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產品

首页 > 艺文 > 正文

知見錄/由「鳥導」想到的/胡一峰

時間:2020-08-03 04:24:07來源:大公報

  雙休日一家人去了一趟霧靈山。霧靈山在北京密雲與河北興隆交界,就是酈道元《水經注》中的「伏凌山」,是比較原始的自然保護區,野生動物種類眾多。據說上世紀八十年代有長臂猿出沒,現在當然沒有了,但豹子和金鵰還在。山區旅遊沒怎麼開發,住宿吃食粗陋,走到林深處,手機信號時有時無。不過,遊人之苦乃生靈之幸。雲霧繚繞,怪石兀立,樹蔭蔽日,鳥叫蜂鳴,雖離城不遠,卻有隔世之感。

  這次到霧靈山是參加觀鳥愛好者的組團考察,組織者請資深觀鳥老師隨行,團員呼為「鳥導」。我自幼好宅,對野外活動興趣不高,有女兒之後,在現代教育理念誘導下多了些戶外活動機會。平日出遊,導遊是常見的,但「鳥導」還是第一次遇到。我們的這位「鳥導」是個四十出頭的IT男,業餘觀鳥多年,對霧靈山之鳥種鳥情,如數家珍,一路上帶大家找「鳥點」、看鳥巢,介紹各種城裏不易見到的鳥類,玩得不亦樂乎。

  回家之後,上網一查,原來「觀鳥導遊」近年已職業化。有的山野之地自然生態好,便將觀鳥做成了專門的旅遊項目,為村民謀生致富找出路。除了「鳥導」,還有「獸導」,專事助人觀察林中溪邊之獸類。

  導者,引也。生活中可探究之物很多,大多非自身閱歷可完成,有人引路,自然事半功倍。以前,人們旅遊多重山水人文,倘有當地人帶領,走街串巷,「逛吃逛吃」,收穫更大。當代人閒暇日多,趣味滋長,小眾口味勃發,觀星、觀雲、觀昆蟲、觀鳥獸、觀草木,俯仰天地、體察造化,於陶養性情頗有裨益。互聯網技術的發展,使得知識生產及其對人的意義,以及人獲得知識的方式都發生了變化。知識的社交意義前所未有地表現出來。散播知識以窮天理,紐結社群而塑人倫,可謂網絡新技術對於當下社會之兩種深遠影響。我們在霧靈山結識「鳥導」,便為例證。

最新要聞

最新要聞

最受歡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