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產品

首页 > 艺文 > 正文

自由談/從奚美娟的「眼神」說起\劉一聞

時間:2020-09-24 04:23:56來源:大公報

  日前閱讀《新民晚報》,偶見「星期天夜光杯版」刊登對話奚美娟的稿件,頓時吸引了我。

  奚美娟是我向來膺服的話劇藝術家。尤其是近日觀看了她在電視劇《燃燒》中的出色表演,更讓我肅然起敬。我跟奚老師曾有過邂逅一面,那是不久前在中華藝術宮舉行的鮑賢倫書法展上。記得那天鼎沸人群中,奚美娟居然也前來觀看。隙間雖互為介紹,但因為人多而未做任何交談。然而就在匆匆起身的一瞬間,我分明注意到了她的與眾不同的眼神。這件日常小事想來奚老師自己已經淡忘,在此我想說的卻是,她的由多方修為而至的舉止動態所留給人們的印象,或許久遠。

  猶記兩年多前,我曾經在《新民晚報》讀到過林少華先生發表於「夜光杯」上的《乾淨的眼神》一文。事後,我便把這張報紙珍藏了起來。看來林先生是位教師,他在文中所說的「讀書人的清澈優雅和充滿睿智的眼神,是一種乾淨的眼神……」的那番敘述,讓我至今依然記憶深刻。我想,當時受到同樣精神觸動甚至引起情感共鳴的,決不只是如我等一些上了年紀的讀者。

  還有一個例子,那就是現年已逾九十高齡的《紅旗頌》作者呂其明先生。我與呂先生本不是一個行當卻有着數十年的交往,此中原因就是因為傾佩呂老高尚的人品和藝品。倘若用溫文爾雅、磊落坦蕩和正直堅毅等詞彙來描述呂其明先生的話,我想都不能準確地表達出對他的崇敬之情。尤其當你面對這位老人飽含真情不染一絲雜塵的眼神時,頓時會顯出自己的渺小和內心的局促。從他的廣為人們傳頌的音樂作品看,呂老顯然是位個性鮮明的藝術大家,然而在日常生活裏,他始終又是一位手不釋卷可親可愛的長者,和他的每一次謀面,真如春風沐浴一般。

  以上所述皆有涉眼神之謂,也許可算是一個獨立的話題罷。

  因着歲月漫長之故,我陸續結識了不少文化藝術界的師友之輩,他們或是演員,或是作家,此中更多的是書家畫家和篆刻家,他們大都是活躍在當今藝術領域的佼佼者,有的甚至是聲譽卓著的一方名家。他們這些成就的取得,固然是出自勤於思考善於讀書和虛心好學之故,但依我看,更多的是他們由健康生活態度而起的嚴以律己寬厚待人的心性必然。有言道眼睛是心靈之窗,這一類人物,只要通過平素的自信眼神,人們便會感受到他們迥別於常人的從容氣質來。

  自律自勵禮謙自守,本是人們的傳統美德抑或是社會公德,但當今的確也有極個別的沽名釣譽者,處處計較得失,時時唯我獨尊。他們整天熱衷於各類交際場合,明明胸無點墨與書本無緣,居然還裝模作樣煞有介事地說三道四且好為人師,如此這般,豈不悲乎?其實大庭廣眾之下,僅從此類人閃爍不定的眼神看,便不難分辨是哪路江湖英雄。

  「幾百年人家無非積德,第一件好事還是讀書」。從字義上看,此聯句雖似陳舊了些,但對任何時代任何人群來說,讀書學習斷然是最為重要的事。隨着物質生活的日益充裕美滿,尤其是隨着文化強國思想的深入人心,我想,對於祖國上下五千年悠久歷史菁華的迫切認知和奮力推揚,在不久的日子裏,必將會成為刻不容緩的文化自覺。

最新要聞

最新要聞

最受歡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