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產品

首页 > 艺文 > 正文

如是我見/黑白相間的墓碑\魯 力

時間:2020-09-23 04:23:56來源:大公報

  小時候,我就很喜歡香港的城市雕塑。三十多年前,我曾經拍過遍布全港的二十幾個城市雕塑,並給《福建畫報》寫過一篇題為「靜謐的美」的文章,連帶這組照片粗略介紹了香港的城市雕塑。這批雕塑中至今印象最深的是中環交易廣場那組水牛與太極的雕塑。那是台灣雕塑大師朱銘的作品。那隻牛的壯實與雄健,寓意着香港股市的力道與蓬勃。而太極構成的「8」字,是港人最愛的發財符號。那組雕塑把握了香港社會的脈搏,得到市民的普遍好評。近年來,香港街頭的雕塑越來越多,也建立了一個「國際雕塑公園」。但是,給人留下深刻印象的雕塑作品卻是寥寥無幾。

  回想多年前,我應俄羅斯外交部邀請訪問了莫斯科和聖彼得堡。在十天的訪俄行程中,莫斯科郊外新聖母公墓中赫魯曉夫的那塊黑白相間的墓碑,給我留下深刻印象。赫魯曉夫在中國是知名度極高的俄國人,俄羅斯朋友知道我們對這個人感興趣,首個行程就是安排參觀克里姆林宮。細心的俄國外交部翻譯烏斯諾娃還安排我們在克里姆林宮的中央委員會食堂裏吃午飯,她讓我坐在當年赫魯曉夫坐過的位置上,吃土豆燒牛肉。

  赫魯曉夫的悲劇有他個人的和時代的因素。也許是下台後的幡然醒悟,赫魯曉夫去世前曾囑咐家人,請雕塑家恩斯特.涅伊茲韋斯內為他設計墓碑。涅氏是前蘇聯着名的抽象派藝術家。赫魯曉夫生前曾當眾羞辱過他,指其作品「沒有感覺、沒有內容」、「一頭驢用尾巴也能塗得比這更好」。赫魯曉夫下台以後,他對自己不尊重文藝界的行為表示抱歉,後悔自己行為粗魯無禮。他曾經三次請涅伊茲韋斯內到他家做客,涅氏都拒絕了。但是,這次涅伊茲韋斯內卻一口答應,為赫魯曉夫設計墓碑。

  說到墓碑,這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因為它涉及到對一個人一生功過是非的描述和評價,絕對是一件非常嚴肅的事情。涅氏設計的赫魯曉夫的墓碑,由七塊黑白兩色大理石拼接成一塊方形的墓碑,中間烘托着赫魯曉夫的頭像。整個墓碑高二點四米,由黑白兩色大理石簡單堆疊而成。整個墓碑令人印象深刻:大理石涇渭分明的顏色對比,截然迥異的形狀變化,形成強烈的反差,不由得使人聯想起逝者的是非參半、功過各半的一生。黑白大理石之間的穿插搭接,強化了混沌交錯的意象,很自然使人聯想到個體生命歷程中善與惡的交融、對與錯的博弈。

  赫魯曉夫死後被安葬在有許多著名人物的新聖母公墓。涅氏這個墓碑雕塑的精華之處,在於它是抽象與現實的完美合體。當我站在這個黑白相間的墓前,望着墓碑上的赫魯曉夫頭像:緊鎖的眉頭下微眯的雙眼正眺望着遠方,面部肌肉是一種似笑非笑的組合。赫魯曉夫是在微笑還是苦笑?是在冥思還是苦想?是在後悔還是懺悔?

  這尊墓碑上的銅像,讓我感受到了生者與逝者的交流,讓我若有所思。只有與生者有過「對罵」的交流,而且與之有過神交的雕塑家,才能創作出這樣富有生命力的作品。從這個角度講,好的雕塑作品也是一種心靈的藝術。

最新要聞

最新要聞

最受歡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