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產品

首页 > 评论 > 正文

公平世界/世界一苗難求 香港身在福中\周德武

時間:2021-04-24 04:24:22來源:大公報

  全球疫情急轉直下,新冠疫苗成為稀缺資源,一苗難求的情況遍及世界各地。包括中國內地也出現疫苗供應缺口,一些國家甚至連一劑疫苗都無法得到。在疫情高發的國家,一些不法之徒趁機用抗皺等藥物冒充新冠疫苗,以牟取暴利。

  反觀香港,雖然市民免費接種疫苗政策實施近兩月,迄今只有70多萬人接種,大量疫苗無人問津,甚至有過期失效之虞。儘管特區政府苦口婆心,但是響應者並不踴躍,有人感嘆香港人身在福中,筆者深以為然。憑心而論,要不是特區政府早下手為強,估計現在要採購到如此大劑量的疫苗簡直比登天還難。香港當地一些媒體不斷散布「疫苗無用論」,稱特區政府不顧人們的死活,「把香港人當成白老鼠」。讓人費解的是,全世界接種疫苗已近10億劑,僅中、美兩國就分別注射超過兩億劑,如此大量人群接種,何來把香港人當試驗品一說?

  如果說2020年美國成為「人間煉獄」的話,那麼今年巴西和印度的噩夢才剛剛開始。巴西總統博索納羅一向不重視防疫,如今落到這個下場也符合病毒入侵的邏輯。印度雖然在疫情初期早早封城,但是在全國感染人數從每天10萬人的高峰下降至8000餘人的時候,印度衞生部長於2021年1月迫不及待地宣布,「印度抗疫取得了成功」。世界貨幣基金組織據此還調高了對2021年印度的經濟增長預測,成為莫大的諷刺。印度政府過於自滿的判斷,導致過早解封;灑紅節、大壺節期間,民眾忘乎所以,數百萬人在沒有任何保護的情況下,跳進恆河沐浴聖水,希望神靈沖掉新冠病毒,結果恆河岸邊不得不臨時搭起了更多的火化台。

  美國、巴西、印度、南非等都是人口大國,基數大,病毒傳播快,很容易產生變異。目前已知的變種病毒基本是在人口大國首先發現的,可見放任新冠病毒傳染,不僅害苦了本國人民,也把世界帶入新的災難。尤其是變種病毒變得越發「聰明」,越來越具備免疫逃逸的特徵,讓疫苗的接種和研發速度可能遠遠追不上病毒變異的速度。

  目前巴西P1、P2變種病毒肆虐,每天染疫死亡者高達3000人以上,醫院重症病房幾乎爆滿。比巴西人口多六倍的印度情況更令人揪心。4月21日有報道稱,印度已發現三重變種病毒。此前發現的雙重變種病毒具有高傳播性和高致病性,而三重變種病毒隨時都有可能突破疫苗保護的屏障。原先印度人對疫苗將信將疑,接種工作推進緩慢,但現在早被搶打一空。與此同時,印度政府緊急下令,替美國和英國代工的疫苗不得出口,讓一些盼望通過國際疫苗分配計劃(Covax)獲得疫苗的國家望眼欲穿。而美國動用《國防生產法》,禁止疫苗原料出口,讓印度更顯尷尬,沒有自己的疫苗知識產權,印只能哀嘆時運不濟了。

  毋庸諱言,疫苗不是萬能藥,即使全部完成新冠疫苗注射的人也難保不被感染。4月20號新西蘭一位邊境工作人員雖然注射了兩劑輝瑞疫苗,還是被查出感染,令剛剛重啟的澳紐旅遊氣泡面臨巨大考驗。阿根廷總統及巴基斯坦總統、總理均在分別注射核酸及滅活疫苗之後被感染,可見接種疫苗並不能保證絕對安全,尤其是人口接種比率較低的情況下,疫苗的屏障作用更是漏洞百出。據統計,美國有近6000人是在接種疫苗後被感染。不過可以肯定的是,接種疫苗後可防止感染後轉為重症,因此,接種疫苗仍是利大於弊的選擇。

  有香港百姓經常抱怨政府沒有給出足夠的誘因去鼓勵大家接種疫苗。說得難聽一點,那是因為香港疫情防控得不錯,如果真像美、巴、印那樣,想必接種的意願會強烈一些,但我想沒有一個香港人願意面對這樣的誘因。就人文情懷和人道關懷而言,接種疫苗既可以保護自己,也客觀上保護家人、朋友和同事,這種奉獻本身就是觸動靈魂的舉動,不知這些香港人還需要什麼誘因去悲天憫人呢?

  香港的抗疫成績比上不足、比下有餘。世界衞生組織早就總結過,早發現、早隔離、早治療是戰勝疫情的良方。現代基因檢測技術讓早發現變得相對容易,但西方社會比較難做到的是早隔離,而這恰恰是古人對付傳染病的傳統智慧。在特效藥研發出來之前,最簡捷的辦法就是通過接種疫苗構築群體免疫屏障。令人遺憾的是,中國的電子追蹤技術被西方妖魔化為「數字威權主義」,這些國家和地區的決策者們在重大危機面前不僅不能與時俱進,反而固守所謂的私隱。試問人的生命都隨時中止,究竟是保護人的生存權重要,還是不着邊際的私隱權更重要?

  美國剛剛牽頭召開了氣候變化峰會,世界主要領導人也給足了拜登的面子。氣候峰會固然重要,但與當前火燒眉毛的疫情相比,世界更需要一場疫情峰會,以盡快擺脫抗疫政治化的束縛,尤其是拋棄疫苗民族主義。在筆者看來,抗疫戰爭能否取得勝利,不取決於木桶的長板,而是世界最短的那塊木板。病毒無國界,抗疫的援手更不應有國界,少一些政治和宗教、迷信,多一些科學、奉獻與良知,世界才有機會走出艱難的2021年,香港也不例外。

最新要聞

最新要聞

最受歡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