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產品

首页 > 艺文 > 正文

知見錄/AI寫科幻\胡一峰

時間:2020-11-18 04:24:15來源:大公報

  AI會的事越來越多了。最近的新聞是它開始創作科幻小說。其實,AI寫作早已出現,比如寫新聞報道、寫詩。理論上說,既然會寫報道和詩,也就會寫其他一切東西。畢竟,寫作對它而言是真正的「碼字」。然而,AI寫科幻小說這個消息還是很吸引人。因為,在相當多的科幻小說中,AI本是不可少的內容。現在它從小說裏跑出來搞創作,似乎是機器人要給自己寫自傳,又像一隻猴子寫了《西遊記》,讓人產生說不出來的詭異感。

  不過,和AI寫其他東西一樣。AI寫科幻小說也是一種對既有科幻寫作經驗的再創造。從報道內容來看,作家與AI合作共同完成「創作」,其實是把AI當作寫作工具,並沒有超越上世紀六十年代人機共存的設想。只不過,這種寫作工具具有資料蒐集和分析的功能。AI寫作時,作家先「自定義」科幻故事的時間、地點和角色,然後由AI自動生成幾段科幻情節。作家經過選擇和取捨,確定寫作的走向。這相當於作家給AI出了一道題,請它完成任務。而為了它能順利寫作,或許還有風格上的考慮,作家會把自己已完成的大量作品都輸入AI,給它「餵料」。因此,AI寫作即便稱為「創作」,也更像集體創作組中的一員。

  《韓非子》裏有個故事。齊王問畫師:什麼東西最難畫?畫師說:犬馬最難。齊王又問:什麼最容易?畫師說:鬼魅最易。齊王問為什麼。畫師解釋:犬馬大家都熟悉,每天能看到,像不像,一眼便知。鬼魅沒人見過,畫起來就容易。

  我想,AI寫作也是一樣,架空的東西,或許它更加擅長。絕大多數科幻文學訴諸未來,雖然未來也不過是現在的投射,但以未來為對象,這畢竟給了科幻文學更多的自由,也給了閱讀者更大的容忍度,為AI提供了便利。不過,優秀的科幻文學總會看得很遠,而它站立的現實土地也必須堅實。這顯然對AI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如果它確實有志於寫作的話。

最新要聞

最新要聞

最受歡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