生,父親是家中七個兄弟姊妹的幺子,祖父母算是砸鍋賣鐵也要送他上大學,多少有點「寒門出貴子」。母親則是獨生女,來自北方城市。他們在大學相識相愛,大學畢業後,自然要返鄉貢獻。嫁雞隨雞,嫁狗隨狗。用現在的話說,北方大妞遇上「鳳凰男」南方小子,面對龐大而複雜的家庭關係,母親多少有點水土不服。在我出生後,祖父「重男輕女」的封建思想嚴重,她承受着巨大的無形壓力,卻堅決不生二胎,自己的身體自己做主。

  母親還有一個厲害的地方—心靈手巧,善做女紅。老家那邊盛極一時的「抽紗」(勾花),她自嫁過來就習得這門手藝。在我兒時的記憶中,母親每天下班回家,批改作業,做飯洗碗洗衣服,家務事做好之後,就是拿起鈎針,不停地在勾花,直至深夜。她沒有節假日可言,除了上課和睡覺休息的時間,她都是在做這個「兼職」,目的很簡單就是幫補家用。

  說回她重返大學校園的事,經過三年苦讀,母親順利畢業,但沒再走進傳統職場,而是跟兩位同學一起創業,開設翻譯工作室。她說那是美曰其名,實則是自由職業。萬事開頭難。她們最開始基本什麼單都接,連數百字的論文提綱、簡歷、外貿合同,到後來外文圖書翻譯,慢慢有起色,從在家辦公到有能力外租真正的工作間,經歷六年的努力,翻譯工作室有了一定的規模,對接外語院校專業人才,承包過不少大型國際會議的翻譯工作。

  不久後,母親再一次激流勇退,提前進入退休生活,學起攝影。如今再翻看她當時的碩士畢業照,我有點感慨我的媽媽真酷,能文能武,能屈能伸。在她身上,我真正體會到「活到老,學到老」的重要性,也時常調侃她是一個有故事的人。母親只是一臉雲淡風輕,哈哈大笑說:「幸好這些故事沒變成事故,女性當自強。」

最新要聞

最新要聞

最受歡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