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產品

首页 > 艺文 > 正文

再創世紀回望光輝燦爛的日子

時間:2018-10-07 03:16:13來源:大公報

  圖:《再創世紀》再講本地商戰故事,以富豪家族恩怨詮釋風雲詭譎的商界/香港無綫電視供圖

  香港作為亞太金融中心,,其中一個好處是,為本地商戰劇提供不少素材。還有一眾尤擅本地取材的編劇,他們將金融世道的那些事搬入劇本,再增添幾段纏綿悱惻的感情糾葛,簡直讓人看花眼。往遠了說,有一九九九年播出的百集電視劇《創世紀》,近期則有正在香港無綫電視台播出的《再創世紀》,雖與《創世紀》無甚關聯,卻同樣折射大時代變遷、呈現幾大香港富豪家族間的商戰鬥法,從中不難發現主創人員對二○○八年至今本港金融環境的聚焦,以及想要帶領觀眾回望港產商戰劇黃金時代的初心。/劉毅

  時移世易,今日的商戰故事不會僅局限於小人物如何白手起家,貼近時代的戲劇設計才能引得觀眾共鳴。《再》劇以三十餘集的篇幅,就將賀氏夫婦、卓家、方家、萬家的機關算盡、恩怨情仇講了個遍。篇幅有限,但事件衝突緊湊而不失章法,沒有哪一個家族是孤立存在的,他們之間更似「我中有你,你中有我」,時而因有共同敵人而結成利益共同體,時而又是寸土必爭的仇家,只為一個虛無縹緲的首富之位。

  網狀結構講豪門爭鬥

  講真,該劇格局及敘事策略並不新穎,甚至部分人物設定讓人聯想到前年的《律政強人》及今年上半年迷你金融劇《東方華爾街》,比如總有一個不諳公司事務的太子女,如接掌傲堂集團的卓定垚(周勵淇飾);總有上演「龍虎鬥」的雙男主──賀天生(郭晉安飾)和高哲(林文龍飾)等。縱然套路相似,卻依然營造出新驚喜,且相比較其他電視劇單一故事線發展,《再》劇則是以網狀結構鋪陳劇情,最大限度發掘每一個角色的功能。

  男主角郭晉安曾在《創世紀》中出演心地善良的馬志強,今次則在《再》劇中飾演宛如「現代港版魏瓔珞」的賀天生,屢屢被富家商人奚落,誓要當香港首富,其慣用口頭禪是「將不可能變為可能」,小心翼翼,城府深沉,為錢可不擇手段,搭配郭晉安一顰一笑都能顯示內心算計的演技,讓煲劇人感受到這一人物的不甘於命運、自大、勝券在握的得意等情緒的轉變,難怪有不少觀眾評價從角色身上看到《忠奸人》的影子;其競爭對手高哲,則被塑造成金融市場的衛道者,雖有身為商人的計算,卻也有大局意識,譬如救助陷入危局的方家,是為保證更多普通人的利益。誠然,沒有一個人是完美的,才更符合現實,特別是經商者,更應有游離於利益計算和良心底線的複雜性情。

  編劇在寫賀天生這一人物時,並不只寫他為爭首富之位的不擇手段,同時用更多筆墨,揭示這一角色從底層奮鬥至集團老闆的心境變化,寫他如何被富二代詹少訕笑,再寫他的絕地反擊、與其他豪門交惡,也令這一人物在生意場上的不擇手段,多了更為合理的行為動機。想來也是,如此有金融頭腦的商界精英,怎會屈居人下?高哲也並非全無黑料,女友珍尼斯(鍾嘉欣飾)雙親正是因投資高哲設計的債券而破產跳樓。不過,從後續劇情來看,高哲愈來愈成為僅為捍衛市場正義而行事的「金融白武士」,角色設計有些理想化,也令他與賀天生的對決單純成為正義與邪惡的對陣。

  縱觀本地多部商戰劇,都於細節處呼應時代,融入反映社會變遷的多種元素。《再》劇亦不例外,除卻劇集前半部分對於「雷曼兄弟迷你債券」的影射,還有人們如何憑藉手機完成交易,故而創業青年程凱(周柏豪飾)才會發明手機app程式;人們如何看待舊區重建和活化問題,以及老人家對傳統手工攤位的留戀;發展地產的同時,也要注重環境保護;內地年輕人來港尋夢,本地商人去肇慶尋覓商機,拓展合作項目,以此說明香港、內地交流的日漸頻繁……

  商界大鱷亦有無奈時

  論及《再》劇其中一個看點當屬出演幾大豪門老一輩「掌舵者」的演員─潘志文、胡楓、林嘉華,他們見證香港電視業發展,今次於劇中演繹老一輩商界大鱷的無奈,以及與青年一代的價值觀衝突,諸如方松蔭(胡楓飾)作為劇中全港首富,掌管天蔭集團,因病住院,得知集團股價下跌,就要臨急臨忙出院,食藥時也要瞞住所有人,因為不能讓外人以為集團沒希望;方松蔭和卓啟堂(潘志文飾)同孫輩、女兒的對話,又凸顯他們在經商理念上的差異,老一輩做事堅持從利益最大化出發,而青年一代則更看重夢想和友情。此外,《再》劇女主角章明晞(楊怡飾)和父親章海泉(李成昌飾)之間的矛盾父女情,又體現出兩代人搵錢理念的不同─因為生存不易,做任何事是否就該利字當頭?

  從港劇《珠光寶氣》到《律政強人》再到《不懂撒嬌的女人》,一眾女性或為嫁入豪門而用盡心思,或成男性爭權奪利的籌碼,或因愛情焦慮萬分,但《再》劇中的章明晞是一個「紙牌屋夫人」的角色,兼顧女性柔情、頑強事業心於一身,打破以往「只要是事業女性就一定摒棄性別特徵」的固有設定,也突破內地劇對於職場女性的形象塑造,章明晞不依靠男性上位,有極強的經商頭腦,堅信財富只能由自己的雙手創造。

  為顯示香港青年的創造力,以及彰顯當今時下年輕人的創業激情,編劇特意在豪門爭鬥之外,寫了香港青年程凱創業這一條線,初衷雖好,但人設過於討人厭,反而成了雞肋,比如他可以無限拖延工作進度,直到投資人卓定垚使用激將法;方松蔭孫子方澤雨(袁偉豪飾)看上程凱的「智能家居」計劃,邀請他來公司董事會議做報告,他居然可以因為通宵工作睡過頭,導致錯過會議,還大罵方澤雨為何安排上午做報告。不僅如此,作為一個初出茅廬的創業者,甫起步,就有幾大豪門集團的爭相投資,甚至一度成為方、卓兩家打擊賀天生的籌碼,實在過於不切實際。

  然而,縱使情節設計和部分剪輯轉場方面存在瑕疵,但《再》劇的立意和編寫,特別是「生活逼人、房價高企,但不意味可以昧良心搵錢」的啟示,依然讓今時今日的觀眾感受到人性與利益之間的博弈關係。有人說,劇集主演者的年歲反映港劇人才的青黃不接,但試想一下,一群年輕人如何演出歷經歲月考驗、看遍商海浮沉的商界大佬形象?不過話說回來,當今電視劇界百花齊放,各種新題材層出不窮,港劇創作人如果一味拍攝經典IP續集,只怕早晚要面對題材過於單一的尷尬處境。

最新要聞

最新要聞

最受歡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