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產品

首页 > 艺文 > 正文

象 訴\兩個自己(續)\馮俊彥

時間:2020-06-05 04:24:28來源:大公報

  終於在鏡前重遇了「自己」,把他從鏡中抽出來是唯一還我清白的方法,我將手伸入鏡內,一手捉緊他的衣領,正要用力把他抽出來時,他往後一退,我整個人跌入鏡裏,跌跌撞撞的我心想必然撞個頭破血流,但鏡內是另一個世界,我由主體變成客體,有點像靈魂出竅的狀態,我看見了那個跌撞的自己,也看到鏡內的那個自己,而這個客體的我抽離地看着我和我撞在一起。

  鏡內的世界沒有半點聲音,但一切我又聽得清清楚楚,彷彿我能預知一切,但又無力改變任何一點。那個鏡外的自己很多牢騷,喋喋不休,而鏡內的那個自己卻像有口難言,彷彿欲言又止。我聽不見鏡外自己的任何一個字,但我知道他要說什麼,因為那個就是我,但鏡內的自己也是我嗎?為何我完全不懂他的想法。

  憑理性的想法去理解另一個自己確實有點天方夜譚,另一個自己並沒有時間性,他是我們的過去,也是我們的將來,他對內在的情意結並不抗拒,甚至乎擁抱着它們,靈活地體驗着與各種情意結的關聯。例如在夢中會看見親人死去,自己卻無動於衷,這展現的並非無情,而是另一個自己對象徵性的死亡有另一番的理解。

  因此那個自己並不以道德價值去衡量夢中所發生的事情,而是體驗着符號性的意義,例如重生或突破,夢中並沒有物理上的定律,一切都能夠死而復生。現實世界中條件限制很多,我們會以那個社會性的自己去決定情緒反應,就如我和一個不愛的女孩分了手,但我應該表現傷心的反應去滿足社會對我的期望。

  我放棄去理解鏡中的自己,試着走近他,站在他的背後看出去,發現一切都是原型的影像,那股瘋狂卻又真實的感受使我動容,但這一切都必需留在鏡內發生,但要被鏡外的那個自己所理解,當鏡外的自己看到了這個內在的自己,或許他的牢騷就能停下來了。

最新要聞

最新要聞

最受歡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