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產品

首页 > 艺文 > 正文

知見錄\「倍速」生活\胡一峰

時間:2020-07-01 04:24:36來源:大公報

  倍速看劇,已成現在年輕人的習慣。去年,有媒體做了調查,近七成受訪青年表示平時使用倍速觀看視頻。有人乾脆把自己的生活稱作「倍速生活」。

  很難說是視頻播放平台的倍速設計促成了這種習慣,還是這種設計契合了快節奏的生活,大概像筷子夾菜吧,說不好是哪根筷子先動的念頭,反正菜是夾到嘴裏了。

  我見過最快的倍速是×2,或許也還有更快的。但以我的體驗,x2時,劇中人說話已如鳥叫,舉止也沒了人形,不看字幕完全不知演的是什麼。當然,有的演員台詞本就不過關,即便說得再慢,不看字幕你也休想聽清。

  倍速這種技術,據說初衷是方便視頻學習,讓學生快速地把學過的知識點來一次「前情提要」,抓緊進入新的內容。後來,用在了播劇上。有人說,倍速看劇,是為了對付劇集瘋狂注水。這話有些道理。但是,我若發現了注水劇,必是棄之不觀,又何必倍速去看呢。因為注下去的水,大都均勻地分布在各個部位,破壞全劇的品質,靠倍速是甩不乾的。

  我想,倍速裏面,應該還有些社會心理的原因。雖然古人也說,欲速則不達。但對倍速的追求,並不自今日始。凡事求快,以速為美,反映了一種「速度恐慌」或「趕超焦慮」。

  清末的時候,有所謂「師範速成科」。設立的背景是新舊教育體制轉換,亟需培養大批新式老師。現在被好幾所高校追認作自己「前身」的三江師範學堂,當年除了設有「速成科」,還有「最速成科」。換作今天的話,大概是×1和×2的區別了。

  如果說當年的焦慮是社會轉型的產物,悽惶中帶着令人尊敬的悲壯。今日有些焦慮,卻純粹是商業的製造。誰都明白,速成的東西質量難免要差一些。百多年前搞速成師範的人,對此並不避諱,老實稱之為「簡易師範」。如此說來,「倍速生活」不妨稱為「簡易生活」。這名字一改,或許會引起一些警醒吧。

逢周一、三、五見報

最新要聞

最新要聞

最受歡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