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產品

首頁 > 台灣 > 正文

從阿布扎比到迪拜 瀰漫異色情韻

時間:2017-12-31 03:15:32來源:大公網

  圖:進入謝赫扎耶德大清真寺,衣飾必須符合要求

  猶記當初被現職公司吸引,不多不少是因為看見其所列示即將舉行論壇的地點,其中一個是近幾年發展迅速的阿布扎比(Abu Dhabi),它隸屬阿拉伯聯合酋長國(阿聯酋UAE),更是阿聯酋的首都。今次,就一次過帶大家遨遊阿布扎比以及阿拉伯聯合酋長國另一個地方:迪拜(Dubai)。

  Moneta 文、圖

  論壇舉行的前兩天,搭乘下午的直航航班前往迪拜,航程約八個半小時,於香港凌晨時分抵達迪拜國際機場。香港、迪拜兩地有四個小時的時差,但輾轉離開迪拜機場,再乘坐公司預約的酒店專車,抵達阿布扎比薩迪亞特島瑞吉度假酒店(St. Regis Saadiyat Island Resort, Abu Dhabi),也已經接近當地的半夜時分。

  預計一小時的車程,卻可能因為舟車勞頓,在疲累的狀態下還要打醒精神,總覺得實際車程要比一小時還要長;有時望出車窗外,感覺四野無人,夜已深但星空澄明,路上彷彿只有我們的車輛在夜色中緩緩行駛,帶領着我們走進蒙着神秘面紗的國度,心情還是難掩點點興奮。夜闌人靜,卻處於一個兩極的心情,看來魅幻的旅程正在展開。

  到了酒店,極目望去,地方也真的未免太過寬敞了吧!奈何此刻揭開被褥的慾望遠勝於揭開神秘面紗,自行提着行李便往接待處辦理入住手續,之後,實在不想在房間內焦慮地等待酒店服務員送來行李,直接拉着行李箱便往房間樓層走去,讓滿腔熱誠的酒店服務員留在背後。

  充過電,在樹影下與一望無際的海洋共進自助早餐後,便正式歸隊依照既定行程執行任務。在酒店代表帶領下,依次遊走各個活動的舉行場地。偌大的度假酒店,居然有一處完善的商務中心,應該算是貼心吧;但舉行論壇的宴會廳卻與商務中心南北分界,一般步速恐怕也要花上十至十五分鐘的時間,這又應該算是以什麼的心態來做的一個設計哩!

  環保之城未建成

  本來行程安排是可以獨享一個下午的自由活動時間,正在惆悵該往何處遊走之際,同事既出於好心亦為了方便流程跟進,她決定帶我一同前往明天出遊的其中一個景點:馬斯達爾城(Masdar City),以便與相關負責人作最後確認、溝通及安排。其實,個人一直認為類似的安排是必須的,尤其是作為主辦單位負責跟進的工作人員,我們往往更被安排成為「殿後大將軍」,若對目的地周邊未作了解,如何帶其他人?如何歸隊呢?只是一直以來未見配合,也就不好堅持。

  幸好有這安排,這個馬斯達爾城面積之大,實在一時之間也想不到一個適當的形容詞,即使同事已經在該處遊走過,但仍然需要與的士司機慢慢摸索,才能找到目的地。馬斯達爾城是阿布扎比規劃的一座新城,目前,人跡稀少,往來者更多的是戴着白頭巾、穿着白長袍的男士們,少數出沒的女士們則是由頭包到落腳的全黑系列。

  這座城市最初的理念是要成為全球首個完全依靠太陽能等可再生能源提供動力的「零碳排」、「零廢棄」和「零輻射」城市,並採用電動汽車作為主要的交通工具。但在實際施工、執行的過程中卻發現了不少限制,因此,現在的目標已調整為低碳城市;而基於種種理由,這計劃的城市預計完工的日期亦一再推遲,不知道會不會成為西班牙巴塞隆拿聖家大教堂(La Sagrada Femilia)的翻版哩!縱使如此,馬斯達爾科學和技術學院(Masdar Institute of Science and Technology)卻早於二○一○年九月已在此開始運作,成為這裏第一個進場的客戶;而其他配套如:餐廳、商舖、銀行、郵局、藥房、醫療中心等設施,亦陸續遷入,組成一個不算小的社區。只是,離一個「完整」的城市,卻仍有一段距離。

  就這樣,來回又折返人間,在猛烈陽光下遊走,整個下午的行程便被填滿了,也算是一個嶄新的經歷。正因為這個安排,我才能在第二天正式行程時,以一個輕鬆的心情來面對,工作之餘更不用分心靜待同行團友完成拍照,才急忙爭取一個到此一遊的留影,雖然近年均以影景為主。

  進清真寺規條嚴

  工作範圍內,在阿布扎比被安排參觀的另一個主要景點為謝赫扎耶德大清真寺(Sheikh Zayed Grand Mosque)。接近四十人的團隊,要進入這著名的清真寺,真的花了我們不少心血。雖然要面對火辣的太陽,團友們還是很聽話地遵照服飾的要求,包頭、包身、包腳、包手,可是標準始終由當地的工作人員來衡量,男士們順利過關,女士的開衩長裙、褲子質料太薄或是太窄,全部被擋在安檢之外。偏偏現場租借伊斯蘭傳統長袍的服務,不開放予團體的個別單位。可幸我們有可愛的團友,披肩、絲巾,能夠派得上用場的,只要自己能夠安全達壘,便全數借出;其中一個團友,更可騰出一套額外的伊斯蘭傳統長袍,真有先見之明。不過,「拼拼貼貼」的結果,最終我這位勉強過關的工作人員還是得跑一趟場內精品店,即場購買一套長袍,才總算全數抵壘。

