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產品

首页 > 艺文 > 正文

故宮建築\豹房「八虎」\祝 勇

時間:2019-10-10 04:23:58來源:大公報

  這座內閣辦公的小院目前尚未開放,但它緊依紫禁城的東南城牆,站在城牆上,從午門向東華門走,剛好可以俯視整個院落。院落裏綠草如茵,古木森然。我曾看見幾株柿子樹,在秋天日漸凋零的樹叢中格外顯眼,似乎期許着內閣的一切事務皆能「事事(柿柿)如意」。

  明清兩代的許多內閣輔臣,一生中最輝煌的時期,都是在這裏度過的。工作條件固然艱苦,但偶有閒暇,閣臣們也會飲茶作詩、對弈閒談,把肅穆的大堂變作怡情養性之所。明宣宗朱瞻基曾經偶然造訪這裏,正逢輔臣們正在下棋,便問:「怎麼聽不到落子的聲音?」臣答:「棋子是用紙做的。」宣宗笑道:「怎麼這麼簡陋啊?」第二天賜給內閣大臣們一副象牙棋。據說宣宗曾在大堂的中間位置坐過,七十多年後,到了弘治年間,他坐過的位置,大臣們仍不敢坐。

  弘治時代轉眼就過去了,朱祐樘駕崩時,給兒子朱厚照留下的遺產是三個人,他們是劉健、謝遷、李東陽。

  這也是弘治皇帝一生積累的最重要的政治資產。

  時人語之:「李公謀,劉公斷,謝公尤侃侃。」

  可惜新繼位的明武宗正德對這份遺產不大感冒,倒對他豹房「八虎」情有獨鍾,須臾不願意離開。

  豹房「八虎」其實是一個由宦官組成的政治集團。說到宦官,人們通常沒有好感。他們遭受閹割,不長胡鬚,嗓音尖利,不男不女。宦官制度是帝制的伴生物,有皇帝,就必定會有宦官,否則,宮殿內的一切事務都無法運作。因此,在帝制時代,宦官只是一種職業,是宮殿的附屬物。歷史上也有好的宦官,之前提到的張敏、懷恩就是如此。但後人記住的,更多的是那些不好的宦官,他們兩面三刀,兇狠狡猾,陷害忠良,威福凌人,人類幾乎所有的惡都集中在他們身上,宦官,幾乎背負了宮廷制度的一切罪惡。

  但這所有的罪惡,首犯應當是皇帝,因為只有皇帝寵信,宦官才能橫行一時。宦官需要皇帝,皇帝更需要宦官,因為皇帝自降生的一剎,他們就與宦官打交道了。宦官侍奉他們吃,侍奉他們睡,他們成長的全過程都有宦官陪伴,而內閣裏的那些文官,皇子到了上學的時候才能接觸,因此,與文官比起來,宦官自然更加親近。對宦官的聲音、舉止、動作乃至氣息,他們都是熟悉的,更不用說宦官行事乖巧,會逗皇帝玩兒,不像那些文官閣員們書生氣十足,一天到晚給皇帝提意見,一如這正德朝的大學士劉健、謝遷、李東陽,正德登基不久就上疏批評他「奢靡玩戲,濫賞妄費,非所以崇儉德;彈時釣獵,殺生害物,非所以養仁心;鷹犬狐兔,田野之畜,不可育於朝廷;弓矢甲冑,戰鬥不祥之象,不可施於宮禁」,彷彿他們天生就與皇帝過不去,唯有宦官,意味着絕對的服從與忠誠。

  前面已經說過,自從朱元璋廢了丞相制度,朝廷的政務就把皇帝的日子湮沒了。皇帝忙不過來,就要找人代替,他所找的人,一定是自己最信任的人。皇帝信任誰呢?自己的爹、自己的媽、自己的親生兄弟,皇帝都是不信任的,不僅不相信,有的甚至是競爭對手,因此弒父殺母、屠兄害弟的戲份,在皇家的歷史上都一齣一齣地演過了。皇帝最信任的人,只有宦官。因此,儘管朱元璋早就立下規矩,命人在宮門口立下一塊鐵牌,上書:「內臣(指宦官)不得干預政事,犯者斬」,仍阻不住宦官地位的一再提升。明成祖設東廠,成化皇帝設西廠,大權都落到宦官手裏,不知不覺間,宦官開始染指帝國的政治、軍事、外交、司法等各個領域,以至於許多朝臣(如焦芳),見劉瑾都自稱「門下」。許多官員一見到錦衣衛的飛魚服、綉春刀,就會產生生理反應,渾身發麻,滿頭冒汗。《明史》上說:「緹騎四出,海內不安。」

(「內閣長夜」之三,標題為編者所加)

最新要聞

最新要聞

最受歡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