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產品

首页 > 艺文 > 正文

人與歲月/女性與寫作\凡 心

時間:2020-10-23 04:24:17來源:大公報

  諾貝爾文學獎自一九○一年設立,因戰爭、政治、性醜聞等原因停頒數年,迄今有一百一十七名作家獲獎,算上新出爐的得主美國女詩人格呂克,得該獎項的女性共有十六位。

  新聞界、政經評論界、教育界都有不少以文字寫作為職業的女性,但時髦的「女性寫作」命題不包括她們,其研究的通常是在文學界的女性寫作者及其作品。隨着二戰後西方女權主義運動的高潮迭起,女性寫作也隨之日益蓬勃,在文學上成就斐然。得諾貝爾文學獎的女作家固然值得尊敬,但未得獎的寫得未必不如她們。英國才女弗吉尼亞.伍爾芙,因作品《一個人的房間》,被公認是女權主義的鼻祖;她的小說《到燈塔去》又被認為是「意識流」的代表作,但她就是無緣問津文學諾獎。反觀得獎的女作家,有的在思想和文學成就上都不如伍爾芙影響深遠。

  女性生而對某些領域有着天然的優長,比如文字、語言、心理和藝術。所以女性作家有着天生的優勢,她們對人性、人的命運、人的情感具備細膩的洞察力和感受力,加之長期受男性至上社會的偏見,一旦掌握了思辨能力與文字表現力,她們會對家庭、婚姻、愛情一類題材有獨特的見解和表現角度,也容易在同類作品中脫穎而出。這個特點在中國女作家身上體現得特別普遍。許多女作家的成名作都是寫該類題材的。近年來因腦癱致令行走不便的內地女詩人余秀華,所寫的愛情詩就甚有特點,其成名作《穿過大半個中國去睡你》,大膽、粗放而野性,可謂進一步印證了上述說法。

  今天的女性寫作已不滿足於局限對家庭、婚姻、愛情的關注。女性受教育程度的提高,令得文學諾獎的女作家,寫作具更寬廣的社會視野和深度,敘事也更為恢宏和具有史詩性。

逢周三、五見報

最新要聞

最新要聞

最受歡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