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產品

首页 > 财经 > 正文

企業復工觀察系列❽\民宿門庭冷 何日君再來

時間:2020-04-07 04:23:51來源:大公報

  圖:大理新新花園民宿的小施說,本以為去年國慶民宿會火,結果沒有。原以為今年春節好好做,網上訂單也不錯,但又碰上疫情

  一場突如其來的新冠肺炎疫情,令全國民宿業迅速冰封,也將「詩和遠方」逼回現實。2003年因非典疫情,台商陳清隆「逃離」廣東,並選擇在中國最文藝的漁村——廈門曾厝垵開了間「馬克客棧」民宿,實現了心所嚮往的農莊生活。但今年2月份的最後一天,經營了十年的「馬克客棧」徹底關停。\大公報記者蔣煌基廈門報道

  「沒人吵,不用服務別人,每天跟着日月作息,挺幸福。」陳清隆詩一般描述疫情期間的宅生活,但話鋒一轉,他說:「現在活着就是最大的意義。」

  根據小豬短租數據顯示,今年民宿業訂單損失率約90%,許多民宿幾近絕收。粗略統計,春節期間內地旅遊業損失達5000億元(人民幣,下同)。雖全國疫情已有緩解,多地亦陸續祭出幫扶政策,但幾位受訪民宿業者均未有優惠政策覆蓋。尤其疫情倒灌風險持續加大,遊客出行信心回升一再推延。寒冬之下的民宿業,仍在苦熬待花開。

  深陷紅海丁財兩失

  內地民宿版圖,經數年發展,催生以江浙、雲南、廈門等為代表的重點市場,形成規模化、連鎖化、高端化趨勢,但又因為同質化、資本化加劇,民宿業近兩年利潤率持續下滑。雲南大理「美麗相約」酒店管理公司掌門人萬治鵬說:「整個大理民宿約8000家,已陷入紅海,競爭很激烈,利潤空間也沒那麼大了。」

  「美麗相約」主打高端民宿。單一處名為「夢蝶莊」的民宿,投資就上億。其獨棟別墅式民宿佔地一兩畝,每晚房費2000元以上,吸引了眾多高收入群體。在內地,旅遊旺季集中在春節、暑假、國慶三個節點。「我們三個節點入住率可達90%。春節大理可謂一房難求,房價也會上漲50%左右。」萬治鵬稱,春節假期其單天營業額可達20萬元。但這個春節,萬治鵬丁財兩失,直接經濟損失至少500萬元以上。

  在廈門經營民宿的陸先生透露,去年國慶後,鼓浪嶼近60家民宿要轉讓,「有意退出的不少,但鮮有人接盤」。陳清隆依然記得,2012年廈門民宿井噴給像自己這樣「先吃螃蟹」者帶來的好處。但好景不常,2015年後資本大量進入,令民宿逐漸偏離了「詩和遠方」。「『買空賣空』炒民宿漸成業界常態,隨之因房租上漲導致與房東的商業糾紛日漸增多。」陳清隆說。

  今次疫情,幾乎摧毀業者信心。2017年前後因金磚會晤在廈門召開,關停了絕大部分民宿,導致當年業績慘淡。2018年略有恢復,未曾想2019年貿易戰,經濟收縮阻滯了民眾出行慾望,民宿又探底。「原以為歷盡波折,終於熬到庚子年春節這波能豐收。」陳清隆對疫情的衝擊很是無奈,他稱,往年春節假期營收,可佔全年三分一,或可覆蓋全年房租。但如今,失收壓垮了「馬克客棧」這樣的中低端民宿。

  租金高企不堪重負

  2019年,陸先生把在鼓浪嶼上的一處擁有16間房的民宿轉讓了出去,因為每月13萬的租金讓他難以承受。「去年和前年,整體營業額下滑了三成。」陸老闆的客房,淡季均價在300元以內,旺季在500元以上,「鼓浪嶼高端民宿高峰期在千元以上,這兩年接受度不高了。」

  「台灣民宿是自有物業,居家為主,大陸則作為生意存在,有各種高企開支,根本不能實現『詩和遠方』的情懷。」看了廈門民宿10年間起起落落的陳清隆有些感慨:「每天睜開眼都要為五斗米折腰,都不是陶淵明。」

  疫情下的民宿業何去何從?有業者慟哭「一切歸零」。「洗牌一直都有,『天亮趕路天黑歇腳』,行業起起落落很正常,只不過這次疫情加速了這個過程。」相比之下,北京「隱居鄉里」民宿創始人陳長春比較淡然。陳長春擅長打造「網紅」民宿。四年時間,他在全國鋪設了115個院子。陳長春的模式,類似「滴滴版民宿」:通過整合鄉村閒置農宅開設民宿,與業主利潤分成,屬輕資產運營。

  但春節退房導致的100多萬損失,還是割了陳長春的肉。「當時疫情越來越嚴重,各村莊都要求封村隔離,外人不許進入,我們只能挨個退單、退款、賠禮道歉。」他已做好了一整年都錯失的準備,「這可能是一場持久戰。旅遊非剛需,需求不會迅速恢復,市場遠未回暖。」

  廈門的陸老闆也認為,疫情對業界的信心打擊比較大,但從另一個角度看,其實也有機遇。「疫情讓高房租有了回落的空間,也不會有轉讓費了,如果房租能夠降下來,我會考慮再接一兩個合適的物業來慢慢做,我最近也在觀望廈門曾厝垵一帶的物業。」陸老闆說。

最新要聞

最新要聞

最受歡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