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產品

首页 > 评论 > 正文

議事論事/「石牆花」還是「罪惡花」?\西 銘

時間:2021-09-15 04:28:18來源:大公报

  「世界上沒有無緣無故的結業」,這是「石牆花」創辦人邵家臻昨日對該組織關門的一句總結。的確,「石牆花」絕非「無緣無故結業」,到底這個組織做過什麼,他們心裏最清楚。過去一段時間以來,香港各大監獄爆發的「集體行動」,到底有沒有人操控,幕後黑手是誰,公眾自有公論。但任何一個組織,如果意圖通過對監獄相關物資的壟斷,以達到支持黑暴分子破壞監獄規則、破壞國家安全的目的,那麼,國安法等法律絕不會是擺設,香港的紀律部隊更不會袖手旁觀。

  監獄本是囚犯更生的地方,是反省自身錯誤的場所。但反中亂港勢力一直試圖利用監獄進行新的政治對抗。過去多個月來,多個監獄出現「囚犯集體行動」,從排隊不守規矩,到私藏違禁品,由小事鬧成大事,頗有黑暴重來之感。再加上監獄外部的呼應,一場「監獄騷亂」,似乎就要全面上演。

  其實,只要對攬炒派過去一年多來的所作所為有所了解,就可以看到這絕非偶然,而是精心操作之下的結果。

  從招募所謂的「寫信師」、「探監師」、「打氣師」,到公然售賣「探監物資券」、成立所謂的「囚權組織」,種種例子都在說明,他們一直試圖在監獄內製造事端。近期是私藏違禁品、壟斷物資供應、招收幫派勢力,再早之前則是指控監獄「太熱」、要求「加裝風扇」,幾乎沒有一刻消停。他們或以為,數以千計的黑暴分子被捕,佔據了許多監獄的主要監倉,人多勢眾,就可以利用內外聯動,來一場「黑暴2.0」,以重振攬炒派聲勢。

  監獄騷亂幕後黑手?

  從2012年反「國教」到2014年非法「佔中」、2019年的「修例風波」,這些都在說明一個基本的常識:無風不起浪,沒有「大台」就不可能有集體行動。所有攬炒派的監獄行動都離不開一個「指揮平台」,試問:如果沒有人提供物資、沒有人傳遞信息、沒有人組織行動,相隔甚遠的多個監獄又怎麼可能幾乎在同一時間搞事?那麼這個「大台」又是誰?

  「石牆花」未必是最後「大台」,但最低限度發揮了溝通協調提供物資的角色。這個組織聲稱爭取所謂「囚權」,這不過是藉口,事實上,由始至終他們支持的都不是普通的囚犯,全港目前有近7000名在囚人士,但何曾見過「石牆花」資助沒有參加過黑暴的囚犯?他們資助的是黑暴期間被捕的「攬炒」分子,當中有「港獨」分子和嚴重傷害他人的暴徒。

  這個組織具體是如何運作的呢?核心有兩點:一是通風報信,也就是聯絡監獄內外的勢力,這一角色至關重要。事實上,至今唯一能起到聯絡監獄內攬炒派的組織,也只有「石牆花」一個。二是提供物資。該組織通過悲情包裝,推出了一個所謂的「探監物資券」,這張「券」絕不簡單。

  據「石牆花」網站介紹,「探監物資券」一共有三款,每款對應還押及在囚人士可以入的物資:A.零食包($250);B.日用品包($750);C.全餐(零食+日用品Full set,$1000)。並稱:「若身邊有親友需要,可以購買後交給他們。亦可以購買『探監物資券』後委託石牆花轉贈在囚手足家屬,以減輕家屬購買物資的開支」、「探監物資券的全部收益,將用作支援『石牆花』每月購買探監物資的龐大開支。」

  榨乾在囚青年「最後價值」

  一方面收集外界的「捐款」,另一方面利用這些款項去資助監獄內的攬炒派。也就是說,有組織扮演了「白手套」的角色,成為監獄「集體行動」的中樞大腦。而監獄內的攬炒派由於獲得「探監物資券」資助得到了大量的物資,進而利用這些物資去收買人心、建立勢力,一步步做大下去,在囚人數眾多的攬炒派可以很快「統治」監獄。如果不是懲教署發現得早、出動「黑豹部隊」平亂,後果必定會十分嚴重。

  保安局局長鄧炳強日前指出,有還押人士與監獄外人士企圖建立勢力,並通風報信,包括利用議員等身份進行探訪以傳達信息。另有人企圖在監獄內延續「抗爭」,並指有組織寄信予在囚人士,信中提到呼籲他們繼續「抗爭」。他強調會嚴格執法,絕不會讓搞事者得逞。

  據稱「石牆花」這名字的意思,是「即使囚錮石牆之內,也為囚友絕處種花。」而英文「Wall-fare」概念則取自「Welfare」,「以社工信念推動囚權」云云。這種美化罪犯、美化暴力、美化攬炒的語言偽術,香港人見得太多了,但改變不了其為惡的本質。「石牆花」的真名應該是「罪惡花」,他們煽動年輕人參與暴亂導致大批人被捕前途盡毀,非但如此,還要在監獄中繼續利用同一批人搞事,這大概就是「榨乾最後一分價值」的最佳注腳吧?

最新要聞

最新要聞

最受歡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