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產品

首页 > 评论 > 正文

黑衣暴徒最需要的「悲情故事」/張子敬

時間:2019-08-13 04:24:17來源:大公報

  8月11日晚警方全力清場,逮捕了數十名黑衣暴徒。但到了第二天,亂港勢力卻將焦點放在一宗所謂的「女傷者被射盲眼」的新聞上,聲稱攻擊是警方造成雲雲。

  這種做法公眾太熟悉不過了。亂港派如果無法從道理上說服市民,就會「講悲情故事」去轉移視線。其實,要證明這名女傷者不是被「黑衣豬隊友」所傷,最簡單的做法,就是公布醫院的X光片或醫療報告。但至今24小時過去了,沒人公布,說明了什麼?到底是誰在千方百計掩藏真相?

  暴徒既然高呼「時代革命 光復香港」的口號,就意味着這不是一場「和平」的示威,所有參與這場暴亂的人都必須要有心理準備,一旦出來、一旦出現暴亂,就有可能受傷,受傷可能來自於警方也可能來自於自己的隊友。因此,不要一出事、一受傷,就把所有責任推卸給警隊,彷彿自己不知道「有受傷這回事」、裝純情、扮可憐。

  市民絕不願意看到傷亡情況出現,但暴亂本身就意味着暴力,不是警察受傷,就是暴徒受傷。而前晚所出現的嚴重騷亂,暴徒用汽油彈、用美軍瓦斯榴彈發射槍、鐵枝、磚頭等等武器襲擊警員,電視畫面可見,有警員中彈全身起火。這一事例說明,暴徒根本是想置警察於死地、是想殺警。面臨生命受到危脅、面臨社會秩序嚴重被破壞,警隊完全有理由、完全有必要採取果斷措施,制止形勢惡化下去。

  然而,亂港勢力在第二天的活動中,隻字不提警員中汽油彈、隻字不提軍用榴彈發射槍,將所有問題歸結到「女傷者被射盲眼睛」,昨日在機場的非法集會,更有人打出「警察還眼」的兇殘口號。還是讓事實說話,如果真的是警察彈藥所傷,為什麼直到昨天晚上,也沒有任何當事人的親屬、隊友拿出證據來指控警方?事實上,整件事有多個證據證明並非警察傷人,網上亦有一名自稱是現場救護的護士的留言指出,傷者根本就是被自己的「黑衣暴徒豬隊友」的彈弓鋼珠所傷,理由如下:

  第一,傷者受傷的位置並不是警隊射擊的範圍,除非子彈會轉彎;

  第二,如果是被「布袋彈」打中,面部一定會有火藥造成的燒傷,女傷者的傷口是硬物擊入造成。若是「布袋彈」,女傷者相信早已死亡;

  第三,傷者進入醫院,必定會拍下X光片,這可以講述所有真相。但當事人不願報警,害怕什麼?是怕被警察抓捕,抑或是不願真相被市民知道?

  第四,根據有線電視片斷,在長達四分鐘當中,沒有任何警察行動或開槍的聲音。當時有一個細節是,同一時間有警員燒傷,已經召了救護車,但先讓這名女傷者送院,受傷警員才坐第二輛救護車走。

  實際上,過去十多場暴力示威當中,不斷出現彈弓、弓箭、汽油彈等嚴重危險的武器,傳媒也多次拍到黑衣暴徒的犯罪行為。更重要的是,前晚尖沙咀現場已經被黑衣暴徒佔領,各種武器不斷出現,被「黑衣豬隊友」所傷的可能性也是最大的。

  圖挽回大量流失的民意

  對於亂港勢力來說,他們太需要一個「悲情故事」來轉移被動的民情了,原因有二:

  首先,如果承認是被「自己人」所傷,那會造成極大的震撼影響,黑衣人互相猜忌、打擊參與暴力示威的人數等等,更會將黑衣人「民主」、「奉獻」的虛偽面罩給砸碎,市民會覺得,原來這些「黑衣人」本質就是暴力,不能和他們走得太近。這會嚴重削弱其政治號召影響力。

  其次,8月5日的「三罷」已經弄得天怒人怨,民情已經完全逆轉,黑衣暴徒四處挑起火頭,已經淪為過街老鼠人人喊打。更重要的是,受僱於外國勢力的「黑衣示威者」,經過長時間的暴力對抗,已經被警方逮捕多人,其力量不斷受到削弱。他們急需這種「悲情故事」去騙取更多人的同情,以繼續變成其可操控的暴徒力量。

  亂港勢力還會不斷編造謠言、謊言下去,然而,大勢已變,暴力再延燒下去,這群人只會輸得更慘。他們以為可以在十一月區議會選舉中「謀利」,但如今的現實卻是,他們已經在不斷大量流失支持。

最新要聞

最新要聞

最受歡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