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產品

首页 > 艺文 > 正文

東西走廊/疫苗與文化返祖\海 龍

時間:2020-10-19 04:24:10來源:大公報

  新冠肺炎疫情肆虐全球,據統計,至今已有近四千萬人染疫、一百一十多萬人死亡。有識之士皆明白,若想終結這場災難必須依賴科技、人類共同努力和新疫苗誕生。但在全世界仰首翹盼疫苗問世之時,西方卻出現不諧和聲音。北美竟出現甚囂塵上拒絕和抗議疫苗的喧囂。

  不只自媒體,甚至一些正規報刊也為政客操縱而謠言四起。有的謠言幾乎不需高深的科學知識凝眉一想就知道是無稽之談,更有一些謠言不只是無知,而是帶有攻擊性和欺騙性。

  為何拒絕可以滅絕病疫、拯救人類的疫苗呢?據說,第一個原因是疫苗不安全,不願被當作「試驗品」。這種想法看似有理,但其實內裏充斥着愚昧無知。聯合國衞生組織及歐美持有嚴格醫學標準,迄今為止世界多國都在研發疫苗。雖疫情嚴峻亟需它但人命關天,國際上都在嚴格把關,絕不允許不符合標準或未成熟的疫苗殃及百姓。媒體做過調查研究,抗拒疫苗呼聲最高的人其實不只抗拒新冠疫苗,而是抗拒幾乎所有的疫苗。連過去被證實安全有效的各種疫苗也一直在他們抗拒範圍。

  二是把疫苗作為選舉或政治抵押品,當政治牌來打。持這種見解者往往故意誇大或貶損疫苗的作用,將其當作萬應靈藥或者政治攻防措施之一環,並用它來撥弄或者鼓動民心。政客們為了特定的目的而鼓吹提早或延遲研發、上市疫苗,皆有政治宣傳意圖。這類操作不管是報喜還是報憂都不足以服人。

  三是宣傳匪夷所思的陰謀論。比如有政客宣揚微軟創始人比爾蓋茨支持疫苗並揚言疫苗會植入芯片或將晶片注入人體。雖然這陰謀論說法很幼稚,卻居然贏得大眾關注,這源於它利用了人們對病疫的恐怖和非理性心理。

  有人會問,接受或者反對疫苗屬個人自由,法律不應強制接種。理論上講,筆者理解這樣觀點。但眼下的抗疫是全人類的大事,恰如抗洪大戰中任何一個薄弱環節決堤必將導致整個堤防決口前功盡棄。這樣的「自由」其實對為抗洪殊死奮戰者絕對不公平。基於此,若有人接種有人不接種,病疫仍然會在特定群體循環流連,達不到社會免疫的效果。故有些國家考慮用法律來規範執行疫苗政策。

  說到疫苗本身,它的起源、發展和成功不只是一個醫療界的成就,更是人類文明的勝利。雖然在中國乃至亞洲,發明疫苗和接種術可以追溯到古代,但在西方,疫苗和防疫理念出現較晚。西醫史記載直到十八世紀末西方才發現疫苗和免疫技術。在被稱為「黑暗的一千年」的中世紀,由於公共衞生條件差,瘟疫橫生。黑死病、天花、霍亂和黃熱病攪動過地球,那時候這些瘟疫和災難肆虐,經常有毀滅一鎮一省甚至殺人如麻造成鬼城紀錄。那時由於科技和醫藥水平差,導致迷信滋生,謠言不斷;在某種意義上,中世紀成了無知、謠諑和非理性的溫床。

  疾病和瘟疫流傳了幾百年,中世紀的謠言、反智和形形色色獵巫、陰謀論就流傳有幾百年。經過文藝復興和科學革命的洗禮,人類文明終於戰勝無知。進入當代世界,科技昌明,本來以為人類會永久告別愚昧和中世紀,沒想到,災難面前,人性仍然可能會有某種可怕的「文化返祖」現象。

  眼下的疫情,對人類文明是一大考驗。我們發現,人類遇到非凡的災難,仍然會一時張皇失措、會迷信或滋生恐懼心理;而這些,正是反智或非理性、愚民政策實施的合適土壤。君不見,高揚引導人類文明旗幟的美利堅一路敗北,因為種種原因錯失良機使得自己成為病疫重災區而威信掃地。

  「掃地」的後果當然要有人承擔,於是就有了「甩鍋」大戰。既然有了中世紀的前轍,政治造謠和栽贓推諉就不缺少範本。於是就有了丑角不斷的連續劇。陰謀論是治國無能者的武器。攪動國家混亂、獵巫、互相攻訐而漁其利,是下流政客的應時手段。利用人性的弱點、煽動文化返祖是一種可怕的傾向。

最新要聞

最新要聞

最受歡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