  還是那一句,地方真的夠大!可說是現代伊斯蘭建築物典範的清真寺,由八十個大理石圓頂、一千條圓柱、超過十萬噸天然大理石建造而成!四個字:宏偉!精巧!而場內提供導遊廣播的耳機內容,就是無法與肉眼看見的一切作相提並論。

  接下來的一天半行程,全數屬於論壇的正常運作,難得的是能夠因利乘便而一睹公主的真容並來個合照。至於這次論壇的最後一項任務,就是與各團友講聲拜拜,然後與前往迪拜機場轉機參與伊朗(Iran)德黑蘭(Tehran)之旅的團友們,一同乘坐旅遊巴士前往迪拜,再分道揚鑣。個人此行的戲肉,終於要在迪拜展開了。

  沙漠風光迷人眼

  時間緊迫,我們三人行只安排了一晚的酒店住宿。當旅遊巴士在接近黃昏時分抵達迪拜香格里拉大酒店(Shangri-La Hotel, Dubai),我們便以秒速各自拖着行李箱直奔接待大堂,因為我們預約了黃昏沙漠之旅,而一般的出發時間為下午三時,可幸酒店能配合我們的行程,讓我們可以在下午四時三十分才出發;只是日落不等人,要在沙漠中欣賞日落的美景,大夥兒均須抓緊時間。我們放下行李箱予酒店服務員,只攜帶一早整理好的行裝,便登上四驅車,正式展開迪拜之旅。

  說來,這個沙漠之旅,還是我與另一同事極力爭取下,才能成行。只因為另一成員一直堅持說時間配合不上,後來才透露說,沙漠她已去過,並不想暴曬於沙漠的烈日下,她只想攀登世界最高的大樓。只是,來到迪拜,又怎能不飄移於幼滑沙粒中,雖然我也曾經在敦煌見識過沙漠的美好風光,但感覺就是不一樣。只見司機導遊,一副駕輕就熟的模樣,全速前進,熟練地遊走於沙漠之間,恍如過山車般,為我們帶來在車中享受上坡與下坡的刺激感。藉着空檔,望出窗外,看着各式四驅車在沙漠中奔馳,形成一幅美麗的構圖,可惜只能以眼睛記錄而無法拍照存檔。數遍尖叫聲過後,司機導遊輾轉地把我們送達他認為欣賞日落最美的沙丘上,還逐一為團友們拍下把日光抓在手指間的意境美圖。

  說真的,看着眼前的美景,眼睛與相機相互交替地把好風光留住,捕捉着每一刻日光的變化,真的捨不得離開。奈何天然景色亦有自己的軌道,我們再不離開,可能便要被困於黑夜的沙漠中。依依不捨,也只能在四驅車的帶領下前往文化村食用晚餐以及欣賞充滿民族色彩的表演節目和攤檔。如果有興趣,還可一嘗夜騎駱駝的滋味。只是我們看見流着口水的駱駝在身邊走過時,卻難掩一種想逃的心情。

  奔波過後,帶着興奮的心情進入夢鄉,迎接第二天一早的的士之旅。現在,許多酒店均會與相熟的的士司機合作,為房客安排自選行程,以包車形式遊走於各個著名景點,既自由又方便。我們便花了一個早上由的士司機帶領,環島漫遊,穿梭於新區與舊區之間,走過景點,如:七星級酒店迪拜卓美亞帆船酒店(Burj Al Arab Hotel)及鄰近的卓美亞沙灘(Jumeirah Beach)、由阿法迪城堡(Al Fahidi Fort)改建而成的迪拜博物館(Dubai Museum)、人工群島棕櫚群島(Palm Island)、滿街金飾和各式香草調味料的市集(Deira Gold & Spice Souk)、乘坐古式渡輪橫越迪拜河灣(Dubai Creak)。新舊建築物的造型,各具特色。若想了解一些習俗、風土民情,的士司機亦很樂意分享他的見聞,為走馬看花的旅客帶來另一種旅遊樂趣。

  終於進入旅程的尾聲,乘坐酒店的免費接駁巴士到達迪拜購物中心(Dubai Mall),一心登上世界最高大樓Burj Khalifa,共有163個樓層、830米高。很難相信,一個月前的籌備,仍然可以撲個空,只因為同事認為在網上看見即使是優惠票也不用預訂,結果優惠票售罄,而正價票卻嫌貴,少數服從多數,只能望門興嘆。還幸,我的堅持,要求同時觀看日光下的音樂噴泉和黃昏映照的迪拜噴泉(Dubai Fountain),意想不到,背景歌曲竟是張學友演唱的《吻別》,倍添親切感,伴着黃昏的噴泉美景,彌補之前撲空的不足。

最新要聞

最新要聞

最受歡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