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產品

首页 > 艺文 > 正文

寫自己/米 哈

時間:2019-01-14 03:18:20來源:大公報

  作家要寫自己的故事,有很多的方法。他可以寫自傳,也可以創作小說,在真真假假之間寫成所謂「私小說」或各種的自我書寫。「你的小說是寫自己的故事嗎?」面對這樣的問題,有些作者直認不諱,有些作者模棱兩可。

  甚有爭議性的日本小說家森鷗外,於一八九○年發表了他的處女作《舞姬》,故事講述因公務而留學德國的主角太田豐太郎,人在異鄉而慢慢懷疑自己一帆風順的前路,質疑自己「涉足官場,上司讚我能幹,我便更加謹慎從事,從未意識到自己竟成為一個撥一撥動一動的機器人」。

  在這自我迷失期,主角在教堂門前遇上了一名外國少女,「嗚嗚咽咽地抽泣。她看上去約莫十六七歲,頭巾下面露出金黃色的秀髮」。原來,少女的父親剛去世,她卻缺錢安排父親的身後事。她求救於父親的僱主,卻遭到輕薄。那時,主角「袋裏只有二三個馬克,這點錢當然無濟於事,便摘下懷表放到桌上,說:『先用這個救一下急吧!』」

  少女是一名舞姬,主角不理會流言蜚語開始與少女交往,終於因此遭到免職。在遠方好友相澤謙吉的引薦下,主角勉強留在德國當上記者的工作,並且與少女「窮愁潦倒之中度過了些愉快時日」,而她也懷孕了。

  此時,主角好友相澤謙吉來到德國,力求帶主角回國恢復聲譽,繼續仕途。在數次安排以後,主角終於得到天方大臣的邀請回國復職,而主角聽罷回答:「悉聽閣下吩咐」。

  森鷗外以百分之九十的篇幅講述以上的故事,並以兩三段的文字講述少女得悉主角要回國後,突然患上妄想症,而主角留下了一筆贍養費便就此回國,並寫下結語:「世上難得有像相澤謙吉這樣的良朋益友。可是,我心裏對他至今仍留着一點恨恨之意」。

  據說,《舞姬》是森鷗外的真人真事,而那少女曾遠赴日本找他,卻遭他拒之門外。若此事屬實,我不禁想:世上難得有像森鷗外這樣不知廉恥、推搪卸責的作者,讀了他的小說,我心裏對他至今仍留着一點噁心之意。

最新要聞

最新要聞

最受歡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