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產品

首页 > 艺文 > 正文

○○後的另類孤獨/紫 愛

時間:2019-02-17 03:17:44來源:大公報

  今年春節我再次帶着家人回到內地的娘家過年。返鄉,為了陪伴父母、撫慰思鄉之心,也為了讓十一歲的獨子了解大家庭生活,並且明白,在這個世界上,除了爸爸媽媽,還有許多和他有血緣紐帶的親人;即使有一天,爸爸媽媽離開了這個世界,他並不孤獨。

  我和先生均年少時離鄉求學,大學畢業後一直在異地工作。因為忙於出國旅行、參加各種興趣班,假期裏我們很少帶兒子回到那個有着我們的大家庭的出生地。直到有一天,兒子賴在我哥哥家裏不願走,他問:「為什麼舅舅和舅媽這麼喜歡我,對我這麼好?」

  原來兒子知道稱呼舅舅、舅媽,卻因為很少見到這兩個人,不了解他們和自己的關係。異鄉的生活中,兒子對親密關係的認知大都來自爸爸、媽媽。他不明白,這個世界上其實還存在一種叫親戚的「生物」。你可以在親戚家裏吃飯、睡覺、嬉鬧,享受他們獨特的寵愛,而不用擔心給對方添麻煩。這些對於從小生活在大家庭的我來說,可是習以為常的呀!而對於游子的下一代來說,卻多麼奢侈!

  當越來越多的年輕人離鄉求學立業,人們並沒有意識到,下一代對傳統大家庭生活越來越陌生。這樣的陌生感在社交媒體發達的今天,似乎並不會妨礙人際交往,甚至對於曾經為七大姑八大姨煩擾的我們來說,意味着更多的安全和舒適。然而未能在大家庭生活,是否給孩子帶來了親戚認知障礙,或許這樣的認知障礙背後,藏着孩子幽長的孤獨?

  春節裏,我得以再次觀察到這樣的孤獨。久未見面的表妹邀請我們共進午餐。飯後,大家提議一起看電影。原本說好了看完電影後各自回家。不想在舅舅家過夜的美好記憶讓兒子賴着要去表妹家裏吃飯,並希望住一晚。吃飯的時候,姨媽指着表妹的女兒告訴兒子:「這是你的表妹。」兒子立即放下筷子,摟住表妹的孩子欣喜地說:「啊,我竟然不知道我在這個世界上還有一個妹妹!」

  姨媽複述這件事情的時候笑了許久,我卻鼻子酸酸的,更多理解了孩子的孤獨。在中國歷史長河中,家族曾是社會最穩定的基層單位,家族制度也是中國傳統文化的重要組成部分。當社會的現代化程度越來越高,我們享受的公共產品日益豐富,家族曾經帶給個體的安全感越來越淡薄,我們似乎不需要守舊的家族傳統了。

  然而,回看曾滋養我們的大家庭傳統生活,在今日的中國,我們的後代是否依然需要它的滋養?我們曾費力掙脫和出走的家族意識,對新一代炎黃子孫,是否別有另一番珍貴的意義?我們總是在千絲萬縷的聯繫中認識事物,但願不要忘記人類也需要在千絲萬縷的聯繫中認識自己。

最新要聞

最新要聞

最受歡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