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產品

首页 > 艺文 > 正文

走,我們發呆去/朵 拉

時間:2019-01-06 03:18:00來源:大公報

  也許你聽過,有一個城市叫漳州,有一個湖稱南湖,但是有一個景點名「發呆處」,有一種休閒叫「發呆」,卻是漳州給你的意外驚喜。

  我們騎着單車,從彩虹飄帶天橋下開始,穿過南山橋,朝向南湖騎去。下午的路上人不多,而且我們有時途經小路,但你別問我經過什麼地方,專心一意在踩單車的人,沒有辦法給你答案。漳州我不曉得來過多少次,但這卻是首次單車遊。通常我們用「一流」,是在讚賞,我的單車技術,倘若要以讚賞的口氣來說,就叫「一流的差勁」。可我不擔心,前面後面都是自己人,大家把我放在中間,這表示一團人都是熟悉我的老朋友,對本人的單車水平十分了解。

  春雨就是文章裏形容的那樣纏綿。住在沒有四季的南洋人,之前聽說春雨沒有形狀,沒有聲音,就像濕漉漉的煙霧,輕柔地滋潤着大地。若有似無,若無似有,絲絲縷縷飄灑着,滋潤大地的同時把我們的衣服一併滋潤了,感覺有點濕的時候,它卻又放晴給你看太陽。迎着風騎車的南人明白古詩裏說的「沾衣欲濕杏花雨,吹面不寒楊柳風」那舒適和清爽時,突然看見騎過的馬路旁邊是一大片的水仙花田。

  原來我們竟來到了圓山腳下。

  第一次到漳州,就是為水仙花去的,沒想到人來到水仙花故鄉,卻沒有相遇水仙花的機緣。在熱帶每天見花開,根本不知道花有季節。悵悵然以失望的眼神聽漳州的朋友告訴過我,春節才是水仙花季。這解釋了為什麼我在水墨畫冊裏,總是看見慶春節的圖畫裏,題詞「歲朝清供」,畫面上供着一盆水仙。

  漳州人慶祝春節,不必圖畫,家家戶戶直接就在桌上擺一盆新鮮水仙。一盆水仙花,不只家裏添加秀雅明麗韻味,年節的愉悅氤氳在幽幽的香氣裏。我去時水仙花季已過,花田僅見青碧蔥郁的綠葉子,滿田蒼翠也很美,漳州有詩云:「圓山十八面,面面出王侯。一面不封侯,出了水仙頭。」水中之仙比人中王侯還更叫人神往呀!

  這時的我很努力踩單車,不敢伸出手和水仙花田說你好,因為單手騎車對我是不可能的事。有點惆悵地經過了,但在心裏和水仙花約好,明年春節再來看花。

  今日目的地是南山文化生態園。漳州啟動的「五湖四海」項目,積極努力打造一個「城中有林,城中有花,城中有湖」的濃情綠意城市。以碧湖、西湖、西院湖、九十九灣湖、南湖和荔枝海、香蕉海、水仙花海、四季花海,打算集農業觀光、文化旅遊、休閒養生於一體,將漳州綠化為百花齊放、百樹成蔭的花海經濟帶。

  那麼多繽紛七彩的鮮花迎面而來,對着笑意盎然的花,遊人也笑意盎然。我們停在盛開的又紅又黃的美人蕉花湖邊,等着馬來西亞原創音樂人黃楚原採收湖邊的蟲叫和水流聲,正在湖邊處理衛生工作的人員也靜靜不敢出聲,怕影響了錄音效果。黃楚原準備把南湖文化生態園裏大自然的聲音,收在他最新製作的音樂創作裏,帶到國際舞台去表演,讓漳州走向國際表演廳,讓更多人認識漳州。

  穿過盛放得燦爛奪目的三角梅花海,我踩得特別慢,不是沒有力氣,而是捨不得這麼快經過,那麼紅那麼艷那麼絢那麼亮。三角梅真是特別的花,本來是碎碎的小花,花瓣又比其他花來得薄,單朵在開的時候,形容詞只能用「小裏小氣」,但三角梅的力量卻在於團結,開花時總相約一起綻放,把一片片的花,攜手開成一簇簇,而且是大團大球的一簇簇,形成一種「數大便是美」的壯觀樣貌。尤其是南湖公園把三角梅變成花海,不知是故意或無意,卻縱容或說放大了遊人的歡喜和愉悅。單是經過,看群聚的花,不一樣的顏色,在風中快活地飛舞飄盪,便已經心滿意足。

  來到荔枝花海時,黃楚原又走進荔枝園裏採收各種聲音。我坐在園子外邊的遊人椅子上,聽蟲鳴聽鳥叫,還有風吹荔枝葉的聲音,樹枝和樹幹相碰時打招呼的聲音,荔枝花開的聲音,然後我聽到老蔡叫我的聲音:「走,我們發呆去。」

  後來,同行的國際跨界原創音樂表演製作人陳魚簡說,「我本來就是個發呆高手」。幾乎每天都忙碌於構思如何結合多元媒介,跨越不同領域的創作、巡演和交流的她說,就像手機必須充電一樣,「非得有發呆時間讓浮躁的心沉澱下來,讓人能夠獨立專心地做深度思考。」但她從來沒有想過,世界上真的有一個地方,居然就名叫「發呆處」。來過以後,她的感想是處於城市不斷擴張的時代,生活節奏雖然緩慢的漳州,城市小而生活品質高,是適合發呆之地。

  台階中央一個紅頭髮、紅衣裳,藍色褲子、紅色鞋子、戴紅框眼鏡的大頭發呆雕像正等待我們加入行列。大家就在雕像旁自由坐下,深深呼吸清新空氣,靜靜聞嗅花香,細細聆聽鳥鳴,放鬆緊張心情,悠閒自在暢享生態。

  「來了不想走。」長年受邀到全球許多國家和地區創作及表演的黃楚原說,「當豐富的資訊讓人類思維僵化,我們需要營造一個空間,讓人們想像和創造。」南湖「發呆處」正是一個「可以讓自己放空,暢想未來」的珍貴空間。

  臨走前,也是國際著名特雷門琴手黃楚原決定隔天上午再到發呆處,並帶去他的特雷門琴,為他遇見的第一個「發呆處」留下世界第一件電子樂器特雷門琴的音樂旋律。

  細雨朦朧間,我們騎着單車離開南湖。遠遠看見三棟融合閩南元素「燕尾脊」和現代風格的氣勢恢宏的「品」字建築群。停下單車,我們拍下博物館、藝術館和規劃展示館的照片,還有,和許多女士不敢抬頭看的「裸體大力士」拍了合影。除了湖河花海的美麗景色,漳州還提供讓人思考的空間,讓人更深入去看見文化之美,既創造審美的享受,又提升藝術的境界。這一切,都要慢,不只是慢生活,成果的回饋也比較慢,可是,沒有文化,就無法讓人產生「來了不願走,走了還想再來」的感覺。

  我們在古街區退還共享單車,下一個景點是走進漳州古街。那是我熟悉的台灣路香港路,承載着千年歷史文化的街區,歷經歲月的風霜卻充滿獨特古韻,昔日的輝煌至今仍保留無窮的魅力。走過古街的行遊等於穿越時空的旅行。

  有一種特別慢,特別緩,不必急,無需躁的閒適,在老街也叫壺茶來發會兒呆吧。

  什麼時候想要發呆,漳州隨時歡迎你。

  .朵拉 馬來西亞華人作家、畫家。

最新要聞

最新要聞

最受歡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