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產品

首页 > 评论 > 正文

議論風生/應對氣候巨變 天氣預報制度須改革\陳光南

時間:2021-10-19 04:28:03來源:大公报

  熱帶風暴「獅子山」早前襲港,天文台什麼時候懸掛八號風球,什麼時候改掛三號風球,看似方寸已亂,引起了社會各方廣泛的議論和批評。一些人說,預測風力和雨量,一定要準確,要讓居民預先有所準備。如果不斷改變預測,只會令市民無所適從。

  舊機制不適應氣候變化

  筆者則認為,「獅子山」僅僅是拉開了氣候巨變的序幕,舊有的天氣預報和發出警告的機制,已經不適應氣候巨變的需要。應急指揮系統也沒有跟上氣候的變化,做到統一指揮,各個部門協調行動,區別情況對待。

  七月,河南省就出現了千年一遇的超級暴雨。國家氣象局指出,發生暴雨的主要原因為距離河南省1000公里以外的颱風「煙花」及副熱帶高壓源源不絕地引導大量水氣到陸地,廣東又同時有颱風「查帕卡」將南海水氣捲進陸地助長聲勢,受到太行山及伏牛山等地形抬升的影響,在河南集結成雨,造成此次河南大量降雨形成洪災。

  1000多公里之外的颱風,居然造成了內陸省份河南省的擾流暴雨天氣,造成了特大的雨災和人命損失。吹襲香港的「獅子山」,也一樣是颱風加上東北季候風的互相夾擊,高空急劇的氣流擾動,急速水平方向移動,導致突然間而來的上下空氣急劇對流,形成了無法預告的特大的暴雨。10月8日,一日內的雨量達到了300至400毫米。

  在大暴雨的時候,天文台僅僅是懸掛三號風球。原因是香港的風球懸掛制度與風速相聯繫。當時市區內的平均風力,的確沒有達到懸掛八號風球的程度。當「獅子山」在香港西南面五百公里掠過時,天文台改掛八號風球,破了風眼距離香港最遠的颱風歷史紀錄。造成風力的半徑如此巨大的原因,是熱帶風暴和華南地區東北季候風互相作用的結果,空氣沿着水平方向急劇流動,產生了上行和下行急劇對流,近地面或低層因輻合而被「迫」抬升的空氣,支持暴雨突然發展。

  目前的天氣預測手段,只能夠預測到將來一段時間會出現暴雨,但暴雨在幾點鐘出現,在哪一個地區出現,天文台並不能夠預測得到。結果是,天氣預報變成了天氣現況報告,所以,不斷遭到了各界的批評。

  其實,天文台發出黃、紅、黑色暴雨警告信號的標準是,香港廣泛地區已錄得或預料會有每小時雨量分別超過30、50、70毫米的大雨,這標準是全球氣候出現巨變之前所制定的,現在出現的颱風和東北季候風距離600百公里到1000公里互相夾擊和輸送水氣的暴雨相比起來,實在是小兒科。因為現在的特大暴雨已經達到300至1000毫米了。

  筆者認為,溫室氣體排放是造成全球氣候暖化的主要原因,也是氣候巨變的禍首。今後將會出現更多極端天氣,災害將會擴大化,風險頻率提高,不可測因素大大增加。「獅子山」吹襲反映的問題不可等閒視之,若無視將來必會對特區政府管治威信以至社會穩定造成影響。

  統一協調指揮各部門

  因此,要加強對天文台的領導工作,改革和協調發布颱風和暴雨的警告信號的標準和規定,也要事先做好各種防災的工作。

  天文台、勞工處、教育署、衞生署等部門,都應由一司長級官員進行協調溝通,統一指揮,應對極端的天氣現象。在高山的雨水集中向下奔流時,排水隧道工程要預先興建,防止山腳地區水浸情況。各部門亦要評估醫院急症室或者院內重要儀器會否被水浸、電力供應會否中斷、氧氣供應會否不足、對外通道會否被山泥傾瀉堵塞,預早應對可能出現的危機。

  資深評論員

最新要聞

最新要聞

最受歡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