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產品

首页 > 艺文 > 正文

文化什錦/汪曾祺好玩/陸小鹿

時間:2020-07-02 04:24:03來源:大公報

  今年是作家汪曾祺百年誕辰。他的家鄉江蘇省高郵市新開了一座汪曾祺紀念館。我在網上瀏覽了紀念館的局部,外觀遠看像七部掀開的書稿,內景錯落有致,宛如汪家大院的院落天井。紀念館還將汪老生前在北京的書房整體搬移過來,讓廣大「汪迷」可以近距離領略一代文豪的風采。

  汪老深入民心的一個鮮明的例子,就是我身邊文友寫文時特別喜歡引用汪曾祺,尤其是美食文。毋庸置疑,汪老是個美食家,他筆下的美食品種多,輻射廣,彷彿將此生吃過的所有菜餚,都事無巨細,記載了下來。最有看頭的是他將個人的生活經驗融於文中,讀來生動有趣,引發共鳴。我去昆明旅遊時,就將他的《昆明的吃食》、《菌小譜》、《昆明菜》當作了美食指南。去北京時,亦跟着他的文,品嘗了北京豆汁兒和北京烤肉。

  我最初讀汪曾祺,並非他的散文,而是他的短篇小說《受戒》。他的恩師沈從文曾說塑造小說形象,要「貼着人物寫」,汪曾祺牢記住恩師的教誨。小說《黃油烙餅》中,他就站在蕭勝孩子的視角來對話,比如蕭勝對蘑菇圈的感受是「它不停地長蘑菇,呼呼地長,三天三夜一個勁地長,好像有鬼,看着都怕人。」「寫小說就是寫語言」,這是汪曾祺對小說的獨特見解。我眼裏的汪老,可以說是一個雜家,他興趣廣泛,玩得很雜。據他身邊朋友說,他寫文章的興致還不及寫毛筆字與畫畫。他兒時去文遊台玩,就用薄紙蒙在《秦郵帖》石刻上,用鉛筆把字帖拓下帶回家臨摹。他畫畫,純屬自娛自樂。和他的散文素材相類似,他的畫中常出現的也是植物、動物和果蔬,畫中的小詩題跋更是神來之筆,比如一幅《冬日菊花》,題跋為:「新沏清茶飯後煙,自搔短髮負晴暄。枝頭殘菊開還好,留得秋光過小年。」

  汪老曾說:「生活,是很好玩的。」確實,人活着,就得有興致。汪老始終活在自己的性情當中,借作品直抒胸懷,過着一份「審美化」了的生活,瀟灑有情致。我想,這就是汪老廣受歡迎的主要原因吧。

最新要聞

最新要聞

最受歡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