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產品

首页 > 艺文 > 正文

負暄集/庸常人生\趙 陽

時間:2021-08-02 04:24:23來源:大公报

  曾有一段時間,於康城小住。那時小區剛入伙,四圍除了大海就是仍在起樓的工地。從港鐵站到屋苑,要走過長長的連廊,還要再穿過一座一座以「都」命名的樓宇,電梯最終在五十六層停下,迤邐而出,把家門打開,再輕輕帶上,勞作一日的喘息和疲憊卸在門外,庸常的一切歸於寧靜。

  為了打發這段路途的無聊,我發明了一種計數法,數着步子去港鐵站,或者計算着時間從港鐵站回家,比如,有一天我走了八百三十二步,而在另一天,這個過程花去了十四分鐘。我發現,竟沒有一天是雷同的。同一件事,同樣的結果,過程卻千差萬別。由此我斷定,早出晚歸、辛勤勞作,一定不是簡單的重複,而是一種向着生命深處的層層推進。

  在這段路上,我真實地觸摸到了「披星戴月」:冬日的月光格外鮮亮,投射着清輝,一半在大地,一半在海面;常常獨行,連遇到個把陌生人為伴都是種奢侈,啟明星和將逝的月光成了心照不宣的陪伴。

  偶有一日,回家略早些,我被港鐵站魚貫而出的面孔裹挾着,川流不息、形色匆匆的人潮,讓我一時間無法細數自己的腳步,然而,當我抬眼看到頭頂淡淡的夕光,還有那穩重的雲層,在微風裏輕晃的樹梢,那趁着夜色到來之前急急駛離康城的列車正將自身的力量通過鐵軌遠遠的傳遞而來……那一刻,我心生感動:不論是冷清還是喧囂,都是庸常生活的一種,生而為人的快樂或許就在這份庸常之中,那麼微不足道,卻又真實鮮活。

  多年過去,我仍會想起住在康城時的無數個深夜,關上屋門之後,推開窗子,望向沉默的黑暗,思索一陣才沉沉睡去。時光飛逝,我從湍急的青年來到平緩的中年,除了庸常的生活,似乎誰也不曾留意我的改變。

最新要聞

最新要聞

最受歡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