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產品

首页 > 艺文 > 正文

客居人語/「飛」來的樂趣/姚 船

時間:2020-06-30 04:24:12來源:大公報

  近日,多倫多的電視台都在新聞時段播出一段短片:市區一段人行道上,路人經過時被一隻憤怒鳥俯衝襲擊。鏡頭中有三人受襲,鳥兒專啄頭頂。第一人抱頭鼠竄,另一位是女人,被攻擊後驚恐衝向馬路邊,緊接着一個男人倉皇逃走時不幸跌倒。相信受害者走了幾步回頭一望,會露出又好氣又好笑的尷尬。專家說,那是鳥兒在樹上的窩裏產蛋,誤以為經過的路人是來奪取破壞,所以提高警惕,本能地奮力抵禦。雖然鳥兒的「玩笑」開大了,但多數人仍覺得牠們可愛。

  在自家後園經常「來訪」的小動物中,我最喜歡的也是各種小鳥。野兔子憨態惹人,但嘴巴太饞,專吃幼苗嫩葉。尤其是春天,花圃中耐寒過冬的植物,剛露出尖尖小芽,嫩苗長出幾片淺綠色小葉,令人欣喜。誰想過不了幾天,野兔子就把它當成早餐,美美地吃下去。甚至小菜園裏約兩三吋長的成畦菜苗,牠們也毫不客氣拿來享受,弄得我又氣又惱,只能用紗網這邊圍一圍,那邊擋一擋,心裏祈禱:小兔子,拜託嘴下留情。

  至於松鼠,活潑好動,拖着大尾巴,在草地追逐,在樹上竄來竄去,那靈動的身影,也討人愛。不過,太調皮搗蛋了。吊掛在樹杈上一盆花,嬌艷悅目,可惜有一天,一隻松鼠從樹枝上跳進去,用爪子在泥土中亂刨,花殘葉碎,散落一地。面對如此情景,心中像打翻五味罐,說不出什麼滋味。

  鳥兒就不同了,大多數時候帶給人視聽覺上的享受,也不給你添憂增煩,這「飛」來的樂趣,確是大自然的恩賜。我對那些在樹木和空曠草地上飛來飛去的鳥兒,多數說不出名字。只欣賞牠們輕盈的身姿,有時快速搧動翅膀,有時又從樹上滑翔下來。那自由自在的身影,令人頓覺心胸開闊,渾身靈動,真想向鳥兒借來雙翼,跟着一起飛翔。

  清晨,當我踏上後園濕漉漉的草地,看着朝霞在露珠上閃光,深深吸一口涼爽空氣的時候,不經意茂密的樹葉間傳來鳥兒的啼唱,聲音那麼清脆,悅耳的音符像曲調,你可以在想像中為它填上詞兒,心中不就響起「你好」「早晨」的問候了?抬頭望去,密匝匝一片翠綠,看不到「歌唱者」的身姿。去年夏天,有一隻紅色小鳥常在後園出現。牠頭頂的羽毛豎起,全身紅艷艷像一團燃燒的火焰,十分迷人。牠喜歡在灌木上停下,或站在棚架木柱的頂端,展露美麗身影,讓人欣賞。今夏牠又不請自來,隔三差五又與我邂逅,真令人高興。

  人們常慨嘆不如意事像飛來橫禍,但生活中也有很多閃光的碎片,有如「飛」來的樂趣。除了花香鳥語,讓你眼前豁然一亮,帶來一陣喜悅的事也不少。譬如暴風雨後推窗一望,晴朗的天空有一道五色彩虹;在你沉悶寂寞時,一位不常見的朋友突然來電問候;看書時讀到一段精彩的文字……不都能使你心情歡愉嗎?

  平凡小事,也會其樂無窮,只要用心去感受。

最新要聞

最新要聞

最受歡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