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產品

首页 > 新闻 > 正文

揭秘內地代孕產業(下)/萬劫不復的代孕交易

時間:2022-11-29 04:25:32來源:大公报

  圖:宣傳圖片中,神州中泰在柬埔寨的合作機構「柬埔寨皇家生殖遺傳醫院」以一流環境作招徠。

  孕育生命的A面是幸福,而B面則可能是少數人生命中「不能承受之重」。代孕在中國並不合法,但在世界上一些國家或地區得到允許。烏克蘭、柬埔寨、格魯吉亞……在與國內的代孕機構簽約後,越來越多的中國面孔出現在這些地方的醫院,不遠萬里「借腹生子」。代孕客戶往往都被宣傳手冊上的承諾和嬰孩笑容所吸引,小寒也是一樣。但看到自己散盡千金代孕生下的兒子因腦神經發育不完全而後仰的頭時,回憶代孕機構「要是不滿意就把孩子交給我,我再免費給你做一個」的冷言冷語,小寒想,如果人生可以重來,自己絕不會在代孕合同上簽下名字。\大公報記者 俞晝

  「只要五十萬元,給您一個健康寶寶,圓您一個母親夢。」2016年2月,多次備孕失敗的小寒在網上看到了神州中泰的廣告,「就像我的救命稻草。」小寒患有先天性子宮發育不良,2013年手術切除了一側輸卵管,「醫生說我將來的懷孕幾率低於25%,讓我做好心理準備。」她本想在國內做試管嬰兒,然而常年的抗抑鬱藥物使用史令願望落空。「婆婆經常冷嘲熱諷,說母雞都會下蛋,你咋連個蛋都生不出來。如果能在國內合法生,我和孩子也不會遭這趟罪了。」

  撥通諮詢電話,小寒與神州中泰的工作人員取得了聯繫,對方的噓寒問暖、將心比心讓因懷不上孩子而備受婆家冷落的小寒感到溫暖,並迅速與他們建立起了信任。2016年3月,她來到位於武漢江夏區的神州中泰(武漢)健康諮詢服務有限公司,在總經理梁濤的介紹下,她選擇了性價比較高的柬埔寨套餐──兩年之內包孩子健康出生、包DNA、包回國,總價45萬元(人民幣,下同)。

  異國取卵受精 醫生說「很好、安心」

  簽約後,小寒赴柬埔寨,在代孕公司指定的醫院進行一系列身體檢查。檢查完畢,一位外國醫生舉起大拇指,用帶着濃重口音的中文說了幾個字:很好、安心。「聽到這個,我一下子就放鬆了,心想這回真的是選對機構了。」小寒在當地待了半個月,連着打了八天促排卵針,隨後和丈夫相繼完成取卵、取精。11月15日,受精卵被順利移植到了當地孕母體內。

  2017年3月,第二次赴柬埔寨陪孕母到醫院產檢時,小寒在當地醫院的超聲波影像中第一次見到了自己的寶寶,聽到了小鼓一樣的心跳聲。「我就一直拉着孕母的手說,謝謝你,一直哭一直哭。」小寒回憶道,當時她覺得自己的人生終於圓滿了,「老天待我不薄」。寶寶的預產期在7月下旬。6月30日,小寒飛抵柬埔寨,扳着手指頭等待孩子出生。等待她的,卻是從未設想過的風暴。

  「7月上旬,孕母出現缺氧的症狀,醫院診斷是胎盤鈣化。」得知消息後,小寒聯繫神州中泰在當地的負責人,要求提前剖腹產把孩子生下來。「負責人打了幾通電話後說不行,孕母不同意剖腹產。他還說不用大驚小怪,孕婦缺氧是常有的事,這幾天給她吸吸氧就好了。」

  遭遇代孕禁令 攜子偷渡回國

  2017年7月26日凌晨,小寒的兒子在柬埔寨出生。「寶寶一直哭鬧,而且有明顯的新生兒黃疸。我怕有什麼問題,拿了出生證就趕緊買機票帶他回國。」然而小寒不知道的是,早在2016年10月24日,柬埔寨政府發布針對商業性代孕的禁令,多個部門組成聯合工作組展開大掃蕩,而所有帶新生兒出境的父母也須進行檢查。通過調看監控,移民局發現小寒入境時未懷孕,小寒被機場移民局以販賣人口為由禁止離境。「我當時快急瘋了,生怕耽誤孩子看病。」

  最終,夫婦二人決定冒險帶寶寶偷渡,在「蛇頭」的要求下扔掉行李,只帶了嬰兒所需的奶粉、奶瓶、熱水瓶和紙尿片上路,換乘電單車、出租車、皮卡車,還徒步走了幾公里。「我們把水都省給了孩子泡奶粉,渴了就接雨水喝。」75小時後,小寒一家借道越南,終於踏上了廣西的土地。「入境後我倆跪在地上,相擁而泣。」

  「寶寶的頭一直往後仰,腳尖緊繃,腳後跟不會着地,新生兒評分也不及格。」回國第二天小寒帶孩子去了醫院,寶寶被診斷為輕度腦萎縮,存在腦積膿腦積液可能。「我拚盡全力把他帶到這個世界結果卻害了他。」小寒哭着說,後來醫生告訴她,孩子的發育神經那一塊是空白的。

  嬰兒先天腦疾 「孩子給我你不要管了」

  小寒找到神州中泰,試圖維權,而對方則在其微信公眾號進行回覆──「林女士(即小寒)與我司達成協議,明確試管醫療費用實行分步收費,但在懷孕期間的每個階段均違反協議拖欠付款。寶寶出生後,為了逃避向我司付款,林女士決定帶寶寶在極其惡劣的環境下偷渡回國,檢查得知寶寶疑患有腦部發育疾病。關於患病原因,我們建議通過雙方認可的三甲醫院或權威醫療機構進行鑒定。」

  小寒憤怒了。「神州中泰不承認他們有過錯,認為孩子的病是偷渡造成的!」在一次與機構負責人梁濤的拉扯中,對方竟稱「要是不滿意就把孩子交給我,後面的事情你就不要管了,孩子我再免費給你做一個」。

  「這是一條活生生的命啊!」小寒激動地喊出聲來,「或許對機構而言,這只是一筆交易。但對我而言,這就是我的兒子,是我生命的全部!」

最新要聞

最受歡迎