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產品

首页 > 艺文 > 正文

 天南地北\翡冷翠初印象\一 雯

時間:2019-03-22 03:18:13來源:大公報

圖:站在穹頂眺望,城中景色一覽無餘\作者供圖

認識佛羅倫斯(Florence),是在徐志摩的詩作《翡冷翠的一夜》,「翡冷翠」其實是意大利語Firenze的音譯。翡翠者,翡為紅,翠為綠,「翡冷翠」者,紅冷綠也。我不禁想起李清照的《如夢令》那一名句「知否?知否?應是綠肥紅瘦。」紅綠假借於人世間,言喻男女,卻又夾纏不清,糾結得很。詩人徐志摩筆端的文字機巧,真是妙不可言。

來到意大利旅行,怎能錯過文藝復興的發源地,如此驚艷的翡冷翠呢?它位於羅馬與米蘭之間,清晨我坐上由羅馬發往翡冷翠的火車,沿途一會看看小書,一會看着窗外那綠油油的田野發呆,近兩小時的車程悄然過去,絲毫不覺漫長。

翡冷翠的市區不算大,是一個特別適合用腳去丈量和探索的古城。我沿着阿諾河往烏菲茲美術館方向走去,邂逅了這裏最古老的橋樑──維琪奧橋,也稱「老橋」,橋上滿是賣珠寶金器的商舖,有時間不妨慢下腳步來淘淘貨,相信你也會淘到不少寶貝。每年聖誕節前後,都會有投射在老橋上的燈光秀,絢麗迷人。經過老橋不久,就看到大名鼎鼎的烏菲茲美術館。美術館人山人海,若不想耗時間排隊買票,那一定要提前訂好票。美術館的整棟建築呈長U形,左右兩側都是偌大的展覽廳。館藏十萬多件,按創作時間和流派分為四十六個展廳,即使走馬觀花,恐怕一天也不夠。我幸好提前做了功課,列了必看清單:波提且利的《春》、《維納斯的誕生》,達文西的《天使報喜》、《東方三聖來朝》,提香的《烏爾比諾的維納斯》、《花神》,拉斐爾的《帶金鶯的聖母》,米開朗基羅的《聖家族》,卡拉瓦喬的《美杜莎》、《酒神》。一進入波提且利的展廳,確實被他的《春》驚艷,親眼看到真跡的震撼,是隔着屏幕或印刷品的圖片無法比擬,這也是藝術的力量吧。站在畫前,人如身臨其中,無限暢想油然而生,頓感自身的渺小。波提且利筆下的臉龐所帶有表情,是我最愛的地方,一種具有神聖的美,直擊心靈。

不管怎麼說,一口氣能看完這麼多名畫已經值回票價了,那浩浩蕩蕩的十萬件藏品,怕是望塵莫及了。按照自己的節奏和愛好選擇性地觀賞,或許會有些遺憾,但也不失是下次再來的好理由。畢竟,翡冷翠是一次看不夠的。

走出烏菲茲美術館,徜徉在小城古老街道,斑駁有年代感的磚瓦,暖黃色的小樓,大街小巷縱橫交錯,我穿梭在其中,總有種夢回古時的錯覺,翡冷翠另一地標——聖母百花大教堂,漸露真容。大教堂由顏色深淺不同的紅、白、綠三色的大理石砌成,在托斯卡納艷陽照耀下,熠熠生輝。整座教堂最醒目的當屬那宏偉紅瓦穹頂。這一直徑四十三點七米,高五十二米、凌空的八角形圓頂只用磚塊完成,還設計了讓參觀者登頂的結構,無疑需要建築師超常的數學天分和計算能力。在教堂地下有一座墳墓就屬於這位偉大的設計師:Filippo Brunelleschi。這其中還有一樁軼事:他在參加大教堂圓頂方案競標之時,因為擔心被剽竊,並沒有把任何關於這穹頂的計算和設計細節寫在紙上,全靠自己的腦子。

經過四百六十三級台階的洗禮,巨幅穹頂壁畫《末日審判》終現眼前,畫中所有形象都有一種仰望的視角,再加上中間頂塔透入的天光熠熠照下,看上去真如天上發生的故事,而觀者仰望時也有一種升騰之感。與大穹頂幾乎同高的喬托鐘樓就在另一側,兩者相結合組成了另一道獨特優美的天際線。站在穹頂高處,城中景色一覽無餘,色彩斑斕的房子鱗次櫛比,廣場上人來人往,馬車咯噔咯噔地作響,街頭畫師悠然地為遊人作畫……好一幅生活寫實圖盡收眼中,美不勝收。

最新要聞

最新要聞

最受歡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