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產品

首页 > 简体站 > 正文

《ANNA》殺手的心願

時間:2019-09-12 04:23:13來源:大公報

  圖:洛比桑(左)偏好女殺手題材

  法國導演洛比桑(Luc Besson)由一九九○年的《墮落花》(Nikita)開始,一直對「女殺手」、「孤獨女戰士」這樣的題材,有着某種執著。他最新塑造的超級女殺手,名為Anna。片名沿用導演以主角名字命名的傳統,而本地譯名也不再另起爐灶,沿用了英文片名《ANNA》。\行 光

  說到洛比桑對女殺手題材的情意結,由科幻的《第五元素》(The Fifth Element)、《LUCY:超能煞姬》(Lucy),到古裝的《聖女貞德》(The Messenger:The Story of Joan of Arc),他每隔一段時間就會回到類似的題材,打造在銀幕上大開殺戒的烈女,而繼Nikita、Lucy之後,便是Anna。

  導演的殺手情結

  如果說洛比桑創作的女殺手們,多是走天馬行空的虛構路線,那麼,這次的Anna可說是一反常態,落實在一個實在的時空脈絡中。故事背景設定在一九八五至一九九○年之間,東西冷戰走向終局,蘇聯尚未解體,她是KGB旗下的一個刺客,在西歐以時裝模特兒的身份作掩護進行任務,捲入了蘇聯KGB和美國CIA的廝殺之中,而更重要的是,她一心追求個人的自由,希望有朝一日可以離開這個地下世界。

  把Anna這個角色和洛比桑首位女殺手Nikita比較,很是有趣。首先是「故事時空」都在上世紀八十年代後半段,兩人都因為某種原因生活在社會的邊緣,在犯下重罪之後,被情報機關招攬為女殺手。在這個過程中,分別有男女導師引領她們進入狀態,這些「導師」或多或少都在扮演某種保護者的角色。

  墮落花+紅雀

  另一方面,把《ANNA》和另一部間諜片《紅雀特工》(Red Sparrow)相比較,也很有意思。兩片都是以美蘇/俄諜戰作為故事的大背景,雖然有刺殺和色誘的分別,但兩部電影同樣有女主角失足而被吸收為特工、她和保護者/導師之間的微妙關係、各方勢力勾心鬥角的計中計等元素,雖然結局的方向可說是大異其趣,但說Anna是「墮落花」和「紅雀」的混合體,應該不會有太多人反對。然而,筆者以為《紅雀特工》原著小說的結構,多少受到電影《墮落花》的影響。

  作為女殺手電影,最重要的其實還是女主角。扮演Anna的是超模出身的薩莎露絲(Sasha Luss),片中她飾演以模特兒作為身份掩護的特工,外形上自然是有說服力,各種動作場面,她演起來也令人信服,至於文場戲,尤其是後段種種複雜的勾心鬥角,她的表現只可說是平平。善意的理解是,作為特工,木無表情也算是合情合理。實際上,導演洛比桑一系列的女殺手作品,都是以動作或場面氣氛主導,以冷峻畫面吸引觀眾的視線,女主角發揮的空間其實有限,她在戲中的表現,更多的是導演布烈遜(Robert Bresson)口中的「模特兒」,並不需要「表演」。

  真實時空的尷尬

  對筆者來說,《ANNA》這部電影最尷尬的還是導演回歸真實時空的選擇,洛比桑選擇了一個真實的歷史舞台來讓他的女殺手大開殺戒。就算我們接受了冷戰末期的美蘇諜戰會這樣七情上面地大打出手,而沒有政治後果,但他重塑的那個時代,氣氛還是讓觀眾感到有點兒不習慣,雖然是在莫斯科實景拍攝,那些不靠譜的歷史細節,來自未來的手提電話型號、個人電腦、互聯網,諸如此類,都讓人覺得這不是一個真實的時空……

  本來洛比桑的電影都是以抽離的時空、風格化的影像和極度的官能刺激來吸引觀眾,如今落到實在的時空脈絡,但主角沒有說服力的演技,再加上天馬行空的劇情,就顯得整個歷史背景和反覆閃回的敘事,來得造作而尷尬。

最新要聞

最新要聞

最受歡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