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產品

首页 > 简体站 > 正文

「鬼才」伍宇烈:輕裝上陣

時間:2020-07-12 04:23:20來源:大公報

  圖:《香.夭》(2018年)曾獲香港舞蹈年獎

  疫情雖有反覆,但不少藝術表演者滿懷渴望,等待着那熟悉的舞台場鈴聲響起。因疫情唯有家中起舞的香港編舞家伍宇烈(Yuri,圓圖),已悄然重出江湖:城市當代舞蹈團(CCDC)宣布他為第四任藝術總監(接替去年底辭任的曹誠淵),近期起參與舞團未來方向策劃,並將於2021年履新。被業界許多人稱為「鬼馬」、「鬼才」的他,如何迎接新身份,又如何帶領舞團面對未來挑戰?且聽他道來。\大公報記者 李亞清

  甫上任就有「麻煩事」:舞團現址因面臨大型搬遷,會開倉送出逾千件道具及服裝給中小藝團挑選,同時期望各方以現場捐款等形式捐助舞團。倉庫內原本積攢了自創團之日起保留下的大大小小的舞台道具及服裝,梳理工作實不簡單,那日記者抵達時,正趕上伍宇烈在查看倉庫道具。不一會兒,他手上拿着一大一小兩隻塑膠玫瑰花走來:「看我發現的好東西,足足兩箱1990年代產的塑膠花!我已想像到滿地鋪滿玫瑰的場景。那邊還有傳真機……這些物件都記錄下了時代。」

  有融合 有自我

  果然是個感性的人。伍宇烈,香港土生土長,6歲起隨王仁曼學習古典芭蕾舞,後赴加拿大和英國,19歲加入加拿大國家芭蕾舞團,29歲回港發展至今,其編舞作品及藝術成就屢獲業界認可,比如2008年憑與香港小交響樂團合作《士兵的故事》獲香港舞蹈年獎、2013年獲香港藝發局「年度最佳藝術家獎(舞蹈)」等。不過,入行30多年習慣了自由工作者的身份,56歲搖身一變任職CCDC藝術總監,這個轉變對他來說意味着什麼?

  「我的重心依然是編舞,只是定會比以前忙,擔心時間不夠用。」他淡然回應。在他的理解中,做藝術總監最首要考慮的是怎麼帶領舞團與人合作,以及幫助舞蹈員訓練他們的專業水平,再者是怎麼將抽象的舞蹈藝術分享給大眾,比如做一場劇目,小到取標題、做海報,大到市場推廣等,這些都是他所要面對的課題。他輕裝上陣,卻頗為注重劇目創作本身:「我希望與團員一同創作,用舞蹈語言探索什麼是能夠代表香港的當代舞?舞中有撞擊、有融合、有自我、有群體,我們透過身體尋找答案。」

  說起伍宇烈與CCDC的緣分,要從1993年首部合作作品、以搓麻將為題材的《單吊.西.遊記》開始。「那年我剛回香港,大家知我從小芭蕾跳得好,但編舞怎麼樣並不熟悉。Willy(曹誠淵)當即找我合作,對我好信任。」除了編舞,他還在那部劇目中為自己爭取到了做布景及服裝設計的工作。作品上演後獲得好評,給了他不少信心,也帶來與舞團的更多合作,最近的一部《香.夭》更獲「香港舞蹈年獎2019」多個獎項。

  從跳舞到編舞、從古典舞到當代舞,伍宇烈所做的轉變全然聽從內心。因何踏上編舞之路?他說是覺得「不夠滿足」:「以前跳芭蕾,我有時聽到一段音樂,會想:這段舞可有另外的演繹方式。19歲入舞團後很快有機會接觸編舞,直到現在,我仍對身體的可能性充滿好奇。編舞實在是件好玩的事。」

  「不滿足的心」

  本着好玩和不滿足的心,伍宇烈近年積累了與本地諸多界別藝團合作的豐富經驗,不只在舞團,更在流行歌手演唱會、中樂團、話劇團、粵劇演出中顯露編舞才能。他還擔任「一舖清唱」創團聯合藝術總監(另兩位是趙伯承、伍卓賢),探索無伴奏合唱劇場表演形式,「雖然是音樂,我也當舞蹈節目在做,藝術是相通的嘛。」CCDC成立41年以來演出逾200部本地編舞家的舞碼之外,也熱衷與其他媒介藝術家合作,伍宇烈的跨媒介合作經驗與舞團成長不謀而合。

  表演藝術終究離不開觀眾,如何拓展觀眾群也是舞團發展重要一環。對此,伍宇烈認為要走出劇場、走入社區,另外與行外人的討論也很重要,「同一部作品在人人眼中不同,人人對當代舞的認知也不同,郭富城跳的也是當代舞,《天鵝湖》在當今跳也可以說是當代舞。不拘泥形式,而應有態度,這是當代舞的魅力所在。」

部分圖片:城市當代舞蹈團提供

最新要聞

最新要聞

最受歡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