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產品

首页 > 艺文 > 正文

普通讀者/兒 戲/米 哈

時間:2019-07-19 03:24:33來源:大公報

  愛爾蘭傳奇作家王爾德,寫了一部經典劇作,名為《The Importance of Being Earnest》,中文譯名《不可兒戲》與原名出入很大,乃是譯者余光中權衡王爾德語言遊戲之下的翻譯選擇。「Earnest」一詞,在劇中一語雙關,既解作「真誠」,又是劇中主角的名字。在此,余光中選擇了意譯,以劇作的主題為本,命名此劇為《不可兒戲》。

  此劇,有多兒戲呢?簡單來說,故事涉及兩男兩女,男一與男二是稱兄道弟的好朋友,男二是女一的表哥,男一是女二的監護人,而男一愛上了女一,即男二的表妹,男二愛上了女二,即男一的監護對象。這樣的關係圖夠複雜了嗎?未算!

  因為各自的原因,男一與男二都錯有錯着以「Earnest」為名字的假身份,與兩個女主角交往,以至後來兩個女主角以為愛上了同一個負心男。故事尾聲,水落石出,但又峰迴路轉,原來,稱兄道弟的男一與男二,是失散多年的兄弟,是真兄弟,而結局,當然是有情人終成眷屬的大團圓。

  驟眼看來,這是一場鬧劇,充滿荒謬與笑話,但就如王爾德本人所說「人應該永遠保持一點荒謬」,為什麼呢?因為只有當我們保持一點荒謬,才有能力認認真真而充滿活力地看待世界的荒謬。在《不可兒戲》裏,幽默與鬧劇不斷,卻是苦中作樂,控訴着維多利亞時期貴族的虛偽與封建、人性的貪婪,以及人與人之間的失信。

  在《不可兒戲》裏,有一句勵志的經典台詞:「我們眼裏的苦澀艱難,通常是經過偽裝的祝福。」但,真的嗎?以荒謬面對殘酷世界的原則,真的能持之以恆嗎?苦難,真的能成為我們的祝福嗎?我想,可以的,若然我們真的能跨過了苦難。

  一生苦難的王爾德,到了晚年,兒戲不再,胡鬧不再,而在監獄與文字裏,以及文字的監獄裏,思考苦難與痛楚,在晚年的《深淵書簡》裏,他寫下:「疼痛不若歡愉,它不戴面具」。晚年的王爾德,無法迴避苦與痛的真實,現實的殘酷,有時就是容不下兒戲。

  m.facebook.com/mihaandlouis

最新要聞

最新要聞

最受歡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