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產品

首页 > 评论 > 正文

銳評/真正助益良政善治 新選制為港啟新篇\方靖之

時間:2021-10-27 04:26:37來源:大公报

  新選制下的第一場立法會選舉即將接受報名,有意參選者都已積極備戰。但同時,所謂「泛民」黨派對於參選依然是患得患失,民主黨之前搞了一場長達半年的參選鬧劇,通過設立極高門檻「勸阻」黨友參選,最終一如所料乏人報名。另一個老牌政黨民協,本來傳出黨內元老廖成利有意參選,但最終又因個人原因沒有報名。再加上已經泡沫化的公民黨、工黨、職工盟,以至一些「攬炒派」政黨如「人民力量」、「社民連」等,主流的「泛民」政黨幾乎沒有派人出選。一些人隨即指這次立法會選舉將變成「清一色」,沒有認受性云云。

  回到民主為民的初心

  沒有這些所謂主流「泛民」政黨參選,立法會選舉就會變得「清一色」嗎?這種說法不值一駁。香港是一個多元社會,就是「泛民」內部也是黨外有黨、派外有派,這幾個政黨能夠代表所有「泛民」的民意嗎?而且,這些政黨不選,同樣也有一些溫和「泛民」政黨及人士有意參選,他們同樣代表「泛民」民意,何來「清一色」?沒有民主黨、民協參加,立法會選舉競爭依然激烈,不如以往只有政治立場上的對抗,如今要比拼的是各候選人的政綱,何來沒有競爭?

  一些人以為杯葛新選制,就可以「凸顯」新選制的不民主、沒有認受性,從而達到其否定香港選舉制度、「軟對抗」目的。民主黨明知道不參選死路一條,再沒有任何前途可言,但最終依然走上一條不參選的不歸路,某程度正是被這種激進思維綁架。至於民協也是缺乏勇氣,沒有把握機會參與新選制,其結果只會加快其衰亡,這本來是民協翻身的最好機會,但最終卻白白錯過。

  所謂「泛民」以為杯葛選舉就可以否定新選舉制度,這只是他們的一廂情願,新選制的優勢並不在於他們是否參加,而在於新的制度能否達到真正均衡參與、廣泛代表性,能否真正助益良政善治,改善政府施政,讓民主可以回歸民生。良政與民生才是新選制的真正目的,也是新選制的最大優勢。

  中央人大工作會議日前在北京召開,中共中央總書記、國家主席習近平在會上系統地闡述了民主的問題以及中國民主觀。習主席在會上指出,民主不是裝飾品,不是用來做擺設的,而是要用來解決人民需要解決的問題的。一個國家是不是民主,應該由這個國家的人民來評判,而不應該由外部少數人指手畫腳來評判。習主席全面闡述了中國式民主觀,闡明了民主真義,任何能夠為民造福、維護繁榮穩定、安定團結的就是真民主,也是中國的民主之路。這套中國民主觀亦體現在香港的選舉制度改革上。

  完善香港選舉制度,出發點就是將香港民主的發展路徑,由西方的對抗式民主、民粹式民主、選票至上式民主,回到民主為民的初心。毋庸諱言,香港的民主在過去走了歪路,主要體現就是只重視投票的形式民主,不重視實質民主,在不斷擴大選舉權的同時,卻忽視了民主的弊端,忽視了香港在步入西方「選舉社會」之後,社會因選舉而變得對立撕裂,反中亂港分子為了在選舉奪權,不斷挑動政治對立、製造政治風波,以打擊政府來爭取激進派選民的選票,最終更演變成癱瘓立會、攬炒香港。

  真正做到人民當家作主

  香港民主不斷「前進」的同時,帶來的卻不是繁榮穩定,不是民生的改善。相反是政爭不斷、內耗不息,甚至連政府改善民生,推動建屋的政策都遭到無日無之的阻礙,2019年的「黑暴區選」,更是香港劣質民主、失敗民主的最明顯體現。

  這樣的民主不但只是一種形式的民主,更是一種對香港有害無益的民主,反中亂港分子一直爭取更大的投票權,以至提出違法違憲的「公民提名」,出發點就是要將西方民主在香港全面複製,從而讓反中亂港勢力可以借選舉亂中奪權。看看2019年的區議會選舉,反中亂港以及外國反華勢力的圖謀差一點就成功了,「顏色革命」差一點就在香港成功了。

  中央出台國安法以及完善選舉制度,是一套治亂組合拳,前者針對的是止暴制亂,維護國安,後者針對的是長治久安,讓民主回歸民生。兩招是相輔相成。完善選舉制度,目的不是要趕絕誰,而是要讓香港的民主「真正做到了人民當家作主」、「用來解決人民需要解決的問題」。過去的一套選舉制度及民主發展,顯然與讓人民當家作主,解決民生問題背道而馳,所以才要改革完善選舉制度,確保立法會議員必然是有能力的愛國愛港人士,確保立法會聚焦發展和民生,確保行政立法互相配合為民造福,讓選舉成為良政善治的有力保障。

  新的選舉制度正充分體現中央對民主的思路,也體現出制度上的優勢,這些優勢不會因為民主黨、民協等參選與否而改變,符合愛國者要求的溫和立場人士想參選,值得鼓勵和歡迎,不參選也悉隨尊便。社會對新選制應有制度自信,這個自信是從制度本身,而不是靠民主黨、靠投票率而來。

  資深評論員

最新要聞

最新要聞

最受歡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