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產品

首页 > 艺文 > 正文

食 色/追筍\判 答

時間:2021-02-24 04:25:21來源:大公報

  如果食材也有雅俗之分,那冬筍就是我心中的白月光。從竹子長出的那一刻起就亭亭玉立,自成君子之風。而筍生於竹,別人是含着新湯匙,它執意不走尋常路,用詩意破土而出,俯仰間寫滿抱負。

  所以也不難理解為何自古以來文人墨客都對它高看一眼。從蘇東坡的「蓼茸蒿筍試春盤,人間有味是清歡」,到袁枚的《隨園食單》,光在文字遊戲中飄盪幾個來回,就能饞到肚子咕嚕直響。哪怕東渡到日本,也有江戶子們為它一擲千金的豪爽。而春筍和冬筍,又是兩種不同畫風,前者長得飛快一目十行,味道鮮利直戳眉毛;後者韜光養晦厚積薄發,肉質細膩入口醇厚。像醃篤鮮這樣的江南名菜一定要取春筍精華,春筍與肉為天作之合;冬筍因為自身夠飽滿灼灼其華,配上菇類、青菜或直接跟飯搭枱,才不會掉了身價。相同點是抓住了最好的時候就要當機立斷,跟時間賽跑,才是不時不食的正道。

  不得不說,人類在跟筍的交手中,一直是要追着趕着,才慶幸碰到了巔峰的味道。筍這樣食材的鮮,又跟海裏的生物不同,滿滿地吸收了土地的精華,沉得住氣,立得起範兒,那股漸入佳境的甘味無需任何繁文縟節,就有資格直接跟靈魂對話。更有反差的是,筍的樣貌明明是笨拙、蠢萌的,可吃起來卻處處透露出機靈精巧,想必這就是花與嫩芽萌發的力量吧。

  蘇東坡作為一代文豪,在筍和肉的選擇中始終沒找到答案,最後還是貪心兼得。相比之下倒是白居易更爽快,一碗飯裏只有筍,也能心滿意足。等傳到日本,人們又加入了山椒葉、油豆腐等配菜,也稱得上豐盛。不管是何種語境下,人們跟筍的相聚都恰逢佳期。也就順勢,把整個季節收入了碗中。

最新要聞

最新要聞

最受歡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