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產品

首页 > 艺文 > 正文

人與事/抗日女兵──紀念我的二姑母\言 青

時間:2020-11-23 04:24:01來源:大公報

  曾經聽母親說,一九三七年,我兩歲的時候,母親帶我去河北老家探望祖母,七月七日日本侵略軍發動盧溝橋事變,抗日戰爭全面爆發。敵機天天來轟炸,祖母催母親帶我趕快返京。此時,我的二姑母也正在老家,她決定參加八路軍,母親也想跟她一起去,但又放不下我這個兩歲的嬰兒,祖母年老體弱,無法帶我,母親只好將祖母安排好,帶我回北京,二姑母隻身一人投奔了八路軍。

  後來聽二姑母說,在戰場上,女兵一般都是作衞生員,但她一開始就參加了真刀真槍的訓練,不久就上了前線。她們這些女兵和男戰士一樣,不怕傷,不怕死,誓要拚殺,她已經幾次受傷,都沒有下火線。

  在一次夜行軍中,為了保護女兵,讓她們在牆頭上行走,以避開敵人的視線,減少傷亡;男戰士順牆根行走。行軍途中,帶着傷的二姑母,腳下一滑,從牆頭上掉下來,恰巧被一位男戰士接住,兩人跌倒在地。男戰士一看,是一個受傷的女兵,趕緊背起,往戰地醫院跑,安置好二姑母,他趕回部隊,正好在醫院附近紮了營。他不放心這位女兵,每天都去看望她。這位男戰士後來成了我的二姑父。

  抗日戰爭結束後,他們二人結為連理,被安排在北京工作。那時父母帶我住在北京南城一個比較偏僻的地區,二姑母和二姑父就住在我家。他們脫去一身戎裝,成為一對時尚男女。二姑母高高的個子,留一頭短髮,俊俏的臉上戴一副銀絲眼鏡,說話慢條斯理,讓人感到溫和親切,常給我們講抗敵的故事。二姑父也是高高的個子,長得很帥。他們每天去輔仁大學上課,那時我正上小學,每天早晨二姑母騎自行車把我帶到路口,我往南去小學,她向北去大學。

  二姑母和我父母感情非常好,他們每天下班回家,母親都給他們做可口的飯菜,二姑父對我們小孩子和藹可親,常給我們帶回好吃的。二姑母對父親非常信任,記得她每隔十天半月就讓父親帶着我去給一家人送信,父親什麼都不問,每次把信送到後,就帶我到附近的小店給我買些糖果。後來問二姑母,才知這是她工作的一部分,我還充當了掩護。

  北京解放後,二姑母被安排在公安部門工作,二姑父去一所大學任校長。二姑母槍法特好,一段時間她參加了首都周邊的剿匪工作,做出了優異的成績。二○○五年抗戰勝利六十周年時,二姑母和二姑父雙雙獲得國家頒發的抗戰勝利紀念章。

  二姑母退休後,我們常去她家看望她和二姑父,每次二姑母都親自下廚房,給我們做家鄉菜酸菜白肉燉粉條,就着大饅頭,讓我們吃個夠。二○○六年夏,我們要去多倫多女兒家探親,二姑母正在住院。臨行前,我們去醫院看望她,她說只是調理一下身體,沒什麼大礙,看她精神不錯,我們也就放心了。

  萬萬沒有想到,這竟是我和二姑母的最後一面,在我們到達多倫多一個多月之後,接到二姑母去世的消息,讓我悲痛不已。一位抗日女兵,一位為革命奮鬥了一生的女戰士離我們而去,她給我們留下為國為民英勇鬥爭、不怕犧牲的革命精神,中國的青年要把這種精神一代一代傳承下去。謹以此篇紀念我的二姑母。

最新要聞

最新要聞

最受歡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