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產品

首页 > 艺文 > 正文

閒性閒情/目光如炬擒鼠輩/李英豪

時間:2020-03-27 04:24:13來源:大公報

  古代有一則鮮為人知的傳說故事。據雲,廣茂的林區西部住了崇拜豺狼的狼族,素來四處掠奪,欺凌霸道。附近的弱小部落無不畏懼而臣服,吞聲忍氣。獨在林東的鴞族,有一班智者謀士合力治理,崇尚和平共存、互相融洽相助,提倡務農護林,建設倉庫,積穀防饑,故日漸強盛。狼族見獵心起,要重施故伎,又想侵略攫取;但鴞族已日漸壯大,上下一心,使對方屢次不得逞。由於狼族地區骯髒,管理不善,到處野鼠橫生;其瘋狂的首領心生一計,下令活捉大量野鼠,夤夜偷偷地在鴞族的農田和各大糧倉附近放生,意圖利用鼠輩到處破壞、搗亂和咬齧,務使鴞族糧食不足時,乘機一舉殲滅吞併。怎知因為狼族日常胡亂伐木、燒林狩獵,以致鳥獸無棲息之所,幸存者早已紛紛逃到林東居住求生。不少鴟鴞也不例外,深怕在西部被射殺作「野味」。自此,鴟鴞皆集中林東,一旦見附近突然偌多野鼠流竄或聚集,立即憑超凡的夜視能力和特別靈敏的聽覺,本能地一一把鼠輩捕食,解除了鴞族的危機。鴞族素來對林木和大自然鳥獸的保育與尊重,可說得到回報。未幾,狼族因連年饑荒,又不事生產,消耗淨盡;民怨沸騰,最後殺掉首領,不少族人卻紛紛投靠鴞族。鴞族除了能夠安定維穩,堅強不屈,奮抗到底外,還要感謝他們的好朋友──鴞。所謂「種善因,得善果」。這個故事聽起來似屬寓言,反睽諸現代,同樣發人深省,啟示良多。

  中國歷史上,殷商可以說是最重視鴞的時期,青銅器以至石刻藝術,皆盛行鴟鴞的題材。像附圖,是殷商晚期大理石雕鴞像,河南安陽一○○一大墓出土;造型碩健雄偉,有貓頭鷹的臉、鳥身、獸足,軀體和翅膀刻鳥羽、饕餮和長龍的紋飾,與當時青銅藝術的線雕紋飾類似,使人感到是人、鴞和獸合體的勇猛堅強守護者。蓋鴞類夜間活動,予人安謐而神秘的感覺,目光威嚴銳利,飛行來去無聲,使鼠輩夜間出動也無所遁形。殷商時期已非如原始人般以狩獵為生,而主要是農業社會,民生倚重黍、稷、稻、粱等生產,故保護糧食十分重要。據近代上海一些鳥類專家觀察和統計,每一頭鴞年中能捕殺六千多隻鼠類,即使飽食後也同樣殺無赦,為人類保存一噸糧食;而且少了鼠輩,社會也少了傳染的疫病。

最新要聞

最新要聞

最受歡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