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產品

首页 > 艺文 > 正文

童眼觀世/拯救弱勢社群\梁 戴

時間:2021-02-23 04:25:31來源:大公報

  日本自殺率素來高,政府過去幾年採取很多預防措施去消除這個污名。然而,在疫情衝擊下,二○二○年整體自殺率十一年來首次上升,男性略有下降,但女性卻大增近百分之十五。

  「當社會發生壞事,首先被拋棄的往往是最弱小的人。」因為疫情陷入經濟困境,自殺獲救的小林惠子接受訪問時這樣慨嘆。

  為什麼日本女性會成為弱小的一群呢?著名自殺問題專家上田美智子解釋,受疫情衝擊最大的行業是由女性員工組成的行業,比如旅遊和零售業以及食品行業。近年,日本獨居的單身女性大量增加,也令她們從事所謂不穩定工作的可能性也大大增加。

  時至今日,日本依然是一個男性主導的社會,疫情下許多男性失去工作,只能留在家中,造成女性遭受父親、丈夫家暴、性騷擾的機會增加。

  女性收入少了,受傷害機會多了,付出卻比平時更多。聯合國婦女組織(UN Women)公布新的全球數據顯示,女性負責家務與家庭照護比例大幅增加。試想想當孩子、病人、老人從學校或者照顧機構送回家裏,擔起照護責任的往往是女性。當她們身心承受能力超過負荷時,部分女性會一時想不開。

  不想女性自殺成為風潮,許多過來人、有心人發動拯救行動。四十多歲的立花淳創辦名為「邦德計劃」(Bond Project)的預防自殺慈善機構。近幾月她和員工收到很多令人心碎的來電。「她們說:『太痛苦了,我很孤獨,我想消失。』」

  日本大學生大空幸星獲非營利組織贊助,自發設立二十四小時的諮詢熱線,幫助受情緒困擾的民眾。他平均每天會接到兩百多通電話,絕大多數都是女性。

  前記者清水康之,現時經營一家致力於解決日本自殺問題的非營利組織(NPO),還聘用了很多曾經輕生者。

  其實,日本只是一個縮影,全世界女性都在默默承受工作、家庭突然增加的重擔。惟願疫情快點結束,也希望多些有心人站出來開解她們。

最新要聞

最新要聞

最受歡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