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產品

首页 > 艺文 > 正文

故宮建築\賢后富察氏\祝 勇

時間:2019-12-03 04:24:12來源:大公報

  圖:電視劇《延禧攻略》中的富察氏與乾隆\資料圖片

  「明宮三案」是皇權體制下開出的「惡之花」,但在後廷的歷史上,帝后之間琴瑟和諧依然不乏其例。紫禁城若評選「模範夫妻」,乾隆皇帝和他的第一位皇后富察氏(孝賢純皇后)無疑是最好的人選。

  在富察氏的身上,乾隆見證了最好的自己。富察氏嫁給乾隆時只有十六歲,乾隆也只有十七歲,那幾乎是王朝歷史上最完美的婚姻,門當戶對,郎才女德。那時的乾隆還是皇子,準確地講,他還不是乾隆,而是弘曆,但他是雍正四個皇子中(雍正共有十個兒子,其中六個夭折)最閃亮的一位,十二歲時就出落得眉清目秀,身材頎長的翩翩美少年,被祖父康熙一眼看中,從此祖孫形影相隨,「夙興夜寐,日覲天顏」;而富察氏,亦是出身不俗,因為清代後宮,從選秀女開始就嚴把出身關,「富察氏家族從追隨清太祖(努爾哈赤)開國到世宗朝(雍正)名臣輩出,屢建功勳。曾祖父、祖父不提,她的伯父馬齊和馬武,皆是一時的要臣,她的父親是察哈爾總管、一等承恩公大學士李榮保,她的弟弟是保和殿大學士傅恆」,可以說是世代簪纓之家,而富察氏自己,不只容貌出眾(她的美貌端莊,至今停留在清代西洋畫家郎士寧所繪的油畫像上),更是品行無雙。《清史稿》記載她「以通草絨花為飾,不御珠翠」,身為皇子的福晉,後來統御六宮的皇后,她居然不戴珍珠翡翠,只佩帶一點花花草草作為裝飾,甚至平時連妝都不化,每日素面朝天。但這絲毫不能減損她的美,因為她的美不是包裝出來的。她就是一朵解語花,懂乾隆的心,能化解乾隆內心的煩憂。安意如說她是一個「深諳人心,又甚解意趣的女人」。張宏傑說:「乾隆本身是一個複雜的男人,他所期待的,絕不僅僅是一位聽話的、順從的女人,他需要的,也是一位和他一樣,多側面的立體的有深度的女人。可以這麼說,富察氏就是這樣的女人。」

  婚姻像一面鏡子,看到的是對方,折射的是自己。富察氏這面鏡子裏映出的弘曆,也定然是優雅、從容、舉重若輕,以至於康熙臨終前還念念不忘:「胤禛第二子(弘曆)有英雄氣象,必封為太子」。「英雄氣象」,當是一種恰當的美譽,年輕的弘曆,擔得起來。

  終於,父親雍正把弘曆的名字寫進傳位詔書,命人放在乾清宮「正大光明」匾的後面。當雍正在圓明園倏然病危,人們在他身邊找出詔書的副本,宣布弘曆為下一任皇帝,乾隆正式成為乾隆,富察氏也「升級」為皇后,他們的婚姻,又持續了十三年。

  從《心寫治平圖》卷(又稱《乾隆及后妃圖卷》)上,我們可以看見乾隆和孝賢皇后年輕時的樣子。此卷原藏在圓明園,現存美國克利夫蘭藝術博物院,圖卷上畫有乾隆和他的十二名后妃,其中乾隆與孝賢的畫像,是西洋畫家郎士寧(Giuseppe Castiglione)在乾隆元年(公元一七三六年)所繪,那一年,乾隆二十六歲,孝賢二十五歲,正值風華正茂,未來可期。

  乾隆與富察氏,從十六七歲至三十七八歲,他們一同走過青葱的青春歲月,一同走向中年的靜水流深。乾隆評價富察氏:「二十二年來,孝奉聖母,事朕盡禮,待下極仁,此宮中府中所盡知者」。

  乾隆十年(公元一七四五年),皇貴妃高佳氏去世,乾隆皇帝為她擬定了一個謚號:「慧賢」。富察氏在旁看後,對乾隆說:「吾他日期以『孝賢』,可乎?」

  孝賢孝賢,既孝且賢。富察氏把乾隆的生母崇慶皇太后(電視劇中甄嬛的原型)當作自己的母親精心照料,婆婆病時,她衣不解帶地跟前伺候。出身高門顯宦的閨秀尚能如此,讓老太后意外而感動。對後宮,她也頗有寬大仁慈的風範,雖多次經歷過喪子(女)之痛,但對永琰(後來的嘉慶皇帝)的生母魏佳氏,她依然精心照顧,將皇子永琰視如己出。

(「傾城之戀」之六,標題為編者所加)

最新要聞

最新要聞

最受歡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