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產品

首页 > 艺文 > 正文

南牆集/現代愛情\阿 濃

時間:2021-10-21 04:28:44來源:大公报

  偶然聽到一首歌,歌名《現代愛情故事》,我先想一想古代歌頌的愛情是怎樣的?是「山無陵,天地合,乃敢與君絕。」是「問世間情是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許。」

  特別標明的「現代愛情」是怎樣的呢?潘偉源寫的歌詞勝在坦白:

  「別離沒有對錯」,「現代說永遠已經很傻」,要分手就分吧,誰對誰錯有什麼好爭論的?原來如今以為愛情可以維繫到「海枯石爛」,不但不正常而且很傻。

  「情盡時就要放過」,「厭棄了再不蹉跎」,這樣才「有機會再愛一個」。看似無情,卻不能否認這種決絕和撇脫,對大家造成的損害最小。歲月無情,青春有限,拖得越久,損害越大。

  「願你可輕輕鬆鬆放低我,剩了些開心的追憶送走我」,送走的一方已做好心理準備,被迫接受的一方是比較痛苦的,出於關心,希望他能夠輕輕鬆鬆把這段情放下,留下的是相愛時的開心回憶。

  接受現實,勇於捨棄,不沉淪在失落的情緒中,迎接另一個美麗的未來,不怨不恨,當過去是美麗人生的一部分。如果這就是「現代」,也可視為進步。

最新要聞

最新要聞

最受歡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