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產品

首页 > 艺文 > 正文

東西走廊\歷史的意義\林中洋

時間:2019-06-16 08:35:37來源:大公報

  近日,漢堡電台又報道了發現二戰時期炸彈的消息,周圍的民眾必須撤離好幾個小時,直到炸彈被拆解為止才能返回住所。這樣的事在德國並不鮮見,只是前兩個月間在漢堡就接連發生了三、四起,令人多少有些不安。

  二戰期間,盟軍在德國投下上百萬枚的炸彈,其中有不少沒有引爆,作為啞彈沉睡在地下的某個角落,直到在打地基或是修管道的時候被發現。漢堡當初被轟炸得很嚴重,所以地下的啞彈也是不計其數,如今戰爭已經結束了七十多年,仍然層出不窮。有人估計,要想徹底清除全德各地的啞彈,至少需要好幾百年的時間。

  晚飯間,我們在飯桌上提及此事,我還笑說別某日在咱家花園裏挖出一枚炸彈來,這時兒子的表情忽然變得很嚴肅,說起了他與他班主任的一次談話。他的班主任已經六十多歲,馬上就要退休了,她是兒子的法語老師,風趣幽默,精力充沛,好像不久前還打電話來告狀,說兒子總是不背單詞。現在,她和兒子顯然成了「好哥們」,兒子喜歡與人討論時事、歷史和環境等方面的話題,而他的班主任也樂意與他談論這些,他們慢慢變得無話不談。

  有一次,兒子的班主任談起了她父親在二戰中的經歷。她說,她父親參戰時還非常年輕,和當年的很多青年人一樣,他是帶着報效祖國的一腔熱血上戰場的,在一次戰役中,他被一枚炮彈炸飛了半個臉,左眼也一起炸飛了,他的團隊有大約一百人,最後只有他和他最好的戰友幸存了下來,那還是因為他們得以藏在水下的緣故。這些經歷對於她父親來說還不是最可怕的夢魘,最讓他感到震驚和痛苦的是當他在戰後逐漸了解到戰爭真相之後,他起初不願意相信,他浴血奮戰並差點兒為此奉獻了自己生命的竟然是一場罪行。他的晚年在懺悔中度過,失去一隻眼睛的痛苦遠遠不及他內心的傷痛與悲涼。這是整整一代人的傷痛,現在那一代人大部分都已不在人世,但傷疤依然清晰可見。

  我知道,班主任能對兒子講這麼多,是真的把他當朋友了。對於自己的前輩在戰爭中的往事,是很多人避免提及的話題,包括我們自己家裏,我的公公婆婆從來沒有跟我們講過他們的父母在戰爭中的經歷與遭遇。

  兒子講完之後,顯得有些若有所思,我於是說:「這確實是一段痛苦的歷史,但是它終是已經過去了,人們不要忘記就好,這些啞彈也算是一個提醒吧。」這時兒子說話了,不是鸚鵡學舌,而是發自內心地說道:「不忘記是最起碼的。歷史的意義在於讓人們從過去的經歷中得出教訓,避免再犯同樣的錯誤。」我看着兒子純淨的眼睛,心裏升騰起希望來,重整河山待後生,未來在他們的手中應該會變得更好吧。

最新要聞

最新要聞

最受歡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