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產品

首页 > 简体站 > 正文

金像獎系列.男主角\太保三奪影帝再無憾

時間:2020-05-30 04:23:14來源:大公報

  圖:太保相信香港影業會走出低谷

  太保18歲加入電影圈,由幕後輾轉到幕前,入行逾50年,演出超過250部電影及100部電視劇。他年輕時多擔任綠葉,演過不少奸角、搞笑、浮誇的角色,近年就多拍文藝片。今年即將踏入70歲的太保,大膽接受挑戰,於港產電影《叔.叔》中演出年老的同性戀者。最終他憑此片勇奪三個男主角獎及一個演繹獎。太保就像該片角色阿柏一樣,抑壓着情緒,最初表示對獎項沒有太大感覺,後來終於說到心坎處,他忍不住淡淡地說:「其實我好開心,圓滿了我的演藝人生。」\大公報記者 溫穎芝(文、圖)

  太保(張嘉年)憑《叔.叔》分別在香港電影金像獎、香港電影評論學會大獎及香港電影導演會年度大獎奪「最佳男主角」,另獲香港電影編劇家協會最佳角色演繹獎,並入圍台灣金馬獎「最佳男主角」。太保日前接受大公報記者專訪,提起得獎,他表現得淡淡然,說:「多謝導演,大膽起用我做主角,幸好不負所託。」

  不負導演所託

  今次是太保首次入圍金像獎「最佳男主角」,一擊即中。他說:「我在第四屆金像獎提名過男配角,台灣金馬獎我就在2000年攞過『最佳男配角』,其實是否得獎,我沒有太大想法。」對於今年金像獎頒獎禮受疫情影響取消,太保未有感到遺憾,因為以往他出席過不少頒獎禮,連德國柏林電影節也去過了。他覺得頒獎禮只是儀式,重要的是得到這麼多專業平台及人士的肯定,已是無憾。

  《叔.叔》中的阿柏,是年老的同性戀者。太保從未演過這類角色,亦想像不到。導演楊曜愷特別飛到台灣三次,邀他演出,感受到對方有很大的誠意,太保最後答應了。他說:「幸好過往我在台灣拍了不少文藝片,多是演內心戲,所以拍這部戲不會太難。其實《叔.叔》很寫實,在香港的公屋等地方拍攝,是很地道的香港電影。題材雖然是社會小眾,但希望觀眾看完會對同性戀有不同的看法,這部電影最大的目的是希望大家多關心老人家。」

  20年前,太保轉到台灣發展,近年也多留在當地拍電影及電視劇。早前終於回歸香港,跟香港的攝製隊合作,令他勾起不少回憶。他笑說:「見番好多老朋友,大家都老了,頭髮沒有了,肚腩大了,有另一番感觸。」太保指台灣電影市場較小,投資額不太大,電影拍攝進度會較慢,而香港電影製作出名衝鋒陷陣,節奏快很多。

  對他而言,演阿柏這個角色沒什麼困難,對白不多。演出時,太保主要在眼神及動作上去揣摩角色,演出貼地不會太誇張,真要說有什麼難度,他相信最難的是在演繹感情抑壓方面。然而,近年太保在不少文藝片中,都是以這種方式演出。這跟他年輕時的演出有很大反差,太保笑說:「是啊!年輕時我多演笑片、詼諧片,肢體語言大,以前的戲是很好玩的。」入行逾50年,太保經歷過電影圈的高高低低,緬懷二十世紀八十年代的香港影壇,他說:「八十年代的電影好睇又好玩,市道亦好。現在電影業受到很多衝擊,像金融風暴、『沙士』、新冠肺炎疫情,但相信很快會過去,香港人的精神是捱得苦,相信沒問題的,稍後亦會有很多電影推出。」

  做綠葉亦開心

  太保來自小康之家,沒有養家的包袱,可以選擇做自己喜歡的事。當年導演午馬帶他入行,一做便是幾十年了。他說:「我這一生人從沒刻意去追求什麼,都是順着條路去行。託賴,我入行後工作沒停過,個人沒遇過什麼低潮,一直都有工開。我好感謝午馬導演帶我入行,造就了我的演藝人生,為我在這一行的發展,打下了很好的基礎。我亦很多謝侯孝賢導演,以及近年很多新導演起用我。」太保笑言,其實最初入行沒想過當演員,那時午馬都指他的樣貌做不了電影明星。直至成龍發掘他,覺得他樣子夠「奇怪」,找他拍戲,後來洪金寶、許冠文、甘國亮也有找他演出。當時他演的角色多為搞笑、丑角、奸角,又或是拍攝動作片。

  他說:「我拍得好開心,沒有壓力,轉眼間就拍了超過二百部戲,一部接一部,所以我沒有想過轉行。」

  太保有不少讓人留下深刻印象的演出,例如在電影《新精武門1991》中演的漢奸翻譯,被周星馳捉住要他吃紙;成龍電影《A計劃》中捧着意大利粉,於酒吧混戰中多次打到自己臉上的水兵等等。太保表示作品太多,最難忘的經歷,相信是以前拍動作片經常受傷,很多同行亦因為拍動作片斷骨,撞到頭崩額裂。若論難忘的角色,他指一定是《叔.叔》中的阿柏,這麼具挑戰的一個角色,自己永遠也不會忘記,而且還為他帶來四個獎項,算是他的代表作了。他說:「獎項拿完了,都要回歸工作。我不會因為拿了男主角獎,之後一定要演男主角,哪有這麼多主角找我做呢?自己做綠葉一樣可以,不理什麼角色,有工作便會做。」

  不退休繼續演

  做慣綠葉的太保坦言,以前沒想過有機會當主角,一切都要看緣分。憑阿柏這個角色得獎,太保不諱言在他的演藝人生中,是很圓滿的了。他說:「這20年少在港拍戲,一拍便有這麼多肯定,真是很圓滿了,我真是好開心。」一直表現平淡的太保,此時終忍不住低頭一笑。他續說:「我比較慢熱,有時自己想着想着就好興奮,得獎時沒什麼(感覺),但之後想起就好開心。」

  提到他的舊拍檔成龍在金像獎提名十次「最佳男主角」都未有得過獎,太保笑說:「我身為他的戰友,相信他應該會戥我高興。我這幾十年沒有刻意爭取什麼,沒有追求,就不會失望。每一屆的評審都不同,真是看緣分及機會。」

  太保年輕時做過幕後,基本上每一個電影幕後工作崗位他都做過了,現在有興趣再做幕後工作嗎?他立即說:「我沒所謂,只是沒有時間。有時跟一些相熟的導演朋友傾偈,也會給些意見,大家研究一下。我對電影製作的流程太熟了,以前跟着午馬去『打仗』,是後來才當上演員。當然,最好玩的崗位一定是演員,又沒那麼辛苦。常常聽到有些新演員說演戲難,問我該怎麼演,我又不懂得去講,或者演戲是講有沒有演出細胞,又要看是否有緣分遇到好角色。這一行好難去計劃,只需記住遊戲規則是什麼。」

  今年將踏入70歲,但太保的體格、精神都相當弗,加上一子一女也長大了。他表示現在每一刻也在享受人生,最重要的是保持身體健康,開開心心;又笑說:「希望可以活到八九十歲,多20年命,應該都冇問題的,哈哈。」問到有想過退休嗎?他立即說:「冇,從未想過,什麼叫退休呀?我一部戲接一部戲地拍,疫情已要我困在家很久了,我寧願快些開工呀。」

最新要聞

最新要聞

最受歡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