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產品

首页 > 艺文 > 正文

人生在線\青皮核桃裏的鄉愁\李仙雲

時間:2019-10-17 04:24:03來源:大公報

  秋風秋雨話秋愁,外面狂風呼嘯,暴雨如注,只聽得「咔嚓」一聲,窗外路邊的一棵香樟樹竟被颶風攔腰吹斷,那斷裂的殘枝,似在雨中哀怨悲悽地訴說它生命曾經的繁茂。眼前的一幕,也讓回憶慢湧,每到斑斕收穫的深秋,在家鄉關中平原,正是綠皮核桃掛滿枝頭之時,那纏繞味蕾的淡淡清香,穿透沉沉的歲月,猶如打開我記憶寶匣的密鑰,它瞬間就讓一段久遠的往事開始清晰如昨。

  我生於萬物復甦的春天,母親說,我出生時,家鄉的庭院冒出了兩棵蘋果樹苗,爺爺從別家院落也移來兩棵核桃樹栽種在一起。從我記事起,每到春天,我就拿個蒲團和小夥伴坐在核桃樹下看「娃娃書」(連環畫),看得無趣了,我們就玩「過家家」,每次玩得正「嗨」時,一陣春風拂過,核桃樹上開的毛茸茸的花絮,就像俏皮搗蛋的頑童在枝頭盪着鞦韆,肆意搖擺,煞是惹人喜愛。而花落掛果之時,還不識數的我們就那樣顛三倒四的數着,饞着,中間有人冒出一句「核桃真好吃」,我們都開始揚起臉垂涎欲滴地望着那在枝頭若隱若現的小青果。

  一到深秋,成熟的核桃總會在清晨帶給我一陣驚喜,有的已迫不及待像蟬兒脫殼般掙脫了綠皮束縛,從樹上滾落下來,我如獲至寶撿拾後迫不及待地敲開,白白的果肉讓舌尖溢滿了清香脆甜,那般的爽口美味。最令人開心的場景就是「打核桃」,每次哥哥拿着長長的竹竿,靈巧地在樹杈間敲來打去,那些像乒乓球一樣圓溜溜的「小綠球」就「噼裏啪啦」滿地滾落,我和姐姐在樹下滿地奔跑四處撿拾,有時核桃砸落到頭上,歡笑聲夾着尖叫聲,驚得老母雞嘎嘎叫,抖動的花翅膀總會落下幾根色彩艷麗的羽毛。

  吃核桃更是件有趣的事,那些綠皮像用膠水黏在果核上,任我們如何敲打輾砸,就是牢牢黏合在一起,我們常常「五爪龍」並用,把綠皮在石頭和磚塊上連皮帶水地磨,核桃汁液比染料還厲害,經常把我們白白嫩嫩的小手染成褐綠色,吃得連嘴唇和牙齒都成了青綠色,沒個把月,那顏色根本無法退卻。而砸開核桃外殼,那白嫩如玉脂的白瓤果肉,就像舌尖上開出的花蕾,它滋養了味蕾也香甜了我們對漫漶流年的記憶。

  記得有次和媽媽在核桃樹下乘涼,我偶然問到,為啥村裏人都喜歡在庭院裏栽核桃樹啊?媽媽說,核是「和、合」二字的諧音,原來,核桃樹竟像「願景樹」,它寓意着日子和美、鄉鄰之家和睦謙讓,竟是以樹寄情,寄託着鄉親們對美好生活的憧憬和嚮往。

最新要聞

最新要聞

最受歡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