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產品

首页 > 评论 > 正文

公評世界/互關領館之後的中美關係向何處去/周德武

時間:2020-07-28 04:24:14來源:大公報

  美國率先挑起的新一輪外交衝突,以7月27日關上美國駐成都總領館的大門為標誌,中美雙邊第一個回合的較量宣告結束。但這起事件連同美國國務卿蓬佩奧上周四發表的對華政策講話一起仍在繼續發酵。正像美國社會的兩極分化一樣,美國的外交挑釁及蓬佩奧的講話也在美國呈現出兩極反應。

  去年7月接任尼克松基金會總裁的休伊特在《華盛頓郵報》撰文稱,蓬佩奧的講話「開闢美中關係大膽的新篇章」,歷史學家、安全專家們在未來幾年都會津津樂道這篇講話,因為它標誌着美國對華戰略的根本轉向。他呼籲美國兩黨領袖及各大企業的CEO們認真研讀這篇講話。

  具有諷刺意味的是,休伊特在去年上任時還大談要繼承尼克松的遺產,稱尼克松作為一位偉大的戰略家和外交大師,開啟了世界歷史上非同凡響的時刻,直到現在仍在改變着世界。然而,當蓬佩奧選擇在尼克松故居關上中美關係友誼大門的時候,這位總裁卻為此唱起了讚歌,不知道尼克松的後代們怎麼想。與其說蓬佩奧為尼克松墓地獻上的是一個崇敬的花籃,還不如說他為拋棄尼克松的外交遺產敲下了最後一顆釘子。

  與此形成強烈反差的是,美國務院前政策規劃司司長、現外交關係委員會主席哈斯於7月26日在《華盛頓郵報》發表針鋒相對的文章,指責蓬佩奧既不懂歷史,不懂中國,也不懂美國,所謂美國與中國盲目接觸50年幾乎什麼也沒得到、中國並未如美國所願變得更加民主,這實際上是豎起了一個稻草人。在哈斯看來,尼克松和基辛格當年接觸中國的目的是借助中國之力對抗蘇聯,他們希望塑造的是中國的外交政策,而不是中國的內政,而歷史的結果是美國強化了中蘇分裂,並且贏得了冷戰。美國何來失敗之說?

  哈斯批評蓬佩奧給美國選擇了一條注定失敗的道路:「想決定中國的未來或者說改變中國,這並不在美國的能力範圍之內」,「國務卿和他的同事們需要去做的事是與中國談判,美國還有很多事務需要與之合作,比如朝鮮、阿富汗、氣候變化和核不擴散這樣的全球性挑戰」。

  英國廣播公司評論稱,蓬佩奧的演講「開啟了新一場冷戰的新鐵幕」。美國前東亞和太平洋事務助理國務卿拉塞爾(Daniel Russel)接受消費者新聞與商業頻道(CNBC)採訪時稱,蓬佩奧抹黑中國的做法「原始而無效」,反而會進一步增強中國人民的愛國主義情緒,加深對美國的憤怒。《華盛頓郵報》7月24日發表社論稱,特朗普「魯莽、不連貫和單方面的進攻」,無助於美國外交利益的實現,除了促進特朗普的連任目標,實在看不出白宮的其他政策意圖。

  英國廣播公司7月27日的評論認為,中美關係這一輪的緊張基本上是由美國推動的。英國《衛報》發表文章指出,在新冠病毒大流行的幾個月裏,特朗普政府的種種謊言和誇張論調,其主要目的是為了轉移人們對美國應對新冠疫情不力造成災難性後果的注意力,「美國外交醜陋、虛偽、殘忍、恃強凌弱,是一種在自私自利的胡言亂語中進行的可悲交易」。

  離美國大選不到百日,特朗普的選情告急,迫使其不得不調整競選策略,而加大打中國牌的力度則是他的智囊給其出的餿主意。CNN的評論認為,未來三個多月對美國來說至關重要,每位選民必須嚴肅思考,美國的民主制度究竟向何處去。一旦特朗普敗選,特朗普不承認大選結果怎麼辦?這些看似不可能的問題都無情地擺在美國人面前。一些分析人士指出,特朗普是一個沒有底線的人,人們經常談論的底線,其實只不過是大家為特朗普預設的底線而已。一些媒體甚至猜測,特朗普萬不得已可能發動一場戰爭,以國家進入緊急狀態為由推遲大選。不過話又說回來,即使在二戰期間,美國的大選也照常舉行。而這一次會不會是個例外,特朗普會不會把零概率變成大概率事件,值得高度關注。

  長期研究中美關係的人士不斷提醒,對華強硬已是兩黨共識,不會隨着美國政黨輪替而出現大的調整,對此不應再抱幻想。回顧40多年中美關係所走過的道路,儘管中美也遭遇過八十年代末的政治風波、美轟炸中國駐南使館事件以及2001年的南海撞機事件,但中美雙方都在外交層面上得以化解。本世紀以來,美國遭遇的911恐襲以及2008年的次貸危機,中國非但沒有落井下石,相反選擇與美國採取了合作態度,其根本原因是中美雙方在戰略接觸的政策框架下存在着一定的妥協空間。而如今這個框架被戰略競爭所取代,遏制成為中美關係的主旋律,中美之間的對抗性進一步強化,雙方都是從最壞的角度解釋和理解對方的一切動機。

  中國駐美大使崔天凱前幾天在接受採訪時坦言,中美兩國之間的溝通與交流基本停滯,這個現象極不正常。如果說對話是軟性的,而互關領館則是直接摧毀溝通與交流的硬件,這對雙邊關係的傷害無疑是巨大的。

  不過,英國廣播公司援引分析人士的看法稱,到目前為止,特朗普總統還不希望出現軍事對抗。這恐怕也是白宮讓美國防部長埃斯珀傳遞年底前希望訪華信息的用意之所在。前國防部長威廉.科恩在接受採訪時表示,「把中國視為敵人是非常危險的,雖然我們不能像以前那樣與中國打交道了,但中國是無法迴避的對象」。不過,特朗普競選連任可打的牌實在太少,只能把中國當成了替罪羊,由此看來,雙方之間恐怕還得經歷幾個大的回合,否則很難坐下來談判。

  俗話說,真理是在大炮的射程之內,百年之變的新格局一定不是談出來的,而是打出來的。邊談邊打或是常態,這既是歷史進程中的悲劇,也是無法逃脫的現實。

最新要聞

最新要聞

最受歡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