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產品

首页 > 财经 > 正文

父子三人重燃古磁州窰爐火/大公報記者 顧大鵬(文、圖)

時間:2020-05-23 04:24:36來源:大公報

  圖:中國工藝美術大師、磁州窰(鹽店)遺址博物館館長劉立中

  「和泥、拉坯的月獎金八元(人民幣,下同),設計人員只有五元。」當年在邯鄲陶瓷藝術七廠擔任美術室主任的劉立中不幹,「廠長說設計人員完成人均產值八成,就與一線拉平。第二年政策又變了,產品賣了才算數。」如今已是中國工藝美術大師的劉立中憶述:「企業正走下坡路,我承包了美術室和陶藝車間,把設計師放出去跑市場,銷售額漲10餘倍。正在興頭兒上,廠長宣布換北京人承包。」1996年,52歲的劉立中陶藝人生迷失了方向。

  劉立中生於1944年,記事時祖業的綢緞莊和陶瓷店,已遭破產清算。1958年,他初中肄業,先進鐵匠舖練打鐵,後到製鏡社學繪畫,紅花綠葉讓他着迷。吃過晚飯就跑到車間,臨摹孫師傅的畫稿。孫師傅是落難邯鄲的延安藝人,精通素描和雕塑,他勸劉立中報考美校。劉立中母親早逝,留有姐弟兩人。繼母生有三個弟弟,兩個妹妹。他報考了美校,怕上不起,又參加了兩家企業的招工考試。沒想到,郵遞員同時送到三封錄取通知書。

  有幸獲「神秘力量」真傳

  劉立中拿不定主意,奶奶說:「上學!看你爸怎麼說?」爸爸給他兩塊錢路費,他到百里外向出嫁的姐姐求助。「姐姐每月給做一雙鞋,出五塊錢。」

  1964年6月,他乘火車來到彭城古鎮學習。邯鄲陶瓷工讀學校坐落在磁州窰遺址上,周圍散落着十幾家陶瓷工廠。劉立中向記者透露:「不遠的一個小村莊,隱藏着一股神秘的力量,一批畫家、詩人、教授在這裏接受勞動改造。」學校剛剛籌辦缺乏師資,學生有幸得到真人指導。

  「中央美術學院雕塑家鄭可的兩件法寶,終身受益。」劉立中說的興起處,兩眼放光,「一件是『狼牙棒』思維,一件是『千手觀音』動手能力。」

  經過20年不懈努力,劉立中破解了古磁州窰陶藝密碼,製作出《科學的春天》、《天文縱橫》兩幅大型陶瓷壁畫,一幅鑲嵌在首都國際機場,一幅鑲嵌在北京地鐵。磁州窰陶瓷藝術釋放出獨特魅力,為企業贏得了商機。

  壞了!壞了!炸窰了!

  今年86歲的中國陶瓷藝術大師劉立中,諸多榮譽加身,越發感覺到個體力量的微弱,他說:「大洪水來臨時,河裏的人都難幸免。」他回憶九十年代中期陶藝七廠那次改制。「北京商人的承包,衝散幾十年培養的技術團隊。接着,工廠又被騙走四個集裝箱色釉花瓶。一次丟了魂,一次落了魄。」新廠長急召他回廠救駕,「大勢已去,誰也無力回天。」

  「四個龍窰、三個饅頭窰,涼了一大半。」企業賒不出煤和陶土,劉立中在南牆根找到六、七十袋耐火土,抬到地下室,組織六、七人製作出第一批粗瓷彩陶,想為奄奄一息窰爐續一把火。

  他護送十餘件一米高的現代陶瓷藝術瓶入窰,兩次點火竟然沒有成功,他有不祥預感。回家不能入睡,耳朵裏聽到,窰爐內陶坯噼噼叭叭爆響。老伴張桂榮說他幻覺症。走近窰爐發現,燒窰工拚命地往下壓火。他不禁叫出聲:「壞了!壞了!炸窰了!」

  領養古窰遺址回家

  劉立中有倆兒子,老大劉鵬潤在天津外企供職,老二劉鵬舉在職中學繪畫。劉鵬潤對記者說:「爸爸重組的七人團體,人手剛好能撐起一個窰口。後來有人北上,有人南下,剩下四個人。」他想回家跟爸爸一起幹,媽媽堅決反對,她最了解其中的艱辛。

  陶藝傳到劉鵬潤是第五代,「我是大兒子,不能讓窰火在我這熄滅。媽媽被打動了,賣掉新房,買回一台燒爐,在兩間平房天花板捅了個窟窿走煙。」劉鵬潤說:「不久,弟弟也回來了。父子仨一起和泥、拉坯,彷彿回到童年時光。」造型哥哥拿手,裝飾弟弟見長。20年後,哥哥晉級中國陶瓷設計藝術大師,弟弟晉級河北省民間工藝美術家。

  劉鵬舉介紹,光緒十二年(1891),祖上劉耀武來這裏經營陶瓷,磁州窰融進幾代人的記憶。「20年前,爸爸用生命擋住了拆遷的勾機,從官方把它領養過來,改造為磁州窰(鹽店)遺址博物館,爸爸任館長,我們每個人都是義務講解員。」

  劉立中父子拒絕市場誘惑,一年只出一款作品。從和泥、拉坯、造型、化妝,全程對研學團隊開放。定製印有「劉鵬潤」、「劉鵬舉」款的主人杯,價格180元至350元。印有劉立中款的作品,價格要貴十倍。

最新要聞

最新要聞

最受歡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