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產品

首页 > 艺文 > 正文

阮籍與《酒狂》/吳念茲

時間:2018-11-16 03:17:05來源:大公報

  初聽古琴曲,《酒狂》給我留下了較深印象。其實,不論對練習還是欣賞,《酒狂》都是一首入門級的曲子,不僅旋律容易把握,且從節奏、主題及至情緒,都不會拒人於千里之外。它更像是一篇短小精悍的文章、一首詩。現今有不少古琴曲,都源自朱元璋第十七子、寧王朱權所著《神奇秘譜》,《酒狂》也不例外。這個寧王被朱棣脅迫參與謀反,後者過河拆橋,於是朱權晚年頗不得志,多與文人往來,攻琴茶之事。據《神奇秘譜》記載,此曲係「阮籍所作也。籍嘆道之不行,與時不合,故忘世慮於形骸之外,託興於酗酒,以樂終身之志。其趣也若是,豈真嗜於酒耶?有道存焉,妙在於其中,故不為俗子道,達者得之。」也就是說,此曲深有寄託,有真實的情感和思想流露,而非飲酒入了佳境的放逸之作。

  《世說新語》是南朝宋的一部小說,記載了不少文人高士的奇聞,當中第二十三個類目「任誕」下就收錄了幾則阮籍的故事。「任誕」即不遵禮法,我行我素,其中固然有無節制地享樂甚至有悖於道德的一面,卻也包含了格調高、真性情的名士風流。阮籍是竹林七賢之一,他們常常相聚在竹林,推杯換盞、高談闊論,故有此名。阮籍好酒更是出了名的,母喪期間,他沒有遵循古代禮法制度做到不飲酒、停止娛樂等等,反而參加宴會、大口渴酒吃肉。若遭人責備,他更是為自己辯白:「禮豈為我輩設也?」當然,他並不是沒有孝心,母親下葬時他傷心欲絕以至嘔血。此外也有不少士人為他開脫,將其視為超凡脫俗之人,阮籍離不開酒亦由此可見一斑了。除此以外,酒對阮籍而言別有用途。他有濟世之心,卻身逢亂世、不遇明主,據說因拒將女兒嫁給司馬氏,醉酒六十幾日使司馬昭毫無開口提親的機會。

  今天我們還可以讀到阮籍留下的八十二首詠懷詩,第一首就寫到他撫琴的狀況:「夜中不能寐,起坐彈鳴琴。薄帷鑒明月,清風吹我襟。孤鴻號外野,翔鳥鳴北林。徘徊將何見?憂思獨傷心。」即是說難以成眠、借撫琴以抒懷。最值得注意的是:「薄帷鑒明月,清風吹我襟」,可說是實寫,也可說象徵其高潔,不過我以為,此二句不是物象而是心象,見其心懷坦蕩、光明磊落,故而瀟灑自如沒有拘束。「薄帷鑒明月,清風吹我襟」也是我欣賞《酒狂》的原因,有人愛它自在生動,有人愛它弦外之志而不輕浮,我更愛它心下雖有哀傷,但其音直來直去、乾淨利落,其曲浩氣四塞、慷慨激昂,盡顯君子坦蕩蕩之風貌。

  詩與歌不分家,明代琴譜《重修真傳琴譜》、《新傳理性元雅》都記有《酒狂》的唱詞,前者將全曲分作六個主題段,後者則分為七段,或感嘆世事無常,或寄託文人不得志的寂寞。不過,聆聽此曲時我並未將歌詞帶入;若就整體精神、意趣,甚至樂曲的結構來看,詠懷詩第七十九首可謂具異曲同工之妙,象徵着高士的「奇鳥」悠遊於山間,「清朝飲醴泉,日夕棲山岡。高鳴徹九州,延頸望八荒」,真是意氣風發!後三句筆鋒一轉,「適逢商風起,羽翼自摧藏。一去崑崙西,何時復還翔。但恨處非位,愴悢使心傷」,所寫不就是人與世的隔閡,比起不可避免的哀傷,他不願同流合污的高潔更教人激賞不已。

最新要聞

最新要聞

最受歡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