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產品

首页 > 评论 > 正文

學者論衡/《願榮光歸香港》的「港獨」本質/鄭赤琰

時間:2020-06-30 04:24:04來源:大公報

  「光復香港 時代革命」與《願榮光歸香港》即使只是口號或歌曲,都是鼓動「港獨」與分裂國家主權的行動,將會在港實施的港區國安法,正是衝着「港獨」與「反共」而制定的法律,因此任何個人或組織只要涉及散播這樣的口號與歌曲,就必須接受法律制裁,即使是現任立法會議員或區議員,一旦罪名成立,必定失去議員資格之餘,還得依法判處坐牢。

  美國安法賦予政府極大權力

  這樣的刑罰舉世皆然,即使《國際人權公約》也保不住他們,人權不過是保障個人的權利,主權要保障的是國家的權利,全球沒有一個國家會因為保障人權而犧牲主權,而國家安全法正是為捍衛國家主權而制訂的。就以美國而論,任何美國國民若武力推翻國家政權,正如上世紀五十年代中在美國冒起的「麥卡錫主義」,國會通過《麥卡倫內部安全法案》,全面封殺任何有傾向共產主義、支持共產國家,甚至與共產政權為伍的人,一概當違法論處,連十六名派去延安了解中國共產革命的駐華大使館官員,事後亦被起訴,有人為了避難逃到南美,其中最著名的一位是謝偉思(John S. Service),其他千千萬萬的人都絕口不能自由正面表達他們對共產主義的觀點,即使學術界也失去這自由,因此有人將《麥卡倫內部安全法案》形容為「白色恐怖」。

  由此為例可以看到美國為了國家安全,隨時可以立法,隨時可以抓人,更加出格的是任何人在他們申請入籍為美國公民時也得被調查家世,調查他們有無共產黨的背景,甚至近親家人的背景也不放過,若被查出有不實的證供,事後也可被取消公民資格,還要坐牢。由此種種看來,美國的國安法不但不容有反資本主義的革命分子,為了國安也不排除追溯權。

  既然全球一律以國家安全法律確保國家的安全,確保國民安居樂業,香港作為中國不可分割的部分,中央當然可名正言順制訂港區國安法。說到追溯權問題,因為「時代革命」在鼓吹推翻共產主義這個國家信奉的意識形態,因為「光復香港」在鼓吹推翻特區政權,兩者都不是一般的刑事犯罪,而是涉及個人或組織的政治信仰問題,受到這信仰驅使的行為,屬政治獻身的問題,與一般犯罪的犯人出於一時的犯罪動機不同的是:前者的時效是永恆的,後者的時效是短暫的,犯罪事件觸發的犯罪動機過了便消失了,因此普通刑事罪不設追溯權,是合理的,但反共的意識形態涉及個人或組織的政治信仰,其時效性是永恆的,因此國安法具有追溯權舉世皆然。

  「港獨」分子與組織的行為,不但他們個人或個別組織有犯法的行動,同時更因他們個人或組織而發動他人參與「港獨」,這一來,「港獨」行為的時效性也是永恆的,國安法容許有追溯權也是天公地道的,全世界各國都奉行這法則。

  如果再深一層去探討,當可發現,搞革命、搞分裂引發的災難,絕非一般的刑事犯罪可比。以美國為例,美國政府不但不容國內有人有組織搞革命去推翻資本主義,甚至連他國有人奉行共產主義,美國也會不惜一切地加以追殺,哲古華拉這位南美共產革命者,他曾走去參與古巴共產革命運動,也曾走去剛果參與反殖獨立建國,美國到處追蹤要殺掉他,最後終於在南美遇難,可見美國為了反共可以反到全世界去。

  是亂港分子逼迫中央出手

  香港是中國的特別行政區,中央有權有責制定港區國安法,這是天經地義的事,更何況為了尋求兩大意識形態的資本主義與社會主義「求同存異」、「互惠互利」,中央對香港恢復行使主權時採用了「一國兩制」,表明香港原有制度五十年不變,這種寬待資本主義的做法,舉世所無。為了讓港英留下來的資本主義制度管治不受干擾,中央已極度克制。由此說來,又有什麼理由可讓「反共」與「港獨」的議員不被DQ呢!

  中國革命運動過程中,先賢們曾一再表明中國追求共產主義革命是中國自己的權利,即使成功建立中國共產革命,也不會將共產革命輸出他國,他信奉任何國家任何人有追求意識形態的權利,會尊重他們有這種自由選擇的權利。基於此不干預他國選擇的權利。

  香港回歸時,為了不想激發內地和香港兩地意識形態之爭,因此特別提出讓港人習慣了的資本主義照行五十年不變,既然鄧小平作出了如此大的讓步,港人為國家計,為自己安家立業之計,理應禮尚往來,也應對共產主義展示包容的態度,理應好好利用五十年的時間尋求兩地共榮共安的辦法,找出2047年後的相處之道;而不是在港搞革命搞分裂,為外國干預中國內政張目,甘做外國的「走卒」,現在終於迫使中央出手制定港區國安法,這是亂港分子咎由自取,怪不得誰!

  原香港中文大學政治系主任

最新要聞

最新要聞

最受歡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