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產品

首页 > 艺文 > 正文

柳絮紛飛/漂在海上的實驗室\小 冰

時間:2020-09-30 04:24:01來源:大公報

  圖:海上漂浮的實驗室\作者供圖

  香港人餐桌上的海魚海鮮,其營養結構和生長環境原來是被科學家關注着的。有人參觀香港城市大學「海洋污染國家重點實驗室」,我請求同去看看,獲允。那是城市大學的第二個國家重點實驗室,位於吉澳島附近的一個海灣。

  沒有常規渡輪,交通工具只有基地自己的橡皮艇。乘橡皮艇到來,便見一個漂浮在海上的漁排,四周環境清幽、風景無敵,沒有污染。基地佔水域三百來平方米,包括一個雙層的水下實驗養殖罩、一個研究室、一個電腦室、一個環保廁所,以及各種實驗器材。這裏一年可培育魚苗五千公斤。

  見到實驗室副主任陳荔博士和他的團隊,陳博士是一名海洋生物學家,團隊人員都是博士生、碩士生,中國人、美國人、南非人、意大利人。陳博士說,大家都是多面手,搞試驗、做研究、寫論文、潛水採樣、用橡皮艇、烹飪等等,樣樣在行,這裏遠離主島,工作和生活自己搞定。

  據悉,香港目前普遍養殖雜交魚,雜交魚產量大,生長期短,商業價值高,但是給海洋生態造成極大破壞。應國家對海洋環境保護的需要,實驗室針對大灣區的海洋生態問題、水體缺氧問題、化學污染問題,致力於修復環境,降低成本,提高效益,展開對海洋環保的研究,以純種魚為目標,研發出適合本地養殖的優良品種,尋求一條可持續發展的科技養魚之路。

  巧遇當天有三位蛙人要潛水採樣,隨他們的橡皮艇來到指定採樣水域,看着他們穿潛水服和蛙鞋,檢查設備,檢查試管,調試水下攝像機,最後啟動供氧器。好複雜的下潛準備!

  智玲身材嬌小,穿戴完畢她蹲下身體背設備,設備太重,靠同伴的一臂之力才站起來。走到水邊,轉過身子仰着面,輕輕盈盈的,三位蛙人入海了。在海裏稍作適應之後,蛙人們不見了,只留下海面上一個飄飄盪盪的紅色浮球,球上寫着「Divers below」(蛙人於此)。我不明白他們為什麼要仰面下水,記得當年看女兒們潛水,她們是面朝大海入水的。是各有各的道理,抑或我記錯了?

  蛙人們下潛期間我們到吉澳島逛逛。小島甚是清淨,二三十戶人家,一條窄窄的街道,島民生活極其樸實。在唯一的一家餐館午餐,坐下不久蛙人們也到了。剛好與智玲鄰座,她還穿着濕漉漉的潛水服。我說:「冷冰冰的、黏呼呼的,找個有淡水的廁所先沖洗一下,把衣服換了吧。」「下午還要潛一會兒,潛水服穿脫一次不容易,將就一下,潛完了再洗。」「遇上生理期怎麼辦?」同為女性,我想起這事兒。「盡量避免,避免不了也不要緊,個別現象。」她笑一笑,很享受的樣子。我看出她樂在其中,這是一個令年輕人心馳神往的事業。

  香港曾經是一個傳統漁港,捕撈和養殖業興旺。但是近年從事養殖業的漁民越來越少,政府希望通過這個項目帶動本港漁業重拾繁榮。祝願陳博士和他團隊的科研成果獲廣泛應用,期待我們早日吃到純種的上等魚。

最新要聞

最新要聞

最受歡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